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五十章 我哭了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054 2019.08.01 21:46

  老中医拿着刀子一下就插进了二后生中弹的伤口里。

  “啊——。”二后生含着檊面杖,牙齿一下就陷进木头里,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下来,老中医用消过毒的镊子在二后生的伤口里夹出一颗子弹,又在伤口上倒上了中药,二后生痛的一下昏死过去……

  等二后生再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夜来香的402房间里了,他看见杭小悦在用电饭锅给他熬中药。

  “哥,你醒了?正好药也熬好了。”杭小悦看见二后生醒来,高兴地问。

  “哦,小悦,现在几点了?”

  “早上7点36分。”

  “啊!你一夜没回学校?现在赶紧回学校,我也该上课去了。”二后生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不小心支了一下左臂,疼的他直呲牙,伤口崩裂地疼,他进卫生间用右手洗了把脸,杭小悦端来一碗药让他喝了下去。

  “小悦,走吧。”二后生说。

  “哥,把衣服换上,看你的衣服都是血,哥,昨天晚上你们干啥去了?你咋受伤了。”杭小悦眼里转着泪花问。

  “小悦,你安心读你的书,少打听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二后生说完,接过杭小悦递过来的衣服,在杭小悦的帮助下穿在身上。

  二后生和杭小悦走出了夜来香娱乐城,站在喧嚣的街市,二后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里默念:我还活着,活着真好……

  他让杭小悦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学校了,他又扫视了一下街上如织的人流,忽然好像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在他眼前一闪,待他再用目光搜寻的时候,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却再没有在他眼里出现,媛媛姐、改枝,是你们吗?是你们来看我了嘛,眼前还是如潮的人流……

  二后生拿出手机看了看表,哦,快迟到了,他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培训中心。二后生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端木秀亭老师己经开始讲课了。

  “报告。”二后生喊了一声。

  “进来——”端木秀亭老师停下讲课,等二后生坐回座位上,他才又开始讲课。

  二后生总感觉端木秀亭老师今天好像有事一样,总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二后生心想:端木秀亭老师看出我的伤口了?不可能,那么,是?……,其实端木老师才是让人怜悯的,婷婷玉立的一个女孩子,却失去双脚……

  下课铃声响了,端木秀亭老师走到二后生身边,拉了拉他的衣服说:“孙德功同志学,跟我去办公室拿一下作业。”

  “哦。”二后生答应着,站起来跟着端木秀亭老师来到她的办公室。

  一开门,就见云梅直向他摆手,又指了指他口袋里的手机,二后生才明白过来,他掏出手机,云梅接过来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说“好了,能说话了,我把它屏蔽了。”

  “云姐,是你。”二后生说着,努力没让眼泪流下来。把头转过去的时候,看见端木秀亭老师在外面关上了门。

  可是,对面的云梅早己泪流满面了。

  “二后生,让你受苦了。”云梅拭着泪说。

  “云姐,我这不好好的嘛,你哭什么呀?咋啦?不想让我高兴了?”说完。二后生看见云梅哭了,他故意抬了一下胳膊想表现的很轻松,没想伤口崩裂,疼的他直呲牙,云梅过来解开二后生的伤口看了看,从包里拿出两支针剂抽在一次性针管里。

  “云姐,你是给我打解药吗?昨天我跟本没吸,不用打。”

  “我知道你没吸,这是消炎药,来把裤子脱了,在屁股上打一针。”说完,云梅拿着针管等着。

  “云姐,不会吧,你还会打针?还——还——还要脱裤子?还是不打了吧,万一进来人……”二后生迟疑着说。

  “会打,我都学过的,啊呀,男子汉大丈夫这么磨叽,又不是叫你全脱,把屁股露出来就行了,不会进来人的,我叫端木老师在门口守着呢。”云梅说。

  果然,门外传来端木秀亭老师的窃笑。

  二后生不情愿的拉下裤子说:“云姐,你轻点儿,我从小就怕打针。”

  “放心吧,我知道。”云梅话音刚落“噗”,针头扎进二后生的肌肉里……。

  “不疼吧,这就完事了。”

  云梅让二后生把棉球再摁一会儿,防止针口出血。

  “二后生,这两天你理解我们为什么叫你来当卧底了吧?因为局里的其它同志班氏父子基本都认识,班玉喜又太狡猾,不过,你的苦日子也快熬到头了,班玉喜不是要出远门吗?他回来的时候,就是我们抓捕他的时候。”云梅说。

  “哦,云姐,接下来我该干啥?”二后生问。

  “看样子,班斗对你的考查算是通过了,这段时间你会好过一些,多回去陪陪改枝,改枝可是生气了啊!不过,你在那里千万不能大意,他们时刻派人监视着你,现在黑子还在校门外了,以后端木秀亭老师这儿也是我们的一个联络点,有什么事端木老师也会通知你的。”云梅说。

  “嘀——呤——呤”上课玲响了。

  “二后生,去吧,上课去吧!”云梅说。

  临到分别,二后生发现云梅又流泪了。

  和端木老师往教室走的路上,二后生发现端木老师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敬佩,他看着端木秀亭老师端庄秀丽的面容,觉的浑身满满的责任。

  放了学,二后生把端木老师送上她爸爸的车,一转头看见黑子在不远处,看来这成了每天的程序,班斗今天还要叫他去干啥呢?我已经受伤了呀!唉,二后生既使受伤了,一回到夜来香娱乐城还是急着找吸粉的工具,先吸假装很渴望的狂吸。他发现班斗和塔汗都不在,看来这两个败类是累了,休息去了,我正好早早回去看看改枝。

  “孙经理,省着点,我们的货可是不多了。”黑子在一旁说。

  “嗨!不多也不能断我们的货吧!黑子,我回去休息了,昨天累坏了。”说完,二后生放下烟枪就出了夜来香娱乐城,他急切的想见到改枝,要不人们怎么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昨天一天没见改枝,改枝一定着急坏了吧,坐在出租车上,二后生的心早就飞回到改枝身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