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医国高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歪说圣言(二)

医国高手 滴水世界 2098 2019.05.26 08:05

  不给这位为老不尊的老家伙的颜色看看,不但于新政不利,而且,红衣少女被气得小脸通红,如笋手指抖得厉害,如同被风吹雨打的娇艳的小花,让人看了十分不忍。

  “这位小姐,有人歪曲圣人之言,驳了就是,又何必动气?”朱由榔不理黄老家伙,只对着红衣少女拱了拱手劝道。

  红衣少女早就见了朱由榔一行,心里对这个英俊潇洒的青年男子也有些许好感。她只所以气得手打哆嗦,内心深处也有实在不愿在这个男子面前丢了面子的意思。

  此时见年青男子来劝慰自己,更是感觉委屈难当,当下眼圈一红,就要泫然泪下。

  “哦?歪曲圣人之言?请问这位先生贵姓大名?”黄老爷一见有人替红衣女出头,而且还语含讥讽,暗说自己歪曲圣人之言,好斗之心一生,连忙拱手问道。

  “黄致中。”朱由榔回头看了看他,既没还礼,也没客气,大剌剌地坐在那里,冷冷地回道。

  黄老爷一见此人年纪不大,架子倒是不小,心中更气。

  “哦,原来与黄某五百年前竟是一家。”

  “不,别说五百年,一千年前也不是一家。”朱由榔毫不客气地回道。

  “我这皇是皇帝的皇,岂能跟你的姓是一家?”朱由榔心道。

  他如此回答,戴忆兰心里就笑,看来这老头要倒霉。而红衣少女闻言则是心里一暖,有人护着,感觉就是好啊。

  “黄先生既不屑与黄某同宗而论,想来必有过人之处。敢问黄先生,刚才你说有人歪曲圣人之言,是说黄某人吗?”黄老爷闻言自然心里更气,心说,这人谁呀,竟然如此无礼?谁要跟你叙宗来着?不就是个客气话吗?见了女人就护着,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顾,还是不是读书人了?

  “这里还有别人左一句圣人之言,右一句圣人之言吗?可不就是说你嘛。”朱由榔真是气人,说出话来一点面子也不讲。

  “那请教,黄某人哪里歪曲圣人之言了?”黄老爷被朱由榔气得,差点就去掀桌子。不过,还是顾忌自己的身份,强忍着怒气,强装着斯文。

  “你每句话都错了。‘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之言就不说了,小姐已经驳了你,驳得非常精当。以此可以看出,小姐对于圣学涉猎甚广,悟道更深,远胜于你。”朱由榔说到这里,看了那红衣少女一眼,红衣少女一听他直言赞自己而贬黄老爷,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眼睛渐渐放出光来,凝神细听年轻男子如何跟黄老头斗法。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出自北宋汪洙,你将汪洙当成圣人,小姐也已纠正你的谬误,也不多说了。原诗上面还有两句‘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后面还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此诗明显是为劝学而作,却不是为了说明读书人比其他人都高贵。如若不然,为什么说将相本无种呢?这句岂不是说人人都是平等的,都有机会出将入相?”

  “再说了,‘天子重英豪’难道不对吗?北宋何等富庶,若非重文轻武过甚,哪里能让元人占了江山?再如今日之广州,若非武将士卒用命,保得广州不失,哪里来得太平气象?你能在这里安然吃饭?你能在家中安然读书?”

  “断章取义,不求甚解,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显摆,岂是读书人当所为?”

  朱由榔跟先生训教学生一样,语气带着浓浓的指导意味,加上有一种上位者的居高临下的气势,让黄老爷感觉很不舒服,让戴忆兰和红衣少女却是感觉非常解气。

  朱由榔跟黄老爷辩论,让小店里用饭的客人都停了下来,连魏铎都停下手里的买卖,过来倾听。

  朱由榔见人多了,有心往朝政上扯了扯。

  他这番话说出来,店里的人都心服口服,当然,当了垫脚石的黄老爷除外。

  “好啊,好啊,讲得太好了!”绿衣少女婴儿肥高兴地拍起掌来。

  她一鼓掌,红衣少女、戴忆兰、白兴及侍卫还有店里的其他客人也都跟着鼓起了掌。

  一方面是讲得真好,另一方面,大家也都看不惯黄老爷刚才的嘴脸,有人治他,大家当然乐得看他出糗。

  “你,你,……,你胡言乱语,你有辱斯文!”黄老爷又羞又恼,胡子一掀一掀的,显然气得不行,手指着朱由榔怒道。

  见他手指皇上,白兴就要过来,见朱由榔看了自己一眼,又忙止住了脚步。

  “咯咯咯……,黄老头,我知道一句成语,你这是狗急跳墙!”婴儿肥气死人不偿命地拍手说道。

  “别捣乱!怎么这么说人家?”朱由榔冲婴儿肥一瞪眼嗔道,后者吐了吐雀舌,冲着朱由榔嘿嘿而笑。

  红衣少女也乐了,浑不以别人喝责自己的侍女而生气。

  “知道你不服,那我再问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作何解?”朱由榔回过脸来问黄老爷。

  “这有何难解?女子与小人难以相处,近则不逊,远则有怨。”黄老爷梗着脖子说道。

  “按你的意思,圣人是说女子都是小人,对吗?”朱由榔紧跟了一句。

  “正是。”

  “哦?真的吗?”朱由榔眼里戏谑的意味更浓,紧接着问了一句。

  “自然如此。”黄老爷理直气壮地答道。

  朱由榔听了他的回答只笑不语,红衣少女见了他的表情心中一动,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跟婴儿肥耳语了几句。

  “照你这么说,那你娘呢,你妻子呢,你女儿呢,都是小人吗?”婴儿肥得了小姐指点,登时醒悟,不管不顾地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白兴与几名侍卫都表情严肃地未参与进来之外,店里的人都哈哈大笑,魏铎强忍着没有大笑出来,戴忆兰和红衣少女却是笑得腰都弯了,直呼“岔气了,岔气了!”

  “小丫头,说话怎么这么虎?不怕气着老先生吗?”朱由榔眼里含笑,又嗔了一句婴儿肥。

  “气死人又不偿命!”婴儿肥又虎虎地说了一句。

  黄老头脸色灰败,反驳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嗓子一咸,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