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我是农名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G灵之雄起小农民第十四章 初识玄学

我是农名工 了心一 2493 2019.07.09 09:16

  一进宿舍楼道,听到动静的郑邵民就出来迎接了,张大师和二后生先后进了郑邵民的宿舍,张大师四下打量了一下,郑邵民的宿舍只有一张床,一张办公桌,一张长条椅,二后生和张大师刚一坐下,两人几乎同时发现刚才进来的门上贴着一张不是很大的符,也就是黄裱纸做成*字型的符,大师特意多看了一眼这个符,郑邵民赶忙解释说:“哦,我也害怕女鬼进来,这栋宿舍楼一出事,我就在海达市的拉班僧庙的了禅大师处,求得这张化解符,以镇女鬼。了禅可是了不得,他是正统的布达拉宫佛学院高材生,道行深厚。”就连二后生都能听出来,郑邵民这是话里有话,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把张行张大师放在眼里,在他眼里,张大师只不过是一个江湖阴阳师,在死了人的白事宴上超度一下亡灵骗两个钱还行,因为那些正常死亡的灵魂即使没有人超度,都要过鬼门关,经黄泉路,再过忘川河上的奈何桥,喝奈何桥边孟老婆婆的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就会忘掉前世今生,然后投胎来世,完成一个轮回。要是死了的人有怨气,他的灵魂就不愿意过鬼门关,这些灵魂就在适合他们生存的时间层面上游荡,就是人们说的鬼。这些灵魂要是怨气太重,就会变成恶鬼出来伤人,这就需要佛界、道教界、和像张大师这样的阴阳师镇压、引导这些游荡的鬼完成轮回。这些知识是张大师在吃晚饭的时候讲给二后生听的。

  对郑邵民的轻视,张大师全不理会,只是淡淡的问郑邵民:‘’请问郑主任,你咋知道是女鬼的?”

  张大师真是细心,从郑邵民的话里听出了问题。二后生有些佩服张大师。

  “哦,是这样,是——”郑邵民显得有些慌乱,语无伦次。

  最后稳了稳情绪说:“我也是听了禅大师说的么。”

  “郑主任,这栋楼,或者是你们大学,有没有发生过死人事件?”张大师问郑邵民。

  “啊吆——,张师傅,我们学校从来都没发生过死人事件,你可不要乱讲,免得给我们学校造成不良影响。”郑邵民一副埋怨的嘴脸。

  “郑邵民,我就怕你不说实话,果不其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校长汪峰人还没进来,说话声就传进来了。

  只见郑邵民慌忙站起来:‘’哦,校长大人,您这么晚了还来学校?”

  “怎么?我不能来么?你呀,郑邵民,多会儿你才像个正经人样呀?你对得起你的姨夫不?”汪校长一脸的无奈。转而对张大师说:“大师,请坐。还是我来说一下吧,就是在上半学期,在这栋宿舍楼上摔死一个大三的女学生,当时我们报了警,警察通过调查同宿舍的女生,判定是自杀,唉,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学习也很不错,莫名奇妙的就跳楼自杀了。可惜,可惜呀。”汪校长唉声叹气的说。

  二后生心想:的确可惜,好不容易考上这么好的大学,好端端就自杀了,亲人们会多痛苦。

  “哦,原来是这样,那请问汪校长,当时出警的警察是谁?你还记得吗?”张大师问。

  “刑警队长云梅带队的。”汪校长又补充说:“云梅队长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很有魄力的女生。”

  “哦,不知道汪校长有没有这位女刑警的电话号码?”张大师问校长要警察的电话号码,用意何在?二后生一头雾水,那个郑邵民嘴角又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二后生注意到了,难道是张大师觉得解决不了,要警察帮忙吗?

  “哦,有的,在我的手机里。”说完汪校长拿出手机查起来,然后在郑邵民的办公桌上拿纸记了下来,把纸条递给了张大师。

  “汪校长,我们得去那个跳楼女学生住的宿舍看看。”张大师说。

  “好的,郑邵民,去拿钥匙,前面带路。”汪校长转头对郑邵民说。

  “哎吆——张大师,你还不知道吧?就是那个宿舍传出来的恐怖声音,你确定要去吗?”郑邵民不情愿的样子。

  “郑主任,捉鬼不知道鬼住哪儿,能捉住鬼吗?”张大师反问郑邵民。

  郑邵民只好前面带路,张大师、汪校长、郑邵民、二后生一行四人来到四楼的楼梯口。

  “为什么整栋楼都没有一个学生?郑主任。”张大师问走在前面的郑邵民,二后生也很好奇,楼里咋没有学生呢?

  “张大师,现在是八点多钟,学生们刚上晚自习,所以就没有学生了。”郑邵民回答的语气里有些不耐烦。

  “至从出事以后,整个四楼就没人敢住了,空荡荡的,让人很好判断异响就是从四楼发出的。”汪校长边走边说:‘郑主任,把四楼的灯开了。’

  “哦,校长,四楼的电路早就坏了,出事之后第二天就供不上电了,那段时间因为忙,没顾上派人修。”郑邵民说着在一间宿舍门前停了下来:“张大师,就是这间宿舍。”

  二后生,借着郑邵民手里的手电筒的光线,看见门头上宿舍编号是4,四楼4号宿舍,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吉利还是不吉利?张大师能看出来吗?置身在这个环境中,二后生就用迷信思路思考问题,就是不知道张大师该从哪里入手?

  宿舍的门并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郑邵民下意识的退到了后面,张大师从郑邵民手里要过手电筒,就进了房间,跟在后面的二后生忽然感觉冷飕飕的,一股阴风袭来,头发都要炸起来了,二后生正要拔出桃木剑乱挥,张大师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拔剑,二后生稳了稳情绪,他心里清楚,不能让郑邵民看出他害怕的样子,那样郑邵民会更加轻视他们......

  “郑邵民,怎么连窗户都不关?”汪校长质问门口的郑邵民。

  “哦,警察来勘验现场的时候,嘱咐不让动现场,后来就忘了。”郑邵民辩解道。

  “张大师,女学生就是从这个开着的窗户跳下去的。”汪校长指了指窗户。

  张大师拿出了罗盘,罗盘被张大师擦的锃光瓦亮,古铜发出的光一下就叫这间黑屋里有了一丝暖意。

  “哦,女鬼已经跑到别处了,大概是被汪校长的一身正气吓跑了,不过她终究还是会回来的。”张大师不紧不慢的说:“今晚就让她再闹腾一回,我们来捉鬼。”

  “张——张——大师,这里真的有鬼?真——的?”郑邵民几乎是上牙和下牙嗑出这句话的,因为他的上牙和下牙已经嗑出了响声,此时的郑邵民已经吓的浑身发抖。

  “郑主任,世上没有鬼,古人为什么造鬼这个字,岂不多余吗?这个跳楼的学生叫啥名字?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张大师问完这句话,不光二后生好奇,就连汪校长也觉得不可思议了,问:“怎么?张大师,难道你要和死人通话?”

  “是啊!以前我们阴阳师就靠罗盘找鬼,现在有了手机好多了,那些看不见的强大手机电波,能穿透不同的时间层面,当然要数现在的NG信号穿透力最强了,将来要是有了OG、PG,我们也许就能和我们自己的灵魂对话了,那个时候,就是G灵世界,真正的实现万物有灵。”张大师说的话,不要说二后生这个初中生听了当神话,就连博士毕业的汪校长都听得目瞪口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