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医国高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掺沙子(二)

医国高手 滴水世界 2010 2019.04.15 08:10

  第三十四章掺沙子(二)

  “除了一条路走到底,还有别的路?”李元胤沙哑着嗓子,抬起头问道。

  “有!弃暗投明,反戈相向,一刀一枪杀尽建奴,用建奴的血洗却身上的污点,将来大明中兴,功高盖世,汉人同胞一定会原谅你们父子往日的罪过。除此之外,别无他路。”朱由榔坚定地答道。

  李元胤闻言精神一振,只要有路就好,只要皇上不嫌弃就好。不过,大明中兴?就凭你?

  “李元胤,朕知你不服,可能觉得中兴大明是痴人说梦。这样吧,你降不降的,朕不勉强。朕放你回去,你且看着,朕是如何打败你义父的。”朱由榔说道。

  “放我回去?”李元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放你回去。朕不瞒你,朕确实有收降你父子之心,不过,总得让你们心服口服才好。”朱由榔说完,一挥手:“小白,把他放了。”

  “皇上,放了?不杀了他?”白兴一时没明白朱由榔的意思,这是李成栋的义子,不杀他可以,但应该还有别的利用价值吧?怎么说放就放呢?

  “嗯?”朱由榔见白兴不动,脸色一寒。

  白兴被他眼里的寒光一摄,吓了一跳,再不敢迟疑,一刀割开了绳子。

  “好吧,谢谢你的不杀之恩。我李元胤有恩报恩,有冤报冤,广州城破之日,我一定说服义父放你一条生路,如义父不听,承胤自刎以谢。”李元胤站起来,冲朱由榔拱了拱手说道。

  “哈哈哈,李元胤,朕放你回去,可不是为了留什么后路,更不是怕了李成栋。你们从惠州一动,为什么朕就知道了?你们在广州城里的一举一动,朕为什么了如指掌?你们不好好想一想吗?朕既敢火中取栗,自然就不怕你们的一万五千大军。不信你就瞧着,你们是打不破广州城的。”

  朱由榔哈哈大笑,然后一挥手,令白兴把李元胤送出城去。

  李元胤鞠了一躬,带着满腹疑惑走了。

  “皇上圣明。”目睹了这一切的陈子壮,对朱由榔的安排由衷佩服。

  一个死李元胤,可比不上一个活李元胤,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

  ……

  李元胤被放出广州城,往东走没多远,就遇上了李成栋的先头部队。

  当他被带到李成栋的跟前,李成栋看见他的样子,心头大惊,屏退左右,细细问起广州战事以及李元胤被俘经过。

  李元胤毫不隐瞒,将经过全部说了,包括朱由榔对他父子二人的评价,一个字都没有落下。

  李成栋听了,原地转开了圈子。

  朱由榔对他的评价,以及对他将来结局的预见,李成栋是部分认可的。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些事他不是没有想过,不过在他看来,那种事只能发生在功高难赏之时,自己不过想谋求两广之地,也没有什么功高震主。而且,清兵入关,必须倚仗汉人,像平西王吴三桂、恭顺王孔友德、靖南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他们杀的汉人比自己多多了,可他们都得到了重用,要是日后清算,那几位才是大头。

  部分认可的部分,自然就是身后名。“嘉定三屠”自己杀得性起,当时根本没有顾忌什么身后名,现在看来,当时确实杀戮太过,身后名指定不会好。

  至于朱由榔说的什么“弃暗投明、反戈相向,用清兵的鲜血洗却身上的污点”云云,他是很不屑的。

  中兴大明?就凭你?可能吗?大西军强大不强大?还不是同样给打散了?

  眼光扫过李元胤的后脑,李成栋一凛:“不好,胤儿被俘的事,恐怕无法隐瞒,佟养甲必然很快就会知晓,我二人本就不睦,若他知晓,肯定会对我父子猜忌,弄不好还会借此搞点什么事情出来,到时一定会让我父子陷入两难境地。咝,这位永历皇帝心思好毒啊。”

  “快,去弄条辫子来。”李成栋越想越是不安,唤进亲兵队长吩咐道:“另外,请袁大人过来。”

  亲兵队长答应一声去了。

  不一会儿,弄来一条辫子,给李元胤结起来。

  袁参军名叫袁彭年,是隆武降臣,曾任广东学政,现以御史身份在李成栋军中参谋军事。

  “袁大人,你看这事怎么办?”李成栋素知袁彭年很有智谋,把他请来,就是问计于他。

  “副帅,永历皇帝不简单啊,此计甚毒,妄图离间使将帅不合。不过,此计也只有在能抵挡住我大军进攻的前提下才有效。”袁彭年手捻胡须,不慌不忙地说道。

  “是啊,只要我能打进广州,捉了朱由榔,他所有的算计也就不成立了。”李成栋眼前一亮。

  “袁大人,朱由榔的行动非常怪异,为什么他在同一日就能知晓我军的行动?他刚刚大败于南海,又策划了一出火中取栗的好戏,太不可思议了吧?是不是我军有他的耳目?”李成栋想起朱由榔对李元胤说的话,又问了一句。

  “是有些怪异。就算我军中有他耳目,他能在同一时间知晓?袁某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副帅,欲知答案不难,打进广州城就是了。”袁彭年说道。

  “对,袁大人所言极是。不过,据胤儿讲,朱由榔已经迅速组织了城防,加之广州城易守难攻,怕是急切难下。如果一时攻不下来,肯定会惹来非议。佟帅那里是不是预先去信禀明一下?”李成栋道。

  “专门去信说反而显得心虚,不如一鼓作气,拿下广州再说。广州城虽易守难攻,但明军战力副帅应该心知肚明,只要打得猛,打得狠,不难摧毁其抵抗意志。所以,副帅不必考虑太多,只须尽快打下广州城,余事尽可迎刃而解。”袁彭年开解道。

  “嗯,此言有理。”李成栋点了点头,连忙收起纷乱的心思,传令道:“来啊,传令下去,大军全速前进!”

  随着他一声令下,清军快速前进,午时刚过,就抵达了广州东门。

  大战一触即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