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六十八章 虐恋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284 2019.08.09 21:11

  华旭东正教改枝跳舞,改枝忽然发现二后生正走出媛枝梦*海都国际大酒店的大门,改枝分别已久的思念一下子让她挣脱了华旭东的手,大家想想,一对爱的很深的恋人能忍受的了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心底有浓浓的思念,却不能向对方倾述,改枝想追上她的二哥哥,改枝要追上她的二哥哥,她不顾自己是穿着华旭东给她买的高跟鞋,她奋力的在人流中奔跑着,着急的她忘了看前面的红绿灯,一辆小轿车开着刺眼的灯光向她撞过来,发现改枝站在马路中间,司机一脚刹车,小轿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就在这危急关头,在改枝后面追来的华旭东一把把改枝拉了回来,改枝的高跟鞋被小轿车压到了车轮底下,改枝却被华旭东一个公主抱抱在马路边上,就是这样,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的改枝还眼巴巴的望着马路对面,还眼巴巴的搜寻着二后生的身影,然而,她和他的二哥哥的相见好像是被刚才那辆小轿车无情的隔断了。

  好在小轿车也在前面刹住了,有惊无险,华旭东赶忙向司机道歉说:“师傅,对不起啊!对不起!”

  “你们这是干什么嘛?以后吵架回家吵去!在大马路上丢人现眼不说,寻死觅活的要害人啊?出了事后悔都来不急了,滚。”司机是一位大叔,吓的脸煞白,手叉腰不知如何是好。

  听大叔说“滚”,华旭东赶忙往回走。

  “嗨!小伙子,陪你的高跟鞋钱。”说着,大叔翻着上衣口袋。

  “不用了,大叔,不用了,谢谢你。”华旭东给大叔摆摆手。

  大叔上车开车走了。

  等华旭东来到改枝身边的时候,改枝己冻的瑟瑟发抖,华旭东脱下外套给改枝披上,他看了看改枝穿的高跟鞋,已经被小轿车压烂了,华旭东又跑到路面上拣起改枝穿的高跟鞋扔在附近的拉圾桶里,然后背起改枝就往媛枝梦*海都国际大酒店走去,还没从惊梦中醒悟过来的改枝把华旭东当成了她的二哥哥,紧紧的搂着华旭东的脖颈,华旭东也把改枝的腿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身上,华旭东是想捂热梁改枝的那颗受伤的心……

  华旭东背着改枝回到媛枝梦*海都国际大酒店改枝的办公室。员工们看到华旭东背着改枝的暖心画面,尤其是女员工,有女孩都被华旭东对改枝的暖心举动虐到泪流满面,抽泣着说:“我的男朋友要是有人家华总经理一半人好我也满足了。”

  美好的东西总能打动人心,而且能虐你到心哭,然而结局是悲是喜,还得我们拭目以待,悲也是一场,喜也是一场,人生的故事,就在这悲喜之间传唱,茫茫人海,缘来缘往,有时候只一次回眸,有缘的人儿,就情定终身;有时候,你追她十里风尘路,奈何缘浅,也是人隔两茫茫……

  “改枝,你这是咋了?华旭东,是不是你欺负我的改枝妹妹了?老实交待。”赵媛媛说。

  赵媛媛见改枝脸色煞白、目光无神,而且穿着裙子的身子在发抖,赵媛媛就不给华旭东好脸色了。

  “媛媛姐,不关旭东的事,旭东,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改枝平静的说。

  华旭东站在一边一万个不放心的说:“改枝,你没事吧?我——我——不放心你。”

  华旭东这一句暖心的话一出口,就见改枝呆滞的眼睛里流下两行泪来。

  “改枝,你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些。”赵媛媛心疼的说。

  “媛媛姐,我没事,大家都散了吧,酒店是不是该关门了?”改枝的话一出口,华旭东算是听出来了,改枝这是下逐客令了,梁改枝这是把见不着她二哥哥的怨气撒到我头上了,我今天要不教改枝跳舞,二后生不就不走了吗?改枝不就见到她二哥哥了吗?人家怨恨是对的,谁叫我华旭东看上你梁改枝了呢!唉!我怎么才能走进你心里呢?改枝——。

  受了改枝刚才那句话打击的华旭东正要转头离开改枝的办公室,灰头土脸的回家去,转过身他,心不甘呀:今天跟改枝的关系正向亲密的方向发展,你他妈二后生搅什么搅?你他妈不爱人家梁改枝你就跟人家说清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来了又走,你他妈还算不算个男人?你不就一个小农民吗?你能给梁改枝什么?你给的了她荣华富贵、悠闲自在的生活吗?唉,也他妈邪门儿了,你一个小农民使了什么手段?让我心爱的改枝被你虐到心哭。你他妈是男人你就放马过来,老子要跟你决斗。

  华旭东心里那个气呀!气的在心里都暴粗口了,可他也无奈呀!拉开门,走吧。

  “改枝,改枝,你这是怎么啦?快,华旭东,改枝晕过去了,赶快送她到医院。”华旭东正要开门往出走,就听赵媛媛喊他。

  华旭东一回头,改枝己昏倒在办公桌上,华旭东上去一个公主抱抱起改枝就往外跑,赵媛媛在后面也跟了上来。

  赵嫒媛临出媛枝梦*海都国际大酒店的门对小丽说:“小丽,酒店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去医院了。”

  “媛媛姐,你放心,我——……”小丽的话还没说完,赵媛媛己经跑出酒店,来到华旭东的车跟前,开门扶着后座的改枝,华旭东打着车,一脚油下去,小轿车直奔“海达市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华旭东抱着改枝就往急诊室跑去,值班医生见有急诊病人,赶紧实施急救,医生们经过会诊,说:改枝只是受到了惊吓,身体各官能神经暂时紊乱,由于改枝的身体条件还可以,估计用些药就会好的,老中医仝仁棠又在改枝的:神门穴、百会穴、安眠穴、率谷***关穴、三阴交,最后又在改枝的印堂穴、太阳穴运针,不一会儿,改枝就醒了过来,华夏针灸真是神奇呀!再加上仝仁棠老中医医术真是精湛,为什么说仝仁棠老中医医术精湛呢?因为现在好多年轻中医医生生为了自保,都不敢在病人的太阳穴和印堂穴上运针,因为在这两个穴位上运针,稍有差池,就会酿成重大医疗事故,而仝仁棠老中医却运针自如,手法干净利落,没有高超的针炙水平是很难做到的。

  醒过来的改枝被护士推进了病房,华旭东专门要的特护病房,护士给改枝挂上了吊瓶,赵媛媛和华旭东才缓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医院的走廊上人声噪杂:“这孩子,整天不回家,公司也不管了!”

  “阿姨,您小声点儿,病人都休息了。”

  “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让我的旭儿神魂颠倒。”

  “阿姨,我都跟您说两遍了,您小声点儿。”

  喧哗的人是谁?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