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3050 2019.07.10 17:06

  已经凌晨5点多了,二后生没想到任务完成的这么顺利,通过这件事情二后生才真正明白善恶终有报的道理。

  “张大师,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这个案子就搁置了。哎,大师,你旁边那位是你徒弟?”云梅刚才就注意到张大师身边有一相貌出众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让她这个大龄剩女有一种情窦初开的感觉,当然就有了想要认识的冲动。

  “哦,现在还不是,不过以后会是的。说到他,我倒是想给你报个案子,这个年轻人叫孙德功,刚下火车就被本市的流氓“大砍刀”一伙抢劫了2000元钱,关键是把人还差点打死,要不是我抢救,也许他就没命了,这个案子你们是不是该管一管。”张大师说着把二后生叫了过来:“二后生,来来来。”

  “吆,你就是孙德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找你找的好苦呀。”云梅冲着走过来的二后生抱怨说。

  “警官同志,找我啥事?”二后生有些莫名其妙。

  “找你啥事?你说找你啥事?你把人家梁改枝从老家骗出来和你私奔,现在倒好,你把人家一个人丢在饭店,你在这里逍遥自在,你知不知道,梁改枝一天往我们刑警队跑八趟,去一次哭一次,眼睛肿的像你们乡下的圪绦虫,害得我们撒开人马找你,到现在我还没休息呢。”云梅说。云梅本来就是个美女,穿上警服发怒的样子好威严,把二后生说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往哪搁了。他才知道,改枝为找他已经报案了。

  好家伙,张大师一看这阵势,赶紧上来解围说:‘’云警官,你就不要责怪二后生了,是我硬要他跟我来的,事情的经过一言难尽。”

  “好了张大师,这个人我要带走了,等处理完他涉及的两起案子我再给你送去,村里来的二后生,上车。于涛、马瑞你们把郑邵民押回去收监。”云梅说完,于涛和马瑞答应一声:‘’是‘’,然后齐刷刷给云梅敬了个礼,云梅也还了礼,两人带着一队警察把犯人押上车,拉响警笛呼啸而去了。

  二后生总觉得云梅是在调侃他,坐警车他还是头一次,他和张大师告别一声,局促的上了云梅警车的后排座,说实话,二后生倒是有些舍不得张大师了,他感觉有一些东西已经让他割舍不下。上了警车,他不知道该和这位女警官说啥话,就那么静静地想自己的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里,二后生又骑在他家玉点儿马的背上,在大草原上奔驰,奔驰,忽然眼前出现了悬崖,马儿来不及停下奔跑的四蹄,直接就冲下悬崖,就听“嘭”的一声,二后生感觉他翻了个身重重的摔在地上,头上好像又流血了,等二后生彻底醒悟了,才看清他坐的警车这是翻车了,这云警官是咋开车的,你会开车吗?能把车开的四轮朝天,这个时候天还没亮,路灯倒是通明,二后生闻到一股汽油味,一看,汽油正从左车门流下来:“不好,这是要着火的节奏。”二后生心里想着,赶紧从碎了玻璃的车窗爬出来,再看前座的云梅头上流着血昏过去了,二后生又手脚并用,用力拉开前门把云梅拉了出来,就在拉出云梅的一瞬间,洒在地上的汽油“哄”的着火了,二后生知道汽车这是要爆炸了,他一个公主抱,抱起云梅就跑,没一会儿,就听见身后“嘭——嘭——”的响声,他知道这是警车爆炸了,他也没有回头,就这么抱着云梅跑,边跑边看路两面有没有医院,因为二后生对这个城市还不熟悉,这个时候街上又没有行人,所以二后生就只有抱着云梅乱撞了,不知跑了多久,终于看到一家医院,门牌上写着:“海达市第一人民医院。”二后生赶紧把云梅抱到急诊室,医生手忙脚乱开始抢救,一会儿急诊室就传出话来:云梅需要输血,云梅需要的O型血,医院库存不够,从血库调血又怕来不及,医生们赶紧发动周围的人献血,二后生长这么大还没验过血,连自己啥血型都不知道,经医生一验,二后生的血正好是O型血,二话没说,二后生就躺在急诊室的床上给云梅输血,二后生对医生说:“她需要多少你们就抽多少。”

  “那可不行,抽多少是有规定的,不过看你的身体条件,倒是能多抽一些的,我们看情况吧,你是她爱人还是男朋友?请在这个急诊书上签字。”急诊医生娜仁递给二后生急诊书说。

  “我,我——”二后生不知道咋说。

  “我啥我,快签呀!”娜仁催促着说。

  管他呢,来不及解释了,签吧,救人要紧,二后生迅速在签字一栏里签上自己的名字,在与病人关系一栏里鬼使神差的填上了“爱人”,就躺在病床上让医生抽血,也许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二后生就沉沉的睡着了。

  天亮了,云梅伸了伸懒腰,凌晨那场车祸,云梅只是失血过多昏迷了,并无大碍,就像睡了一觉一样,一扭头云梅发现另一个床上的二后生正睡的香,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这个时候护士小姐正好来给云梅换药,云梅赶紧问护士说:“护士,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儿?”

