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三章 闪眼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5615 2019.06.20 20:01

  孙喜和杨三仁眼见两个儿子长大,用不了几年就该娶媳妇儿了,俩人一合计,抓一抓经济吧,种了三亩最缠手的西瓜。孙喜两口子锄草,打杄,压条,埋肥,精心务育,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开园的时候,又大又甜的西瓜满地都是,孙喜,杨三仁高兴的合不拢嘴,吃着甜甜的西瓜,她首先想的是给改枝家送点西瓜,好叫改枝一放学就能吃到甜映映的西瓜,人就是这样,没啥就稀罕啥,没有闺女的杨三仁就是对改枝亲的不行。杨三仁摘了两箩筐西瓜,叫孙喜给改枝家送去,挑着西瓜的孙喜光顾着暗暗高兴了,门也没敲就进了梁村富的家。其实在农村,村民们互相串门,也没有敲门的习惯,只是在外面喊一嗓子就进门了,今天孙喜光顾高兴了,没吱一声就推门进去了,站在她眼前的苏巧莲正光着身子站在大盆里洗澡呢,身子白的跟剥了皮的蔓菁,见进来的不是梁村富,一下子脸羞的通红,湿漉漉的身子赶紧往炕上爬去,孙喜就愣住了,传说中的美人——苏巧莲的确是美,就这妖娆的身段就值得人呵护一辈子,他梁村富就没珍惜。嗨,无巧不成书,就在孙喜一愣怔的功夫,梁村富从地里回来了,看见眼前的情行,一下就变脸了:“我说么,你孙喜能有那么好心常常帮助我家哩?原来是惦记我家里这蛋货了,你们两勾搭成奸也不分甚时候了?”

  “我——我——唉——”孙喜半天没努出一句话,扭头就走,连箩筐都没要,一回家就瘫软在炕上,挖排干、洗渠那么重的活儿都没有累倒的攒劲儿男人孙喜被梁村富的这一句话伤到了心坎上,整个人就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儿了。

  杨三仁在地里左等右等不见孙喜过来,就有些疑惑,急急忙忙就往家赶,见孙喜睡在炕上,上去摸着孙喜的头就问:“孩子他大(爸),这是咋了?刚刚还好好的?这一趟瓜送的咋还赖在炕上哩?”

  “唉——你,你去问改枝妈去吧。”孙喜无奈地摆摆手。

  还没进梁村富的家门,杨三仁就听见梁村富说话:“我把你养在家里刚刚气色好点儿,你就给我出洋相哩,我说么人家咋平白无故就帮咱门了?闹机迷才知道是这么龌龊。”

  “梁村富,你不要给人家孙喜大哥脸上抹黑了,人家就不是那样的人。”苏巧莲话还没说完,刚跨进门的杨三仁就急着接着话茬说:“是呀!是呀!孙喜就不是那样的人。巧莲这是发生啥事了?”感情这杨三仁还不知道啥事就替孙喜说话。当他听完苏巧莲的述说。

  “嗨,这不就是一场误会嘛,我说孙喜就不是那种人么,话说回来,我们都是过来人,谁还不知道谁身上有几件家具,看一眼,又少不了一件,梁兄弟没那么小家子气吧。”杨三仁拍着炕沿笑着说。

  梁村富一言不发摔门而去。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孙喜好几天都浑身无力。杨三仁私下开玩笑说:“你这是眼福不浅,又被女人身子晃了眼哩。”

  孙喜被女人身子晃眼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那年玉米抽穗的季节,正是需要浇水的时候,在地里干了一天活儿的孙喜顾不上吃晚饭就匆匆忙忙拿了铁锹、手电往自家的玉米地里赶,孙喜放开田口半天,渠里的水也没流到地里多少,于是孙喜就顺着渠背走,他想到闸上看看是咋回事,路过翁有宽家的玉米地,听见地里窸窸窣窣动静不小,以为是谁家的牲口在吃翁有宽家的玉米,于是急忙打开手电去驱赶牲口,手电光里,一个人赤条条顿了一下倏地专到旁边的地里,一个人就那么赤条条楞在手电的光里,那就是一个女人的身子,白得像洗渠口挖出来的芦根,他就是翁有宽的媳妇王秀丽,那个跑了的人孙喜从后背就能认出来,他就是村长钱树森,回过神来的王秀丽“啊——”的喊了一声。吓得孙喜转身就跑,那天,惊魂不定的孙喜忘了关田口,他家地里的水灌满,又淹了邻家地里的甜菜,害的他和杨三仁一天没顾上吃饭的从邻家地里往出退水,才保住邻家地里的甜菜没受损失,累蔫儿了的孙喜悻悻地骂一句:“女人的身子就是这祸水呀。”

