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第三十章 疑案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008 2019.07.19 01:15

  “孙德功同志,不管怎么样,这件案子是你帮我们破的,就是有功的。现在让云队长公布一下初步审讯结果。”欧阳局长说完,转头示意云梅讲话。

  云梅喝了口水说:“经过我们突击审讯,绑架案情况是这样的:我市宏诚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勇泉的十岁儿子被人绑架索要500万现金一案嫌疑人已到案,确实是李勇泉在美国留学的女儿李丽丽的男朋友戴维斯,由于李勇泉公司近期资金出现问题,无力给女儿支付高昂的学费和前妻的生活费,女儿和他的男朋友戴维斯合谋了这起绑架案,只不过李勇泉的儿子也是合伙人,因为李勇泉的儿子和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感情很好,听说姐姐李丽丽在国外遇到困难,豪不犹豫的答应帮姐姐,三人共同策划了这起绑架案。案件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孙德功同志的推理完全正确。”

  云梅话音刚落,大家都鼓掌。

  “孙德功同志,真是谢谢你了,我们请你来还有一事相求。”说着,欧阳局长站起来握住二后生的手。

  二后生真是受宠若惊,赶紧说:“欧阳局长,我一个乡下的小农民,能帮你这位大局长啥忙了?”

  “哎,二后生同志,不要这么自卑嘛,鉴于你对破案有独到的思维,我们这儿还有一桩悬案想请你指导一下。”欧阳局长说。

  啊!老局长也知道我的小名,肯定是云姐告诉他的,今天师父不在,我一个人怎么能行呢?二后生想。

  见二后生犹豫,欧阳局长继续说:“我这个局长亲自请你,二后生同志不会不答应吧?”

  “欧阳局长,我,我一

  ━”二后生犹豫着。

  “怎么?是不是帮我们破案还要提条件啦?我听云队长说了你的情况,刚来我市不久,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这个好说,只要你帮我们破了这个案件,我安排你做我局的一名编制外警察,待遇和正式警员一样,以后表现好的话,给你转正,当然以后你不想干警察我们也不强求,来去自由。”欧阳局长说。欧阳局长这是想试试二后生的水分。

  “欧阳局长,我得和我师父商量一下。”二后生说。

  “别商量了,张大师已经答应了,不信你看你微信。”云梅指指二后生的手机说。

  二后生赶紧拿出手机,真的看到张大师的微信:“徒儿,就答应欧阳局长吧,做一段时间警察,对你学习易经玄学有帮助,至于将来干啥?再见机行事。”

  此时,二后生越来越觉得今天让自己一个人见欧阳局长,全是师父一手安排的。

  “小老弟,还犹豫啥了?多少人想穿这身制服都穿不上呢!”云梅有些抱怨的看着二后生说。

  “那啥——欧阳局长,我,我就试试。”二后生又有些局促的说。

  “哎━这就对了。”欧阳局长说完,转向云梅说:“云梅,散会后带他去看案卷,限你们三天后结案。”欧阳局长说完就宣布散会,临走时拍了拍二后生的肩膀,二后生知道,这是欧阳局长在鼓励他,信任他,他呆呆的坐在座位上,心想:我能行吗?破了案做一名警察?当警察倒是小时候的一个梦……

  “小老弟,楞着干啥?走啊。”说着,云梅上来推了他一把。

  二后生一个楞怔站起来,跟着云梅来到她的办公窒,云梅从卷柜里拿出两本案卷,开始给二后生介绍起来:“这个是去年发生在我市的一个案件:我市飞达旅游公司总经理依纱女士,27岁,刚结婚不久,死在自家的浴缸里,脖子上有被人掐过的血手印,尸检也符合窒息死亡,据她家的保姆阿姨说:当时她正在院子里浇花,突然听到依纱女士的惨叫,她急忙冲进房间想要看个究竟,不想依纱女士浴室门是反锁的她跟本进不去,于是立即打电话报了警,等警察赶到现场强行打开浴室门的时候,发现依纱女士已死在浴缸里,情景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那样,法医提取了依纱女士脖子上血手印的血型,是B型血,经过DNA比对,竟然和十年前自杀死去的市十中的一名女学生凯玉配对成功,案件走进死胡同,当时整个小区都流传出一个恐怖的消息:灵魂杀人,死去多年的女学生变厉鬼杀人。在市民中造成很坏的影响,再加上案件始终没有突破,大家更是恐惶,甚至有人搬离了那个小区。”云梅合上那本卷宗,又翻开另一本接着介绍说:“这个是发生在三个月前我市人民医院的一个案件,临床医生桑德,男,28岁,被保洁阿姨发现时死在办公室的侧所里,脖子上有同伊纱一样的掐痕,而且血手印的DNA比对,同样是市十中那个自杀身亡的女学生凯玉的,这次人们的恐惶不用我说你应该想象的到,这次是圣灵杀人谣传漫延,和上次灵魂杀人是一样的。三个月过去了,案件未侦破,现在就看你的了,案件破了你有可能从此步入警界,破不了你还做你的小农民。”二后生听出来云梅这是话里有话呀!

  “云姐,这哪里是欧阳局长说的一起案件,分明是两起嘛,欧阳局长倒是挺会算帐的呀!”二后生说。

  “看似两起案件,侦破一起,另一起不就破了嘛?”说着,云梅用她的毛花眼翻了二后生一眼。

  “哦,你说的也对,可这次是对付杀人的恶鬼,我的道行还没那么深厚,闹不好,把我也搭进去。”二后生担心地说。

  云梅的毛花眼又翻了他一眼说:“咋了,想打退堂鼓了?”

  “我还是给我师父打个电话吧。”二后生拿出手机拔通师父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您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拔。”

  唉!师父咋又关机了?这该咋办了?师父,二后生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他心里想:这当警察也太难了吧,不过二后生转念一想:来到海达市,还没挣到一分钱,就靠改技那点工资,什么时候才能出人投地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挣到钱的好机会,硬着头皮干吧。想到这儿,二后生给云梅使了个眼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