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之伊风化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演技乍裂

重生之伊风化雨 青山桥儿 2253 2019.03.16 08:42

  闵浩雨迅速从地上站起身,心情复杂。素来行事谨慎稳重,今日马失前蹄。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摔了这么大一跟头。虽然刚刚避免了被草地强吻,但被一个少女搂在怀里,叫他这顶天立地堂堂男子汉情何以堪。等等,这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闵浩雨想到此,向裴伊风投去奇异的眼神。这张脸是认识的,但这个人却是陌生的。以往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总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若不是无意中见过她在一档综艺节目里的表现,他几乎以为这个女人心智不全。可眼前这个冷静自持又力大无穷的女人跟从前那人真是同一个人吗?

  闵浩雨正思索间,导演、制片人等走上前来慰问一番,吴导说:“最近,这马老是跟我们剧组过不去,要不,把刚才那个长镜头换成两个镜头来拍摄。一个镜头是闵浩雨从远处打马而来,另一个镜头就从静止的马背上翻身下马开始。这样少一些风险。”这吴导乃国内著名导演,斩获了许多大奖。擅长历史题材,对于大场景制作信手拈来。又注重从细节展现人物形象,对于镜头下的每一场戏都要求尽可能真实、完美。

  吴导之所以选用长镜头拍摄这场戏,一是想让画面行云流水般的赏心悦目,二是展现剧中人物豪迈气概,三是真实的运动会让演员气息浮动,拍出来的人物形象更加灵动又真实。但是这次剧组里请的演员都是当红明星,个个身娇肉贵。明星受了伤,动辄索要上千万的损失赔偿费。权衡利弊,还是稳当行事为好。

  “刚才失误不是技术难度,只是一个意外,没道理在同一个地方被同一块石头绊两次。我想再试一次。”闵浩雨目光温和,语气不缓不急,态度像是和老朋友述话。他的一言一行不经意间表露出良好修养。哪怕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印入旁人的脑海里却如清泉一般明晰。他气度雍容,神情平和,给人一种无法抵抗的亲和力。任何人对上他的眼睛,就觉得自己仿佛是浩瀚海洋里的一叶扁舟,是苍茫繁华陆地的一隅。他仿似天神降落人间,尊贵而又谦和。他一个眼神就可以左右他人的情绪,让人顺着他的意念行事。

  “那,再试一次吧,记得安全第一。”

  吴导嘱咐完闵浩雨,转脸看向裴伊风,好奇地问:“裴小姐,你,最近在学什么功夫?”

  裴伊风眯起眼睛,露出傻呵呵的笑脸说:“吴导,真会开玩笑,你看我哪里像是学功夫的料,我哪里吃得了学功夫的苦。如果瑜伽也算功夫的话,那我也算武林高手了。呵呵……”

  吴导一脸疑惑地说:“那刚才,”

  “啊,刚才那事,我还没有跟闵浩雨先生道歉呢。我刚刚以为闵浩雨先生要跌倒,本能地想上前扶一把的。哪知闵浩雨先生这么厉害。竟然会反式鲤鱼打挺。我在边上倒是碍手碍脚了。真对不起。”裴伊风说着面向闵浩雨道歉。裴伊风料想此事也关乎闵浩雨面子问题,他应该不会拆她的台。

  所有人看向闵浩雨。

  闵浩雨勉强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一双眼睛深不可测,看着裴伊风别有深意地说:“裴小姐也是一番好意,我怎么会怪你,相反,还得谢谢你呢。”谢她不假,若不是她出手,自己这张脸未必还能这么体面。但是,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她很会伪装。明明是个干练机敏的人却以天真单纯的形象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多年。年纪轻轻城府却这么深。不过,仔细想来也不奇怪,娱乐圈子这么大,什么稀奇人都有。

  吴导看着闵浩雨奇声道:“反式鲤鱼打挺?还有这招?耍起来还蛮酷的,赶明个儿教教我。”

  “在危急时候,别说鲤鱼打挺了,鲤鱼直立行走也是有可能的。”闵浩雨轻松说道。

  “哈哈哈……”一众人哈哈笑了起来,气氛愉快。

  对于刚才那一反常理的现象,虽然当事人的解释听起来有些牵强,但勉强说得过去。大家宁愿承认自己眼瞎也不愿相信这娇滴滴的少女会是个大力士。

  十几分钟后,现场布置停当。

  气宇轩昂的男子从马背上飞身而下,身轻如燕。随后,长身玉立在月白裙少女面前,少女盯着男子的眼睛,红唇一张一合:“四郎,匀容昨夜神思恍然目不交睫意态笼于一片混沌中半缕残念之际心之所念惟花庭芙蓉山池边漫蝶枝茂芳华中浮生暗思余情悦其轩昂兮与尔窃耳弥欢愁情难堪自抑君即出虞关衔耳一句低语余之繁世倾情于一梦蒙君一念必付此生。”

  裴伊风眼睛一眨不眨,语不停顿,一口气念完台词。然后看着闵浩雨,等着他说台词,脑子里已经在想自己下一段台词了。

  然尔,闵浩雨愣愣地看着她,感觉有一只乌鸦哀叫着从头顶飞过。他突然觉得面前站着的像是个机器人。她面无表情吧啦了一通,没有一句话他能听得懂。不对,她其实只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好长。

  不光是闵浩雨,在场所有工作人员也懵了半晌。

  裴伊风感觉异样,明明是六月份,天气晴暖,周身却似寒风扫过,冷空气凝结。她转动眼珠子看见近旁的摄影师和举着吊杆麦克的小伙子皆是副吃惊的表情。

  正当裴伊风考虑着要不要出声问询的时候,导演的声音传来:“裴小姐,你台词说得慢一点,现场人员准备一下,再来一遍。”

  当闵浩雨再次从马上跳下来之后,裴伊风从容开口:“四郎匀容昨夜神思恍然目,”

  “停!”导演走到裴伊风身边,道:“裴小姐,站在你面前的是你心心念念的情郎,久别相逢,深情告白。此刻你的内心应该是激动的,表情应该是既喜悦又羞怯的。而你刚才的表现像在对着佛像诵经一般。还有,你的台词断句很有问题。话要一句一句地说,并且要配上抑扬顿挫的声调和丰富的情感,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行,我知道了。”裴伊风应道。

  “真的明白?不会再出现问题?”

  “没问题!”

  “好,那再来一遍。”

  几分钟后,闵浩雨第三次纵身下马,裴伊风:“四郎,匀容,昨夜,神思,恍然,”

  “停!重来!”

  ……

  闵浩雨第四次跳马,已不再身轻如燕了。

  “四郎,匀容,”

  “停!再来!”

  ……

  闵浩雨第五次打马而来,从马背上翻身下马,已不再是跳着下马了。

  “四郎,”

  “停!谁去把如姐请来。”导演泄气地仰躺在太师椅后背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