  孙喜和梁村富之间算是结下疙瘩了。

  孙喜也不好意思去梁村富家拉牲口隔套了,与其这样进退两难,还不如贷款买个四轮车哩。听说国家还有农机补贴,孙喜就去村长家开证明,村长钱树森说一棵树村的农机补贴用完了,孙喜明白,这是他钱树森记恨他哩,“唉!女人是祸水呀。”

  这些打击都不算什么,对孙喜一家来说最悲哀的就是他家养的那匹马竟然死了:说到孙喜家的马,还得从包产到户的时候说起:孙喜通过抓阄分到了村集体的一匹马,那个时候,马还在乌梁素海的牧场放养,村里见过那匹马的乡亲就啧啧夸赞那是一匹好马——“走马”,是十里八乡最好的马,通体红棕色,只有脑门囟上有一点白毛,所以人们就叫它“玉点儿马”。据放马的马倌说:“玉点儿马”是广益站骑兵部队军马的种,孙喜全家人都期待早点儿见到它。

  终于在秋后的一天,马群从牧场返圈,孙喜和儿子二后生就迫不及待的拿了家里早已准备好的带嚼子的笼头,到村子北面的马圈去拉马,到了马圈,就见本村十几个年轻大后生拿着长长的套马杆给各家分马。终于见到久违的“玉点儿马”:的确是通体红棕色,膘肥体壮,脊背宏圆,脑门囟上一点白毛很显眼,叫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匹好马。由于长期在野外放养,野性十足,十几个大后生才把他制服,带上嚼子的它才乖了下来,孙喜高高兴兴拉着它回到家,把他拴在早已预备好的拴马桩上,谁曾想被前来看马的一个老乡一惊,“玉点儿马”一声嘶鸣,前蹄腾空,一下就把碗口粗的拴马桩挣断了,带着半截拴马桩撒腿就向村外跑了,可聪明的它并没有跑远,每天就在村外的野地里转悠,孙喜就每天拿着一个盛着玉米的料笸箩接近他,终于在二十多天以后,才又把它拉回了家,二后生每天给它喂草、饮水、挠痒痒,和玉点儿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因为有几次二后生遭家长的打骂哭泣,又正好拉着玉点儿马去吃草,也就是放马,玉点儿马总会用头来蹭二后生,再打几下响鼻安慰二后生,见二后生露出笑脸,它才肯大口大口地吃草,它吃草的样子香得二后生都直流口水。最难忘的是有一年夏天,玉点儿马吃的翻肥,脊梁平悠悠的,不会骑马的二后生心血来潮,把玉点儿马拉在一个土墙边,轻轻地跨上马背,起先玉点儿马很乖,当二后生拉起疆绳一夹双腿,它好像接到了奔跑的指令,四蹄腾空就奔跑起来,没跑几步,二后生就滑落在马肚子底下,当时情况万分危险,马儿如果继续跑的话,就有可能踩到二后生,就在这时,玉点儿马一个后座就站住了,见二后生安然无恙地从它肚子底下爬起来,它打着响鼻过来用头蹭蹭他,好像对他说:真是太危险了。就是这样一匹任劳任怨的马有一天竟然死了,它的死至今还是个谜,那天,它静静地站在吃草的地方,满眼痛苦的神情,谁拉它也不动,后来一检查才发现它的大腿根部到肚子那里有一个很深的伤口,也不知是哪个无良的人刺的,孙喜一家抱着它的头痛哭,马儿也也满眼的泪,杨三仁无奈地说:“马儿啊——!是谁刺的你,只有你知道,你死后得道,就去找他报仇吧。”

  孙喜在角落里哀叹着:“女人的身子是祸水呀!”

  马儿一死,孙喜不得不买四轮车了。

  就要秋耕了,孙喜贷款买回了崭新的四轮车,二后生和改枝一放学就围着四轮车看新鲜,还没看两眼,梁村富就在墙那面喊了:“改枝,吃饭,不就是个四轮车么,有啥看的哩?,这么大的闺女了,整天瞎跑啥哩?”

  改枝悻悻的回家了,二后生也有些失落,他就喜欢看改枝高兴的样子,改枝笑起来就像海纳花一样,迷死个人,做梦都能把二后生笑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