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 第七十七章 生死一瞬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264 2019.08.13 20:06

  在高速路口,云梅刚把车头掉向市区的方向停在路边,(因为这样才能让人看起来是刚下高速的车。)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好消息:“01,01,兔子安全入笼,请指示。”

  “03,03,押回局里,等待审问。”云梅在对讲机里说。

  二后生和云梅互相击掌庆祝第一步胜利,两人下了车假装伸胳膊蹬腿,活动筋骨,这个时候有两辆旅游大巴一齐出了收费口停在了路边,满满两车的人从车上下来,有活动筋骨的,有大小便的,紧接着云梅说的那辆拉运毒品的警车如期而至,收费员看到是警车还闪着警灯,以为是扏行紧急任务的警车,早早地就起杆放行,被放行出来的警车停在了两辆大巴车的后面,这个情况真是出人意料,于是云梅和二后生假装情侣手拉手向这个警车靠了过去,发现警车的驾驶室是空的,根本没有犯罪分子,犯罪分子弃车逃跑了,是云梅她们暴露了身份吗?怎么办?二后生搂着云梅,在云梅的耳边说:“云姐,罪犯肯定混在人群中,我们得尽快在人群中找到罪犯,不然,让罪犯以人质为要挟那可就麻烦了。”

  云梅说:“怎么找?我们连罪犯的面也没见过。”

  “只能靠我们相面了。”二后生无奈的说。

  云梅和二后生手拉着手走在人群中,面包车上的五位同志也陆续混在人群中,情况越来越不妙,因为大巴车上下来活动筋骨、大小便的人己经有人开始上车,这种旅游包车一般都是每人一座,而且大多是满员,一会儿人全部上车之后,就会凭空多出云梅带队的7个人,加上两名罪犯就是九个人,这个时候,罪犯肯定会劫持人质或车辆,对抓捕工作极为不利,所以,云梅、二后生他们快速在人群中搜索着,突然,二后生一惊,握紧了云梅的手,云梅转过脸顺着二后生的眼神望去:果然见一高一矮、一壮一瘦两个人从大巴车的尾部的人群中向车门方向走去,两个人明显贼眉鼠眼的,就在那个壮汉往二后生这边看的时候,二后生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他和改枝刚来海达市时对他下毒手的大砍刀吗?另一个就是那个瘦猴,他们是游客?还是毒犯?抓错可就完蛋了,真正的毒犯就会以人质要挟,此时,大砍刀和瘦猴正好走到大巴车的中段人少的地方,是个抓捕的好时机,而且这个时机稍纵即逝,二后生来不及在云梅耳边说话通知她,只是紧握了云梅手一下,一个健步冲上去用左手把大砍刀锁喉在腋下,右手迅速从外套下面拔出枪来顶在大砍刀的头上,大喊:“不许动,警察。”(后来,二后生每每向别人讲起这段他做警察的经历,最让他骄傲的就是抓大砍刀的几个动作:标准的警察抓坏蛋的动作。)

  瘦猴一见老大被抓,不知啥时候手里已多了一把枪,就在瘦猴开枪的瞬间,云梅的飞脚踢在瘦猴拿枪的手上,枪在飞出瘦猴手的时候响了,一颗罪恶的子弹从二后生的左肩射了进去,也就在同一时间,云梅和其它五个警员一拥而上,把大砍刀和瘦猴制服了,至此,抓捕毒犯的行动成功告破,二后生坐在云梅的车上向海达市人民医院疾驰,到了医院,一下车,由于失血过多,二后生已不能自己站立,云梅一使劲就把高大的二后生背在背上向急诊室走出,急诊医生见有病人来,一下子忙活起来,云梅拿出警官证在医生们面前一亮说:“他是警察,在抓捕毒犯的时候受伤,请你们全力抢救。”听到云梅的话,二后生自豪的晕了过去,后来人们问二后生,你为什么说你是自豪的晕了过去呢?因为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在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了,第一次听二后生说这话的时候,云梅哭了,因为只有她知道二后生头一次受枪伤的经历。

  二后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还是云梅守在他身边。

  “小老弟,醒了?”还是那句最亲切的话,让二后生知道他还话着。

  “云姐,你又一夜没睡?”

  “眯了一会儿,小老弟,我该去局里汇报工作了,你在这儿安心养伤,哦,我让改枝来陪你吧!”云梅觉得,二后生的卧底生活已经结束了,是该把一切告诉改枝的时候了。于是她去护士站借用固定电话拔通了改枝的手机问:“改枝,我是云姐啊!你在哪儿呢?”

  “我在北京出差呢?”改枝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回来?”云梅问。

  “得过一段时间吧!云姐,有事吗?”改枝问。

  “哦,改枝,二后生受伤了,我想,我该把他交给你了。”云梅说。

  “哦,云姐,我在大街上呢,吵的什么也听不见,我回去再给你打电话。”改枝说完就挂了电话。

  云梅无奈的看了看电话机又回到二后生的病房。云梅为什么借用护士站的电话呢?因为她和二后生的手机还在公安局后勤处保管着。

  “唉!改枝出差了,说是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要不,我通知瑶瑶来陪你?”云梅又说。

  “不用了,云姐,瑶瑶还得忙工地上的事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陪的,有啥事,我叫护士就行了。”二后生对云梅说。

  “唉!——,现在也只有这样了,那好,小老弟,我回去派人把你的手机送来,中午下了班,我来看你。”云梅说完,冲二后生笑笑走了。

  云梅走后不久,给二后生取子弹的吴希臣代夫来看二后生了。

  护士介绍说:“警察同志,这就是昨晚给你取子弹的外科吴希臣大夫。”

  “哦,吴大夫,谢谢你了。”说着,二后生想坐起来,伤口的一阵疼痛。

  “啊呀!别动,小伙子,别动,伤口还没俞合呢!小伙子,我问你,你以前是不是受过枪伤?”吴大夫问。

  “哦,受过,也是枪伤。”二后生回答。

  “哈哈,小伙子,这一枪可是救你一命呀!”吴大夫笑着说。

  “吴大夫,这是怎么回事呀?”二后生问。

  “你上次受伤子弹是从前面打进去的,这次受伤是从后面打进去的,两次伤口竟然会在一条直线上,你们说奇怪不奇怪?而且由于你上次的伤口后期处理的比较了草,子弹打到的那块骨头发生了坏死,幸亏这次子弹又打到那里,我们连上次的病灶一并处理了,这次你可以完全放心了,你们说神奇不神奇呀?”吴希臣大夫看着大家说。

  听了吴大夫的话,二后生又想起了张大师给他讲的易学道理:一阴一阳是为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