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贞观长歌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小人物、大人物(二)

贞观长歌行 山隐老人 1998 2019.09.11 23:58

  “老大、燕老大······,老大祸事来了----你快逃吧!”一道瘦弱的身影,碰的一声撞开紧闭的院门有些急切的呼喊到;他的神色之中有着担忧、痛苦和绝望等各种情绪交织,但是却唯独没有后悔和逃避。

  那怕见到了和他一起的兄弟们不知因何缘由倒下了之后,他却没有因此而选择逃跑也不顾不得奔溃;因为在那庭院之中还有着一个他必须要救的人,是那些兄弟不惜生命也要争取时间的救的人。

  庭院中、斑驳的竹影下,一袭青衣、一壶清茶、一盘残局、一卷书简却与天地、与自然完美的融为一体;任谁也想不到在这方寸之地竟然会有着这样的世外之景,不知是天地成就了其人还是其人成就了天地。

  燕飞轻轻的听到声音之后,将目光从手中书籍上移开;抬起头淡淡看了一眼来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轻轻的放下右手中的书籍,随意的剑手中的棋子抛在棋盘上;那黑色的棋子恰到好处的落在天元位上,霎时间整个棋盘上绞杀在一起的棋局分出了胜负。

  黑棋以一子的微弱之势获胜,原本交织在一起的形成了珍珑棋局的棋盘瞬间就清明了起来----真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急,先喝口水缓缓!”燕飞为来人斟上一杯清水,顺手递到了他的手中----示意其不要着急。

  他的神色从容、淡定、冷静、自信,就像是一个游离世间的竹中精灵----不染凡尘、翩若飞仙;眼神如一方明镜,好似可以映衬出尘世间的一切种种!

  似乎受到了他的感染,来人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了下来;来人飞快的接过那水,一口饮下之后长出了一口气才又道:“有一个神秘剑客,不知为何出现在咱们这里;一人一剑挑了这里所有的地下势力,已经打到了我们这里来了。并且指名道姓的要见您,不少兄弟已经倒在他的剑下了!”

  “这里所有的地下势力吗?看来目的很明确,就是不知道他在找什么?”燕飞听了之后略一沉思后自语道,像是丝毫没有领会来人让他赶紧逃命的意图一般。

  因为他知道来人叙述的情况来看:他能够完好的出现在这你是那剑客刻意为之;其目的便是为了找到自己所在的具体位置。

  在这幽暗之地要找一个人很难也很容易,而没有丝毫修为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的他无疑是很难找的那个行列;这在种地方习武之人那强大的气息就像是一个人性定位器一般,只要细心的探查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感应。

  “我的燕老大,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的情况是想这些无用的东西的时候吗?赶紧麻利的逃命吧!”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来人略显急切的来到近前轻轻的转动一旁的一块毫不起眼的山石。

  随着机关的启动,一旁的浅浅的水潭之中的水中央有着什么东西升起;露出了一个通往他们无意之中发现的古老的地道的入口,希望借助这古老的密道可以救下眼前之人的一命。

  毕竟眼前之人算不上他们中人,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们的任何行动;虽然如果没有他的话,他们只是几个被地下帮派欺负小人物。

  “朋友既然来了,和不现身一见?”燕飞看到这里却是略微轻轻一笑,然后对着院外开口道;语气之中满是肯定之意,那笃定的态度让人不由的心中一惊。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风之语的身影显现在燕飞的对面;二人皆是不住的打量这对方,心中皆是惊讶无比。

  一个资姿平凡、根骨平凡却剑道当世无双无对的剑客,一个才情纵横古今却身有异样的普通人;两人是同一种人,同一种永远不会向任何东西屈服的人。

  “我找这发簪的主人,青竹会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想作为这里的地头蛇,你应该知道些我所不知道的消息。”风之语从怀中取出被细布包裹起来的发簪,神色略带期许的询问道。

  他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的努力会白费,就像当初在山村之中十年如一日的练剑一般;只要他认定的事情,在做成之前他都不会放弃,无论之前他失败了多少次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任何事情做有可能会成功,不去做就永远不会成功。----这是他这些年来作深刻的感悟,一个已经被铭刻进他的灵魂之中的的永远都会忘却的。

  “我能知道你找她的原因吗?”燕飞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普普通通的,总价值绝对不会超过一文钱的木簪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了然之意。

  此物应该是自行制作雕刻然后镀上了一层桐油的普通物件,这样自家雕刻出来自娱自乐的东西在边荒之地随处可见;毕竟这个世界上终究是普通人多一些,他们之中不少人穷尽一生都给不了自己的心上人真正的东西。

  因此这既能代表自己心意,又有着不错纪念意义的木簪就成立边荒之地少年们表白的不二之选;其样式材质完全会因为制作者的不同而发生根本上的改变,因此每一件这样的木簪除了当事人之外其中的寓意和要表达的意思除了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晓。

  “你知道云老的消息,你是谁?”风之语看着眼前之人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他的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不断的放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云老这样一个从乱世活到现在历经两朝的老人的寿数已经到了普通人的极限了。

  无论她老人家的心境再好,用些事情却是怎么也无法避免的;死亡和衰老是所用生命共同的敌人,一个无法反击只能被动抵抗的敌人。

  “云老,她的生命三年前就已经走到了尽头!”果然燕飞说出了一个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的消息,他的神情之中出奇的清冷、甚至给人一种不似人的诡异感觉!

  “云老出事跟那个家伙有关系?”风之语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意味不明的开口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