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第七十八章 医院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324 2019.08.14 22:25

  吴大夫走之后,二后生就沉沉的睡去,带着伤口崩裂的疼痛,他还能睡的着,可想而知二后生有多累,梦里,二后生穿越到了古代。

  在古代,他是一名统领大军的骠骑大将军,威名贯朝野、英俊自潇洒,当朝因为有他这个大将军,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抱怨,在一次巡防路上,与出外游玩回朝的阿瑶公主的轿舆相遇,公主掀开轿子上的小帘向外一望,就被二后生的英俊潇洒迷住了,在他与公主四目相对的时候,分明看见阿瑶公主脸泛红晕,在阿瑶公主的轿子和二后生骑的枣红战马相会的瞬间,阿瑶公主又一次回眸看了一眼二后生,只这一回眸,阿瑶公主就被他的英俊折服了,公主走的很远了还派她的丫环送给二后生一个绿萝手帕,上面有公主亲笔提的一首诗:

  与君初相遇,犹如故人归。

  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天涯明月新,朝暮最相思。

  看完公主的小诗,二后生策马上了一个高台,眺望公主走远的方向,怎耐公务在身,只得返回部队,盼来日有缘再叙。

  可惜世事无常,没多久朝廷就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等二后生领着大军从边疆回来救驾的时候,皇朝倾覆,已无力回天,皇宫里混战正激烈,他忽然想到那日与他邂逅的阿瑶公主,于是率领身边所剩不多的将士去保护美丽的公主,在公主住的“瑶云阁”前,,与叛军决一死战,他杀敌无数,战到一枪一人,终因体力不支,被叛军首领的长矛刺中胸部,他在倒下的最后时刻,奋力扔出手中的长剑,刺中了叛军首领的咽喉,二后生倒在公主的怀中,公主柔柔地抚摸着他的脸,泪水洒在他的脸上,洒在他干裂的嘴唇上,征战多时的他觉得公主的泪也是甜的,他不由得就用嘴去接公主的泪,甘甜的泪……

  “二哥哥,你——你是不渴了?”瑶瑶边哭边自言自语。

  二后生睁开眼睛:瑶瑶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那张梨花带雨美丽的脸就在他的眼前,二后生一下醒悟了。

  “瑶瑶,你怎么来了?”二后生回忆着刚才的梦境,惊魂未定的他发现公主怎么那么像瑶瑶……

  “昨天晚上你一夜未归,人家以为你早上会回来的,打你电话,你手机关机,到工地找你也没有,给云姐打电话,她也关机,于是我就在云姐的办公室等她,终于等到她来了,她才告诉我你在这里,还让我把手机交给你。”瑶瑶哭着说。

  “瑶瑶,你怎么想起去公安局找我?”

  “我早就感觉到你是警察的卧底了,你的伤是不是我爸开枪打的?”瑶瑶问……

  “不是,是他的同伙开的枪,瑶瑶你——你知道你爸……?”

  瑶瑶没有回答二后生的问话。

  二后生努力坐了起来,用右手搂住了瑶瑶,任凭瑶瑶在他的臂弯里哭泣……

  “我早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失去我的爸爸、我的哥哥,他们在犯罪的路上走的太远了,二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瑶瑶哭的更厉害了,二后生不知该怎么安慰这个善良、正直的瑶瑶,这个知道他是卧底而没有告诉她哥班斗真相的瑶瑶……

  二后生一下搂紧了怀里这个痛苦的女孩……

  “啊——。”伤口崩裂的痛让二后生禁不住喊出了声。

  瑶瑶赶紧止住了哭,去看他的伤口,纱布映出了鲜红的血。

  “护士,护士,快来。”其实护士早就被瑶瑶的哭声惊动了,几次想进来制止,见她哭的那么伤心,又不知所措的走了。

  “看看,伤口又裂了吧!小妹妹,你就别哭了,他可是受的枪伤,差点儿就没命了,你忍心让他再受伤害?”护士小姐严厉的说。

  瑶瑶擦了擦泪,默默地帮着护士小姐拆开了二后生伤口上的绷带、纱布。

  “得,又流血了,来,你捂着点儿,我去拿止血药。”护士对瑶瑶说。

  瑶瑶一手捂着二后生的伤口,一手细心的用护士拿来的消毒纱布擦干净伤口周围的血迹。护士小姐又给二后生上了止血药,重新换了钞布、绷带。

  “小妹妹,可别再哭了,你不想让他快点好了啊?”临走,护土小姐对瑶瑶说。

  护士小姐走后,瑶瑶拿出病床下的洗脸盆,打回温水,给二后生擦脸、擦手,最后,把二后生的袜子也脱了要给他洗脚。

  “瑶瑶,我自己来吧。”二后生赶紧说。

  “啊呀!——,就我来吧!你别动。”瑶瑶不容二后生多说,拿起二后生的脚就擦了起来。

  “二哥哥,我想去见见我爸和我哥。”瑶瑶边给二后生擦脚边说。

  “瑶瑶,近期你可能见不到他们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委托律师转达。”二后生说。

  提到父亲、哥哥,瑶瑶又一次流下泪来。二后生知道,此时,瑶瑶内心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二后生不知怎样安慰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

  给二后生擦完脚,瑶瑶又拿来了牙刷。

  “瑶瑶,我自己来吧!”

  “啊呀!——,你别动,小心伤口,来,张嘴。”瑶瑶一边痛苦着,一边又精心的照料着二后生,这让二后对瑶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瑶瑶是因为她父亲和她哥哥班斗犯下的罪而愧疚才这么照顾他的吗?二后生不得而知……

  “二哥哥,我回去给你做饭,你等我。”瑶瑶给他刷完牙说。

  “瑶瑶,不用了,叫个外卖就行了,你去工地上看看去。”二后生赶紧说。

  “工地上的事,我已经安排给刘技术员处理了,你安心养伤吧。”说完瑶瑶就走了。

  看着瑶瑶的身影,二后生心理很不是滋味儿,这么好的女孩,却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唉!……

  瑶瑶走了没多久,欧阳局长来了,随行的还有海达市电视台、报社和一些有影响力的媒体的记者。

  见到欧阳局长,二后生要从床上下来,欧阳局长按住了他说:“别动,别动,孙德功同志,别把伤口崩裂了。”然后欧阳局长又对进来的各媒体的记者说:“这就是我们这次扫黑行动的卧底孙德功同志,他可是我们警察队伍中的无名英雄呀!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不过为了我们警察的人身安全,照片必须要特殊处理。”

  记者的闪光灯,摄像机一齐照向二后生。

  “孙同志,毒贩向你开枪的时候,你不怕吗?”……

  “孙同志,你是怎么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毒贩的?”……

  二后生第一次面对这么多记者,紧张的说话都结巴了,关于案情的内幕,二后生只能回答:“无可奉告。”

  等记者和欧阳局长走后,二后生忽然想起,有一件对他来说重要的事情忘了和欧阳局长说了,唉!以后再说吧!

  二后生想要说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