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二十九章 功劳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054 2019.07.17 22:13

  二后生的手机铃声响了,是云梅的来电:“小老弟,你准备一下,我马上去接你,我们局长有请,请你参加我们11.4绑架案件分析会。”

  “请我?把我师父请到就行了吧!”二后生回答云梅。

  “张大师出门了,他没给你说?说是会了禅大师去了。”云梅说。

  “哦,师父没给我说呀?”

  “别啰嗦了,你赶快收拾,我马上就到了。”云梅说完,就挂断电话了。

  挂断电话后二后生才发现师父给他发来了短信:“徒儿,今天你自已温习师父教给你的易经八卦内容,师父会朋友去了。”

  二后生心里又不安起来:我一个从乡下来的小农民,让我去见公安局长?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到时候就怕紧张连话也说不出来,现在师父又不在身边,哎!该如何是好?”

  还没容二后生多想,云梅的车己经到了饭店外了,云梅一按喇叭,二后生只好上车了,二后生说:“云姐,我就不去了吧,我一个农村来的小农民,见这么大的领导,我害怕,到时我一紧张,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局长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你见了就知道了,至于农民嘛,我们局长、我的父辈以前都是农民,这一点没什么好自卑的。”云梅鼓励二后生说。

  “是吗?老局长也是农民?你也是农民后代?那我们就是同一阶层的人了?”二后生听了云梅的话终于有了底气。

  “是啊!我们都是农民阶级,所以没什么好紧张的,到时,实在不行你就看我眼色行事,我问你啥,你回答啥。”云梅说。

  二后生和云梅两人说着话,云梅的车已经驶进了公安局大院,一下车,二后生就被眼前的情景惊的不知所措了:十几个警察在公安大楼门前排成两排,有一个老公安显然是领导站在中间,见二后生和云梅下了车,那个老公安迎了上来,云梅赶紧给二后生介绍说:“小老弟,这就是我们欧阳老局长。”

  还没等二后生说话,欧阳局长上来就握住二后生的手说:“你就是孙德功同志吧,听云梅说,你对破案很有一套,这次请你来,就是要你给我讲讲你破获11.4绑架案的经验的。”

  我破获?听局长这么一说,二后生就知道,云梅把破案的功劳全给他记在头上了。

  “局长大人,哪是我的功劳,全是云梅队长和我师父张行的功劳。”二后生说。

  “孙德功同志,在我们局长跟前,你就不要谦虚了,小心谦虚过头的。”云梅说,二后生听的出云梅又在调侃他。

  欧阳局长笑呵呵的拉着二后生的手往公安大楼的会议室走去,边走边给后面跟着的警察介绍说:“大家认识一下,这就是帮我们破获11.4绑架案的孙德功同志,别看他年龄小,只有24岁,但他对案件的分析挺有逻辑性,今天叫他来就是要他给我们上一课,让我们这些老公安学学怎么破案。”

  “老局长,不敢当,我这不是班门弄斧吗?还是我向大家学习。”二后生完,看见云梅向他撇了撇嘴,他知道云梅又是嫌他谦虚了。

  进了会议室,老局长让二后生坐在自已的左边,云梅坐在他的右边,这个时候二后生更是受宠若惊。

  “孙德功同志,就把你分析案件的方法,给我们11.4专案组的同志们分享一下。”欧阳局长说。

  “这,这,该从哪说起了?”二后生一紧张,不知道从哪开头了。

  “就从李勇泉去见你师父那个时候说起。我不是睡着了吗?你和你师父问了李勇泉啥话?就分析出破案的思路了。”云梅说,云梅这么一提醒,二后生有了话题。

  “哦,我们从李勇泉那里得知,他有个前妻,而且他和前妻有个女儿在美国留学,又知道他的公司资金出了问题,女儿几次催款他都没给,于是大胆推断这就是绑架案的原因,她女儿经济拮据,才想此下策,可他一个女生是不能实施绑架的,那就一定是由她男朋友完成的,显然他的男朋友是熟悉我们海达市的地形的,经过精心策划,他给我们来了个金蝉脱壳。”说到这儿,二后生接住老局长递过来的矿泉水,恭敬不如从命的赶紧喝了一口。

  “我们追踪嫌疑车辆到了德汗塔拉山上的悬崖处,为什么我们这么多指战员,就没分析出嫌疑人是乘滑翔伞飞回市里的?孙德功同志,你给我们说说。”欧阳局长用信任的目光看着他问。

  “欧阳局长,我想原因就是我们大家低估了嫌疑人的能力,而我和我师父由于有先前的分析基础,顺理成章的就判断出嫌疑人可能是李勇泉女儿的男朋友,而且这个人可能是外国人,根据现场情况:嫌疑人既没跳崖,又没在山里,那他一定是飞走了,又不可能有飞机接应,就只能是滑翔伞了,而那个地理位置又正适合滑翔伞飞行,我们还判断出李勇泉女儿的男朋友可能是美国人,因为美国人爱玩儿这些极限运动,而且这个人技术不一般,能在月夜降落空地,所以我们很肯定的判断就在对面的空地,因为夜间的条件不允许他远飞。情况就是这样了,我就说到这儿了。”说完,二后生不好意思的看看大家,又看看云梅,看看欧阳局长。

  听到这儿,会议室里静悄悄的,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大家好像还没听够。

  还是欧阳局长打破了沉默说:“孙德功同志,那你给我们说说我们的指战员应该怎么做。”

  “不敢当,欧阳局长,大家已经尽力了,已经做得很好了。”还没等二后生话音落下,云梅就又调侃他了:“孙德功,你就别酸了,给我们大家指指路,别在死胡同里出不来。”

  “我说的是事实,到了悬崖边发现嫌疑人的车,立即搜山是对的,只是在搜山之后没发现嫌疑人,大家就应该另找原因,大胆推测嫌疑人飞走的可能性。案件就有了突破。”

  “哈哈,听君一席话,真是受益匪浅呀,说明我们的思路还是放不开。小同志,这次破案你可是立了功了。”欧阳局长说。

  啊!我一个小农民立啥功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