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二十八章 感动全城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1881 2019.07.16 21:17

  送走了师父和云梅,二后生回到饭店,见卡布大叔、赵心惠大婶、赵媛媛、改枝都沉静在喜悦之中,二后生欲言又止,他不想破坏这么温馨的一幕,因为自从他和改枝来到饭店,还没见卡布大叔和赵心惠大婶这么高兴过,这种氛围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以后,改枝才赶紧催促一家人说:“大叔、大婶、媛媛姐,该休息了,明天我们还早点起床呢!”

  “妈,我今天要跟您睡。”赵媛媛拉着母亲赵心惠的胳膊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着说。

  “行,行,我的小棉袄,小心肝。”赵心惠老人看到女儿又活沷起来,感到无比的欣慰。

  “你和女儿睡,我就在大厅折叠床上睡。”卡布大叔也高兴的合不拢嘴。

  “爸,要不你到我房间睡去。”媛媛说。

  “爸在这儿睡得舒服,在说你的房间一股化妆品的味道,我闻不惯,明天我们把你的房间整个打扫一遍,把那些化妆品都扔掉,女儿也不用去上班了,我们一家人和改枝一起经营这家饭店,够养活我们自己了。”卡布大叔一边在折叠床上辅被子一边规划着未来说。

  二后生和改枝回到他们的房间,改枝正铺被子,二后生对她说:“改枝,你把眼晴闭上。”

  改枝闭上眼睛,二后生掏出师父送给他的手机,打开自拍功能,正对住改枝的脸说:“改枝,你挣开眼晴。”

  “二哥哥,你从哪给我买的镜子?把我照的这么清楚?”改技惊奇的问二后生。

  “改枝,你看这是镜子?是手机,就跟云梅她们拿的手机一样的,师父送给我的。”二后生笑着说。

  改枝也笑了,高兴的接过手机爱不释手,二后生耐心的教改枝手机的使用方法,“二哥哥,以后我们不见面也可以说话了,你到哪里我一打电话就能知道,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你了。”改枝说。

  “嗯,改枝,我还得安顿你个事,这几天我不在,假如那个塔汗来找媛媛姐,你就说媛媛姐怀了她的孩子,已经二个月了,需要静养,不能出门,总之,不能让他把媛媛姐带走。”二后生说完就没了后话,改枝一回头,发现二后生已经睡着了,她给二后生盖好被子,静静地躺在枕头上想在家乡的母亲、父亲、奶妈……,不知他们怎么样了?就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她也睡着了……

  在乡下,每天天不亮公鸡就开始打鸣,叫人们起床,城市却不同,叫醒人们的是街上的嗽叭声、人的嘈杂声、和远处驶来的火车的汽迪混合起来的声音,二后生和改枝醒来的时候,就听见卡布大叔在厨房里已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了,从这节奏里就能听出,卡布大叔今天的精神十足。

  “改枝,你再睡会儿,这会儿人不多,我和卡布大叔两个人就能应付了。”说着二后生一骨碌爬起来蹭蹭就下楼去了,他和卡布大叔刚把煮面的臊子熬好,吃饭的人就三三两两的进来了,二后生心想:我说么城里人比乡下人生活好,原来城里人比乡下人起的早,乡下人这会儿还都在被窝里暖暖的睡觉了,二后生赶忙开始压面、煮面,改枝也起来了,她在大厅招呼客人,饭店门口进来一个捡破烂的大爷,他把手里装着费饮料瓶的袋子放在门口,眼晴搜寻着合适的座位,改枝急忙迎上去,搀扶着大爷坐到一个靠暖气的座位上。

  “哎━哎━,老板,你们饭店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收留,这老头身上这么大的味儿你叫我们恶心的怎么吃饭?”旁边座位上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对改枝说。

  “我跟大爷挨的这么近,也没闻见大爷身上有什么味儿,反倒是你身上的脂粉味儿太重了。”改枝豪不留情的回应了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执意把老人安排在了靠暖气的座位,这个时候饭店已基本满员了,吃饭的人对这件事的态度基本分成了两派,有一部分人极力反对老人在饭店就餐,说是影响了他们的食欲,有的人甚至摔门而去,拾破烂大爷见状站起来对改枝说:“姑娘,大爷还是出外面吃吧,你煮出面给大爷端在门外,大爷就在外面吃吧。”

  “大爷,你就坐在这儿,今天你的饭钱我替你出了。”旁边的一个年青人站起来说,看的出,小伙子很有正义感。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两男一女,女的拿着话简,男的扛着一个摄像机,径直走到大爷身边,拿话筒的女青年问:“大爷,您就是莫智道先生吧?”

  “哦,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老人很惊愕的说。

  “老人家,我们是海达市电视台的记者,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您的,我们想采访您一下。”拿话筒的女记者对老人说。

  “不必了,不必了,一点小事啦。”老人家推托着说。

  女记者又转向大家:“大家知道吗?老人家是我市一中的退休教师王文清,多年来一直化名莫智道给贫困学生捐款,到现在已累计捐款十几万圆,老人家自己却省吃俭用。”

  女记者说到这儿,有的人站起来为老人鼓掌,继而所有的人都为老人鼓掌。

  改枝端上热气腾腾的面说:“大爷,您趁热吃,”

  刚才嫌弃大爷的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灰留留的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二后生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大爷,有敬畏,有怜悯,有无尽的感动,一个高尚的人是不需要好看的皮囊来包裹的。

  二后生被大爷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