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医国高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歪说圣言(一)

医国高手 滴水世界 2098 2019.05.25 08:05

  魏铎似乎忘了自己的商人身份,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显然心中十分得意。

  有人得意,就有人不满意。

  黄老爷就不十分满意:“什么时候商人也敢在老夫面前自称‘我’了?大大喇喇的,一点尊卑都没有。此风绝不可长,如此下去,哪里还能凸显我读书人的身份地位?”

  想到这里,黄老爷把手中的筷子一放,正色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小魏,说话做事要注意些自个的身份啊。”

  魏铎一怔,随即醒悟,遂一躬身,悻悻然道:“黄老爷,您看小的一时高兴,竟忘了自己原来是贱骨头。还请黄老爷原谅则个。”

  黄老爷见一句话就把魏铎打回了原形,心中得意,大度地一挥手:“无妨,日后注意些就是。去忙吧。”

  魏铎微红着脸退了下去。

  两人的对话,店里的人都听到了。

  黄老爷东边一张桌上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头戴儒士方巾,身着白袍,面相清俊,显得非常沉静;另一个则英气勃勃,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跟会说话一样,此人虽着男装,但一看胸前骄傲的隆起,就知道此人必是女扮男装。

  这两人正是乔装的朱由榔和戴忆兰,白兴领着三名侍卫在另一桌上吃饭,暗中保卫。

  两人正在小口地吃着龙龛糍,听到黄老爷的对话,朱由榔倒是没什么表情,戴忆兰不干了,心说:“这老头怎么竟敢暗中跟皇上对着干?”

  刚想开口喝斥,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就在这时,忽然听到西边另有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抬眼一看,却见两名少女,一个着红衣,一个着绿衣。

  红衣少女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酒涡,右腕上一只翡翠玉镯,鲜阳纯正,形状光素,显然不是凡物。

  而绿衣少女梳着双环髻,眉目秀丽,圆脸微胖,肉嘟嘟的,双颊有些婴儿肥,透着一种娇憨可爱之态。

  戴忆兰一看,就知这二人是主仆身份。

  “嗨,老头,我家小姐不高兴了,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没有魏老板做生意,你哪里去吃这么好的龙龛糍?”绿衣少女站起来,大声对黄老爷说道。

  黄老爷不起身也不答言,看都不看绿衣少女,只冲红衣少女拱了拱手,就继续吃他的龙龛糍。

  “嗨,老头,你怎么不说话?是理屈么?”绿衣女不依有饶地问道。

  “理屈?圣人之言,岂是你一个小丫环能理会得?”黄老爷冷冷地眼光射向绿衣少女,不屑的意味非常浓厚。

  “圣人之言?汪洙也算圣人么?看老先生装束,也是个读书之人,怎么‘学而不思’?”红衣少女见了,嘴角一撇,用清冷的声音质问道。

  汪洙是北宋年间诗人,九岁能诗,号称神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就出自他写的《神童诗》。

  他是神童,却不是圣人。

  红衣少女用的“学而不思”却正儿八经地是孔子所言:“学而不思则罔”。

  黄老爷被红衣少女的话驳得老脸一红,众目睽睽之下,有些挂不住,他自觉浸淫圣学多年,难道能让一位女子给诘问住?想到这里,一股子读书人的傲气发作,遂刻薄地说道:“这位小姐,老朽治学不纯,见笑见笑。不过,圣人有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皇上如果不缺钱,绝不会给商人如此地位。这位小姐,圣人之言总不会错吧?”

  “圣人此言是说君子与小人在道德方面的分界,却不是说商人就是小人,老先生是不是歪曲圣人之言了?再说了,皇上出台新政,目的虽是鼓励商人多缴税,他既没有违背圣人之言,也没有损害读书人的利益嘛,不知老先生为何为一小事为难店主呢?岂不是气量太狭?”红衣少女紧跟着反驳道。

  红衣少女小嘴嘚不嘚嘚不嘚,语速很快,把黄老爷反驳得体无完肤,而且还把皇上搬了出来。

  黄老爷被噎得脸色更加不好看,见这个少女把皇上搬出来压自己,他可不敢在这种场合非议。

  但气往上撞,这口恶气要是出不来,他都怀疑自己回家后会不会被气死到床上。

  “皇上新政老朽自不敢妄议,不过,小姐如此推崇圣学,老朽倒要请教一二。圣人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知听说过没有?不知作何解释?”

  “你!”红衣少女没想到这个老者如此可恶,驳不倒自己,竟然搬出圣人之言,来比喻自己跟小人同列。

  但她也只是粗读论语,对圣人的微言大义知之不深,不知如何回击,一时之间直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樱桃小嘴哆嗦着,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你小小年纪不守闺阁妇道,竟然跑到大庭广众之中与人争论,想来你父兄不知,今日老朽就代你家长辈教训你几句。”黄老爷感觉很爽,总算是出了气了,既然你怒了,那就再气你一气。出于这种心理,于是洋洋不睬地说道。

  一听这话,不但红衣少女不干了,朱由榔在一旁也不由生气:“你说你一个老头子,跟一个小女孩较什么劲?真是为老不尊!”

  他今日开完“黎明会”,带着阿兰去军器营看看姚德三和张念宝的研究有无新的成果,顺便再指点几句。路过这家小店时,听白兴说这家小店的龙龛糍非常好吃,他犯了馋,同时也对什么龙龛糍产生了兴趣。什么是龙龛糍?前世可没听说过啊?作为资深吃货,碰到不知名的小吃,当然得尝尝。于是带着阿兰就进了小店。

  进店一看,心里乐了,什么龙龛糍啊,不就是后世有名的广州名吃肠粉吗?原来这个名字在明朝叫龙龛糍啊。

  后来魏铎和黄老爷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出台的新政,肯定会让商人们兴奋,同时也会让士绅们心里犯酸,这都是有所预料的,不必大惊小怪。

  但听这老家伙语涉新政,屡有不满,甚至歪曲圣言以抵毁新政。

  这可不行,如果今日让他胜了,还不定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呢,说不定,还有很多鱼鳖虾将等着搅闹龙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