  “你凌晨五点多出车祸了,头撞破失血过多昏迷了,是你的爱人把你抱来的,他还给你输了500多毫升血,按说人一次只能抽不超过400毫升血,可他坚持说他身体好,多抽点没事,好好感谢你爱人吧,是他救了你。”护士说完,麻利的换完药就走了,云梅看着对面床上睡的正香的二后生,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不让人笑话,来吧,我给你擦擦,云梅在床头拿了抽纸就去给二后生擦嘴,云梅心想:翻车的地方离医院这里足足3公里的路程,这个傻小子就这样抱着我跑来的?难怪累成这样。

  这个女护士刚走到楼梯口,就碰见一对急冲冲赶来的中年夫妇问她:“小同志,请问一下,云梅在哪个病房?就是出车祸的那个。”

  “哦,您二位别着急,她已经没事了,她爱人陪着她呢,就在这里第一间病房。”护士回答完就下楼去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是云梅的父母,父亲云中山,海达市政法高官,五十一岁,母亲塔娜,海达市教育局副局长,五十岁。“中山,看来我们的女儿有男朋友了,这孩子,整天疯疯癫癫的有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说着,母亲塔娜脸上露出了笑容。

  “啊呀——见到女儿再说,老婆子。”云中山催促着塔娜。

  就在两人从病房的门外往里看的时候,正好云梅在给二后生擦嘴。

  “老头子,我说没事吧,你看俩人那个亲热劲儿。”没等塔娜说完,云中山就推门进去了。

  “梅梅,你没事吧!”云中山关切的问女儿。

  “爸、妈,你们来了,没事,没事,你们看,我不是好好的么。”云梅赶紧安慰爸妈说。

  “梅子,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会撞车呢?”母亲塔娜心疼的问。

  “爸,妈,我觉得撞我的那辆车不对劲,车上好像有小孩的哭声。昨晚上不知道有没有人报警,譬如丢孩子之类的。”

  “确实是与孩子有关,只是不是丢,是绑架,我市大开发商李勇泉十岁的儿子让人绑架了,索要赎金500万。初步判定,撞你的那辆车,就是绑架孩子的那辆车,也许是看到警车,以为你要拦截他,就把你撞翻了,那辆车却逃跑了。”说着云中山看看二后生,二后生还睡得死死的,云中山心里想,这孩子这是几天没睡觉了,嗯,我女儿就是眼光好,这小伙身材魁梧,长得也很标致,像我的女婿。塔娜在云中山与云梅说话的时候就一直摸摸女儿这儿,索索女儿那儿,生怕女儿身上有伤没发现。

  “女儿,这个人是谁?”塔娜急于想要一个满意的回答,就问云梅。

  “妈,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把我抱来医院的,还给我输了血。”云梅说。

  “就只是救命恩人?跟妈还不好意思说?”母亲塔娜追问她想要的结果。

  “爸、妈我该走了,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我这个刑警队长不能不到场。”说着,云梅拔掉胳膊上的输液管就要走。

  还没等云中山拦住云梅,门就开了,进来的人就是海达市滨河公安分局局长班玉喜(四十多岁):“云梅,怎样啦?好点没?老领导、嫂子,对不住了,让云梅受罪了,没办法呀!这孩子就是闲不住,实在是辛苦她了。”

  “班局长,没事,我这不好好的么,不辛苦,不辛苦,我们年轻人有的是精力。局长,那个绑架案咋样了?我正要到现场呢。”云梅说完就要走。

  班玉喜赶紧拦住云梅;“安心养伤,安心养伤,案子我已经交给苏安宏去办了,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咋向老领导交代嘛,呵呵。”班玉喜此时才发现床上睡觉的二后生。于是就问:“老领导、老嫂子,这位是?”

  “云梅的男朋友。”塔娜正为女儿有男朋友高兴着,班玉喜一问,塔娜随口就回答他了。

  二后生终于被这几个人吵醒了,他坐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脸蒙圈的看着病房里的这几个人。云梅被妈妈的一句“云梅的男朋友”说的先是一头雾水,在看看二后生的举动,一下子触到了她的笑点;“哈哈——啊——哈哈——。”云梅笑的二后生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他发现,云梅笑起来更漂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