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第十八章 谁是谁的谁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365 2019.07.10 23:43

  来的都是海达市的高干,二后生,活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他也压根就不知道云梅是高干子弟。看着二后生那个傻样,笑的合不拢嘴的云梅此时却心生一计:干脆就说二后生是自己的男朋友,将计就计,即安慰了父母,又让班玉喜一家人死心,一箭双雕。云梅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呢?读者也是一头雾水,我还一头雾水了,原来事情是这样的:班玉喜有一个儿子名字叫班斗,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大学挂科连毕业证都没拿上,分配到派出所还和社会上的混混勾结,害的班玉喜叫市纪检委点名批评,所以他是巴不得他的儿子能和他的老领导云中山的女儿结亲,于是就让儿子、老婆一起上阵,老婆去老领导家软磨硬泡,儿子追着云梅献殷勤,就希望他的儿子班斗能和云梅结婚,他和老领导成了儿女亲家。

  可云梅实在是看不上班玉喜的那个阿斗——班斗,可是这个班斗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只要云梅有空和同事、同学休闲一下,这个班斗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云梅她们活动的现场,有时候还厚颜无耻的说,他是云梅的男朋友,闹得云梅在同学同事面前十分尴尬,致使云梅都快二十八了还没有男朋友,因为同学、朋友、同事都以为她有男朋友,再加上惧怕班斗的淫威,没人敢靠近云梅,云梅干苦恼,却也没办法,现在正赶上这么个阴差阳错的机会,何不利用一下,就说二后生是我的男朋友。

  听了云梅妈妈塔娜的介绍,说云梅有了男朋友,这班玉喜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十分难看。二后生起来正要问云梅来的人是谁?他好和人家打个招呼,也是出于礼貌哇,没想到云梅挽起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等等——等等,瞧那小伙子衣服都是血,来,把你爸这件外套换上。”母亲塔娜追了出来说。

  云梅拿过衣服帮二后生换上,说:“嗨,还挺合身哎。”

  云梅怕二后生多嘴露出破绽,拉着她就走,回头对家里的几个人说:“爸、妈医院的事,你们给我处理一下。班局,我今天给自己放一天假陪我男朋友。”出了门云梅还调皮的回头补上一句:“领导们!拜拜了!”云梅调皮的挥挥手。

  哦,是云梅的父母、领导,没有打招呼是不是没礼貌,二后生这么想着。

  除了改枝,二后生还从来没有和其它女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二后生有些不知所措,而云梅好像又很享受和二后生这么亲近,索性把头靠在二后生的肩上,两人就这么走出医院,又来到街上,一路上回头率高的不要不要的,甚至有些人直接就说出来:“这两孩子,真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可谁又知道二后生此时局促的满身是汗,云梅心痛的用笑来掩饰.....

  堂堂海达市刑警队队长,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大城市的细妹子,就这么亲密的靠在他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身上,二后生能不局促吗?

  总不能一路不说话吧,为了打破僵局,二后生问云梅:“哎——云队长,你刚才笑啥?就是我刚睡起来的时候?”云梅没有回答,仿佛她一说话眼前的美好情景就会立马消失似的。

  “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肯定是我睡觉放屁了?还是磨牙了?”见云梅一直不说话,二后生有意逗她一下,还真凑效,云梅“噗呲”一下笑了。松开搂着二后生的胳膊,半握香拳,温柔的在二后生的肩上捶了一下说:“你真坏。”一闪而过的落寞很快破坏了这一层美好,云梅扭过头,把泪咽到了肚里......

  ‘’云梅,还是离我远点儿,好几天没洗澡了,小心熏得你味觉失灵的。”二后生总觉得云梅有些反常,所以就想一些无聊的话来逗她。

  还真的把云梅又逗笑了,尽管笑的不是很自然,云梅说:“我听说你们乡下人一年也不洗个澡,是不是?”云梅终于说话了。

  “谁说的?你可不要听他们胡扯,夏天,我们几乎天天洗澡,天作澡堂盖,地作泥浴缸,人在里面自由自在。城里的人儿你猜猜,自在不自在。”二后生这是亲身体验,才能勾勒出这幅农家人戏水图。

  “哈哈——,叫你这么一说,农村生活还挺叫人向往的。”云梅说。云梅这个时候情绪才渐渐回归本色。

  “哎,云梅,我们这是往哪个方向走了?是不是往火车站方向走呢?这离火车站远吗?”二后生问。二后生急切的想见到改枝,改枝现在咋样了?

  “怎么?农村来的二后生,想你的改枝妹妹了吧?行,我们先去吃饭,吃了饭我就送你去见改枝。”说完,云梅没容二后生说话就朝路边的饭店走去,二后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的跟着云梅走,二后生的此时内心是七上八下的,光说吃饭了,他自己现在身上只有两百来块钱,云梅领他走进去的这个饭店叫”盛豪国际大饭店“,吃了饭咋也不能叫人家女孩掏钱吧,可万一云梅点的菜超出自己带的钱数,那得有多尴尬呀!不去吧,叫云梅又说乡下来的人就是小气,哎,二后生此时是进退两难,就这么犹犹豫豫的跟着云梅进了饭店,云梅竟然又走进了一个小包间,二后生暗暗叫苦,两百看来是不够了。

  两人刚坐下,一个打扮淑美的女服务员就拿来了菜单。

  “二后生,我就不客气了,我先点了,红烧排骨、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红烧肉、回锅肉,再来两小碗米饭。”三下五除二,云梅就把菜点好了,她又把菜谱递给二后生说:“想吃啥,点。”

  “啊——还点?你刚才点的那些我们两个就吃不了了。你还请了其他人?”说着,二后生一脸疑惑。

  “没请其他人,你给我输了那么多血,多吃点,补补。”说完,云梅感激的看着二后生。

  “够了,够了,谁能一下吃进去这么多。”二后生说。

  等了没一会儿,饭菜就上来了,二后生是真的饿了,自顾低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眨眼功夫一碗饭就快下肚了,忽然,云梅的手机响起了音乐,

  一个女生唱道:

  看着身旁的人一对对

  想起谁心疼在作祟

  你看窗外山花开得那么美

  真想牵你的手化蝶翩翩飞

  我以为爱过就不会后悔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眼角还有泪

  难道受伤的心还在呼唤谁

  快来吧快来吧让我爱一回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憔悴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伤悲

  来来往往的人

  谁认识了谁

  谁与谁相逢

  谁是谁的谁

  看着身旁的人一对对

  想起谁心疼在作祟

  你看窗外山花开得那么美

  真想牵你的手化蝶翩翩飞

  我以为爱过就不会后悔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眼角还有泪

  难道受伤的心还在呼唤谁

  快来吧快来吧让我爱一回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憔悴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伤悲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憔悴

  谁是谁的谁的谁

  谁让谁伤悲

  来来往往的人

  谁认识了谁

  谁与谁相逢

  谁是谁的谁

  二后生抬起头,才发现云梅还没动筷子,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眼泪流的哗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