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医国高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册封风波(三)

医国高手 滴水世界 2073 2019.06.01 08:05

  “熟水,你的嘴想让我撕烂是怎么着?”陈皎莤冷冷的眼光扫过来,快嘴熟水赶紧摸摸脸蛋,小嘴一撅,嘟哝道:“本来就是嘛。”

  “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哥说说,哥帮你参谋参谋。”陈伯文问道。

  “不,不告诉你。”陈皎莤就是不说。

  陈伯文知道妹妹的脾气,她要是不想说,打死都不说,必须得让她自己主动说才行。

  “妹妹,有些话窝在心里可不好,说出来就痛快了。哥熟读经书,肯定能给你当好参谋。再说,哥是你的一母同胞,还能害你吗?”

  陈皎莤一想也是,这几天憋在心里可真不好受,总想找个人说说,哥是一母同胞,又有学问,一定能明白那位黄公子说的话,可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

  想到这里,她转过身来,说道:“哥,那天我和熟水去吃龙龛糍……。哥,那姓黄的把黄老头给气得都吐血了,真是痛快!”陈皎莤想到当时的情景,右手握拳击左掌,“啪”地一声,很解气地说道。

  “最后我追着问他,正解如何。那人解释说,女子女儿也,与者赐也,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是说女儿嫁给小人,难以养活,所以,女儿家要找个好女婿!哥,你说他是不是胡说八道?”

  陈伯文听到这里,立即明白了,啊,原来妹妹这是思春了啊。也对,这么大的孩子正是不知道轻重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子面貌俊美,谈吐幽默,喜欢上人家也是正常。

  对于妹妹喜欢上一个陌生男子,陈伯文倒真没当回事。两人只是简单地见了一面,谁也不认识谁,而且那姓黄的分明也是不愿招惹妹妹,连妹妹的芳名都没问,以后见面的机会基本为零,能有什么事?

  小女孩嘛,过一阵就好了。

  又一想,也不对。妹妹一向眼高于顶,寻常男子她连眼皮都不带撩人家的,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是谁这么有魅力,让妹妹竟然茶饭不思?

  “呵呵,这人纯粹是胡……,慢着,妹妹,这人姓黄?叫什么?”陈伯文猛然想到:“那姓黄的批评汪洙的话,怎么跟皇上的观点一致?”

  心里一惊,连忙问道。

  “他叫黄致中。”

  “啊!”陈伯文闻听此言,大惊失色,张着嘴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他当然知道,皇致中是谁,可不就是皇上吗?皇上带在身边一枚小印,印上的字就是“致中平和”,六部尚书和几位近臣都是知道的。

  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妹妹难道真有凤命?要不怎么这俩人会碰到一起,而且还发生了交集?看妹妹的样子,茶饭不思,情思绵绵,分明是芳心暗许了啊。

  又想到皇家的规矩,一向对外戚非常慎重,选妃子都是在寻常读书人家或者低级官员家选,像他已经做到侍读学士了,指定不合适。

  而且二弟雄心勃勃,要在军队大展身手,我兄弟二人一文一武,皇上绝不会选妹妹为妃的,就是皇上愿意纳妹妹为妃,满朝文武也会以祖制为名极力反对的。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将我与二弟免官,当个闲散的国舅爷。

  一想到这种可能,陈伯文立即否决了让妹妹当嫔妃的想法。

  自己现在已得皇上信任,假以时日,入阁拜相也不是不可能。

  皇上雄才大略,立志要消灭鞑子,收复汉家江山。看如今朝中气象蓬勃向上,皇上的志向一定能够实现,这一点毋庸置疑。

  自己要是以相臣的身份助皇上成就大业,那可是士子文人的最高理想,必将名垂青史。

  如果只是一个国舅身份,必然泯然于浩瀚历史长河之中,与名垂青史相比,孰轻孰重,不是一目了然吗?

  “哥,怎么了?你认识那姓黄的吗?”陈皎莤见大哥像被雷击了一样,一动不动,感觉他一定是认识这位黄致中,连忙问道。

  “呃,呃,不认识,不,认识。”陈伯文先是否认,又怕妹妹日后知道了怪罪自己,又连忙承认。

  “你认识?太好了,大哥,你快说,他是谁?家在哪里?”陈皎莤欣喜若狂,连忙抓着陈伯文的衣袖催问。

  陈伯文不答,反而转过脸对着豆蔻、连梢、熟水、分茶,厉色道:“今日所言,事关小姐闺誉,你们不可透露出一个字!若是让我听到风言风语,我把你们全部卖给人伢子!听到没有?”

  “是,奴婢决不敢乱说。”四个丫环见大少爷声色俱厉,都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说道。

  “妹妹,这事事关重大,哥必须先跟父亲说。你等在这里,一会儿父亲可能会让人来叫你。”陈伯文道。

  “事关重大?有这么严重吗?不行,我跟你一块去见父亲。”

  陈皎莤见大哥脸色郑重,知道那个姓黄的身份必不一般,强烈的好奇心让她顾不得多想,扯着大哥的袖子一块来到上房。

  上房里陈仲武还在,正陪着陈际泰老两口说话,想来也是担心妹妹,正等着大哥回信。

  陈伯文让丫环都退下去,悄悄跟陈际泰耳语了几句。

  “你说谁?那是谁?”陈际泰听了儿子汇报,大喜,又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陈伯文心道:“不怕让那小姑奶奶听见?”

  陈伯文又要跟父亲耳语,却被陈际泰喝斥道:“嘀咕什么?大声说就是了,屋里又没有外人。”

  “父亲,真是太偏心了,难道你看不明白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和二弟的前程没有了!”陈伯文无奈地看着父亲,心里想道。

  “问你呢,说话呀。”陈际泰不耐烦地说道。

  “好,我说。二月初二那天,妹妹在一个小饭馆遇到了一个姓黄的公子,事情是这样的……。这位黄公子叫黄致中,如儿子所料不差,应该就是当今皇上!”陈伯文只好当着众人的面,把话说了出来。

  “啊?”……

  陈伯文把这个消息曝出来,立即震惊了所有人。

  “哈哈哈,妙,妙,妙啊!”……

  “父亲,我和大哥的前程……”

  “对,妙什么妙?!莤儿,从今日起,不许出府一步!”

  “切!……”

  一家人吵成一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