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医国高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攻守大战(六)

医国高手 滴水世界 2041 2019.04.21 17:05

  张念宝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对于他来说,弄明白坛子从城头落到地面,不超过三息就足够了。

  军情紧急,清兵还在不要命地负土而入,马道也在一寸一寸地增长,张念宝来不及做更多的实验,让人拿来火药、引线。

  火药和引线都是现成的,这是火炮兵必备之物。

  张念宝把火药装进一个小坛子杵实,把盖子盖紧(坛子盖上早就锔了一个小孔),从一名士兵手里拿过一把刀,顺手一砍,截出一截巴掌长的引线,找了个细竹管,把引线穿过去,然后把竹管从坛盖小孔里插进去——一个简单的地雷就造成了。

  白兴亲自点着引线,把坛子扔了下去。

  朱由榔在城楼上看得仔细,就听“轰隆”一声,土地雷落地就炸,附近两名清兵被爆炸气浪掀翻在地,后边五六名士兵被急速飞来的坛子碎片击中,有的被击中面部,有的被击中手臂、大腿以及身体其它部位,“啊”“呀”“呀”之声传来,倒地呼痛不止。

  “白贵!”朱由榔唤了一声。

  “臣在!”

  “带一百人,跟张念宝去,听他指挥,马上赶造土地雷。”

  “是!臣一定看紧了,不让一个地雷流出。”白贵答道。

  朱由榔闻言,瞥了他一眼,心道:“不算笨,不过有点卖弄小聪明。”

  ……

  土地雷源源不断地被运上城楼,清兵的攻势被彻底遏制住了,他们辛辛苦苦垫出的马道,也被地雷炸散了,盛土的袋子飞得到处都是,这时,城头上的“水龙队”适时出现,一通大水冲刷,马道变成泥水,淌进沙河。

  两千多条人命,换来的快要成形的马道,就这样消失了。

  最大的失落是在快要成功的那一刻却突然失败了!

  沮丧的情绪在清军之中漫延,原来战无必胜的信心,也像那条马道一样,被水慢慢冲散了,冲塌了。

  李成栋的心情是既气且急,外带不服,自己纵横江南鲜有敌手,如今碰上朱由榔,怎么处处不顺?广州城就在眼前,自己一名沙场老将,难道真会被他挡住成功之路?

  要知道,他可是称帝于肇庆,广州城可不是他的地盘,火中取栗也才两天,根基还不稳,不趁此机会拿下来,等他慢慢经营日久,自己更奈何不得他了。

  “必须把广州拿下来!”

  想到被放回的李元胤,想到福州的佟养甲,李成栋咬着牙,一拳捶在马鞍上,心里下定了决心。

  负土垫城之计是不行了,只能再想其它办法。

  把袁彭年、孟文杰、李元胤叫到一起,四人开始计议。

  “广州城必须拿下来!诸位有何良策,都说说看。”李成栋先定了调子。

  袁彭年、孟文杰和李元胤都沉默不语。

  这几天,李元胤的心思没有完全放在战场上,朱由榔那番话对他的影响太大了。

  道理都会说,关键还要有能力。

  有能力还能讲出很深的道理,才会让人信服。

  朱由榔用这两天证明了他有能力。

  散兵游勇似的一群乡兵,让他捏成了团,激发起了很强的战斗力;一盘散沙似的广州城,让他团结了起来,城头上络绎不绝的协助守城的百姓身影,绝对不是用刀枪胁迫来的;一座不大的城门,硬是让他给经营得固若金汤。

  这就是能力。

  难道天不绝大明?中兴大明真的应在此人身上?

  李元胤怀着别样心思,瞅着义父那张坚毅的脸,他知道,义父没有办法,不攻下广州城,佟养甲那里真不好交待,别说什么两广总督了,能不能保住现有的地位都是个问题。

  义父看似信心满满,那闪烁不定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其实已经虚了。不过,他心里再虚,脸上也不能露出分毫罢了。

  朱由榔放自己回来这招棋,是真的高啊。

  自己连累了义父?还是￿……将要拯救义父?

  ……

  “副帅,依标下看来,我军虽伤亡两千余,但明军伤亡也不小。咱们兵多,他们兵少,再攻两天,明军肯定受不住。所以,标下主张不要松懈,继续干他娘的!”孟文杰率先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不可,孟将军,地利在敌,况且又有了炸雷这样的利器,广州城急切不可下,若拖延日久,我军粮草就是问题。”袁彭年反对道。

  “粮草不用多虑。明日可派兵大索四周,粤地一向富裕,民间藏粮的肯定不少,怎么也能搜出几日军粮来吧?”孟文杰道。

  “呵呵,孟将军,我军已经到了两日,周围百姓不会呆在村子里不逃的,况且,城门楼上那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就粮于百姓家?我料他早有准备了,别的不说,坚壁清野是肯定的。”袁彭年笑着说道,那笑里多是讥诮。

  “那依袁大人之见呢?难不成咱们就这么撤兵?”孟文杰自然看出了袁彭年眼里的不屑,不过,文贵武贱,孟文杰可不敢对他有丝毫不满,心里有,面上也不能带出来。

  “是啊,袁大人,你看该怎么办?”李成栋问道。

  “副帅,我军长于野战,短于攻坚,若是能想办法把明军调出城来,在野外聚而歼之,当是最好。”袁彭年道。

  “袁大人,这我也知道,可问题是,怎么能调他们出城?城头上那位可不是傻子!”孟文杰道。

  李成栋、李元胤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城头上那位肯定不是傻子,但是,如果我们攻其所不得不救呢?比如……。”袁彭年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

  “比如什么?”孟文杰问道。

  “比如一万五千人的军队。”袁彭年道。

  “一万五千人的军队?”李成栋嘴里喃喃了两句,随即大悟,竖了竖大拇指,赞道:“袁大人,真有张良陈平之大才也!干了!”

  李元胤倒是猜到了一点,但孟文杰则完全是一头雾水:“袁大人,什么意思?哪里来的一万五千人的军队?明军会放着城池不守,出来跟我们野战?再说,明军也没有一万五千人啊?满打满算有五千人就到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