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八章 异乡失散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068 2019.06.29 14:04

  火车在茫茫荒原上缓慢爬行着,二后生重新给靠在他肩膀上睡着的改枝披了披衣服,眼睛望着窗外,灰茫茫一片,前方是何方?为甚我们奔逃的如此匆忙?为何要背井离乡?......睡着的改枝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平缓,二后生能感觉到改枝在梦里也正经历极不平静的境地,他怜悯的看着改枝海纳花一样俊俏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唇线明显的美人唇......,二后生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的看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他下决心做个真正的男子汉,保护她、爱护她......

  “各位旅客,海达市就要到了,请您准备好您的行李,到车门排队等候下车,火车在海达市停留八分钟——。”火车车厢里,列车员甜美的声音传出来。

  “改枝,醒醒,我们到了。”二后生叫醒了改枝,拿起了他们两人唯一的一个行李——妈妈临走给他的一个蛇皮袋。二后生记得妈妈杨三仁说蛇皮袋里装的是他和改枝的棉袄,并且说改枝的花棉袄里缝了东西,叫他保管好袋子,不用说,二后生都能猜到:棉袄里肯定是钱。

  两人跟着出站的人流来到海达市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二后生拉着改枝的手,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的脑子里一片茫然,唉——!该去哪儿呢?远处饭馆里飘来的鲜香的气息提醒了他,两人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哦,改枝,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终于找到第一个目标的二后生,拉着改枝就朝站前的哪些饭馆走去。

  “老乡排骨烩酸菜,一听就很亲切,就在这家饭馆吃吧,改枝,饿了一天了,好好吃一顿。”说着,二后生拉着改枝就要进这家叫“老乡排骨烩酸菜”的饭馆,改枝却站在原地没动,说:“二哥哥,我就想吃一碗大碗面。我们就去这家陕北面馆吃面吧,再说,我们就奶妈临走给的那三百元钱,买车票已经花了几十元了,一顿排骨烩酸菜吃没了,接下来咋办?听我的,就吃面吧。”

  “改枝,我感觉我妈不止给我们拿了三百块钱,就算只有这三百元,我明天就去挣,今天先吃饱,吃饱了就不想家了。”二后生说,二后生还是执意要去“老乡排骨馆”。

  二后生刚说完,就见改枝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二哥哥,我想家了.....。”说着就扑倒二后生的怀里。

  二后生紧紧搂住改枝,泪花在他眼眶里打转,但他努力没有叫眼泪掉下来,就感觉两股咸咸的东西直冲喉咙,他赶紧咽到了肚里。

  “好了,好了,改枝,没出息了吧,出来才一天,就想家了,你看大家都看我们了。”二后生看到许多人都朝他和改枝看过来,赶紧安慰改枝。

  “那你就听我的,我们就去吃面。”改枝抹抹眼泪说。

  “好好,就听你的,吃陕北的大碗面。”说着,二后生拉着改枝进了一家陕北面馆,要了两大碗饸烙面,他把手里的蛇皮袋子放在座位的桌子底下,四周打量了一下,他发现在这里吃饭的除了几个老人外,大多是民工打扮的人,正好可以向他们打听一下他们干活的工地有没有再要人的,二后生给改枝倒了一碗水,又夹了一盘咸菜,一会儿的功夫,饸烙面就上来了,饿了一天的两人正要吃面,二后生发现他的蛇皮袋子动了一下,紧接着就见一个油头粉面,廋猴一样的男人抓起袋子就往外跑,二后生撂下一句:“改枝,你就在这里等我。”就急忙追了出去。

  瘦猴哪是身强力壮的二后生的对手,眼看就要追上了,瘦猴一下拐进一条黑黑的小巷里,等二后生的眼睛适应了小巷的黑暗,就见瘦猴已经站住了,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小子,看来老子是跑不过你了,你要想送死,就放马过来。”

  二后生狠狠地瞪了一眼瘦猴:“就凭你那点儿身体,我还是劝你把袋子还给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

  二后生不想和瘦猴纠缠,因为改枝还在饭店等他了,他一步步紧逼到瘦猴跟前,正要徒手夺刀,后脑勺“嗡”的一下,生疼,二后生一下就栽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中,二后生听到了几个人的对话。

  瘦猴:“大哥,棉袄里有钱”

  “快数数。”一个马子说。

  瘦猴:“足足2000元。我们发大财了。”

  “没想到是个财主。”另一个马子说。

  “还是瘦猴瞅的准,要我,怎么看这个乡巴佬也不会有这么多钱,今天大哥有赏。”那个大哥模样的人说着转向躺在地上的二后生:“小子,算你今天倒霉,不过明人不做暗事,我叫大砍刀,你要是有本事报仇,就去道上打听打听,我的大名无人不晓,很好找,今天就怪我不客气了,弟兄们,走——。”

  二后生急着想要站起来,就觉得头疼的厉害,浑身无力,那可是父母亲苦一点汗一点挣下的血汗钱呀,就这样,二后生气血上涌,再加上后脑勺被打了一棍,一天没吃饭,他一下子又昏了过去。他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啊——为啥地上还躺着一个他,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一伙流氓拿了父母的血汗钱就要走了,顾不了多想就追了上去,他用力扇大砍刀的耳光,可是大砍刀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又去大砍刀怀里掏钱,却怎么也掏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哎,总感觉眼前凉丝丝的,好像有阴风呀!”大砍刀说着,伸手在眼前抓了两下,二后生以为要碰住他了,可是,大砍刀的手在他身上划过,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又狠狠扇了大砍刀一记耳光,大砍刀还是没有反应,只是这个时候大砍刀好像觉察到什么,大叫:“他妈的,总感觉有一股阴风在老子面前晃动,七虎,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把那小子给打死了。你他妈的没听老子给你交代要轻点吗?”

  “大哥,我下手也没多重呀,那小子身高马大的没这么不禁打吧。”七虎狡辩着。

  “快走快走,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大砍刀说着,领着众流氓跑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