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人在废土,有合成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〇二七 你有病,不,我没有

  黑旗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打声哈欠,只感觉身心俱疲。

  迷迷口服液效果不错,但夸张的后遗症,他短期内也不想再尝试了。

  谢尔顿跟在后面,审慎地观察着眼前这个眼圈乌黑,比自己还要年轻一些的家伙。

  事关前途,他在来前做了详细的调查。

  巨额交易,完成无人能解的委托,疑似反杀狂尸鬼,说服管理者解除维持了十年的禁令……越调查他就越是心惊。

  敢情第一次见面,那惊人的辐尸击杀数,只是对方最不起眼的战绩!

  对待这样不断创造奇迹的人,谢尔顿下意识严肃起来,回忆着毕生所学,准备应对接下来的考核。

  黑旗确实需要能修复生产线的工程师。

  但辛吉那台电脑里图纸数据都在,变异动物破坏也不严重,维修难度应该不大。

  他偏头看了谢尔顿一眼,心想这家伙今天怎么怪怪的。

  前几天不还一起喝过可乐呢?

  想了想,黑旗从床底掏出那只莉莉欧的机械爪,决定让谢尔顿改装这个,随便改成怎样都行。

  这应该够检验操作能力了。

  谢尔顿不解地接过,面露凝思,片刻后眼睛猛地发亮:“这,这是突袭者的手臂!”

  黑旗疑惑点头。

  见谢尔顿激动地拍着脑袋,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他才得知,一具突袭者的价值到底有多高。

  三万瓶盖!

  德肖队长几十年积蓄也没这么多。

  黑旗这么随便地给出珍贵的突袭者机械爪,谢尔顿心中充满了被信任的感激。

  他收好机械爪,想了想,提醒要注意筛选那些接收委托的佣兵。

  黑旗点头随便说了点计划。

  谢尔顿深知想在废土立足的艰难,见未来雇主并非随性而为,自己也放心不少,保证一定会认真对待机械爪便告辞离开了。

  黑旗关上门,本打算筛选回应委托的佣兵,但精神却有些恍惚。

  难道是熬夜的原因?

  他把藏起来的莉莉欧重新搬出来,又切换了房间内的投影窗户样式,改成了海景。

  避难所科技在设计之初,就考虑过尽量满足居民的精神需求。

  刺目的阳光,海浪的声音,爬来爬去的螃蟹。

  但缺少温度,气味,灵动,黑旗盯着画面,莫名觉得更难受了。

  “你生病了。”

  正对着他的莉莉欧摄像头不断转动、分析:“老板娘给我装了医疗芯片,我不会骗你。”

  “我没病。”

  黑旗不以为然地打了個哈欠,只是熬夜而已能有什么问题,但顿了顿还是小声道:“你觉得我生了什么病?”

  “冬眠后遗症。”

  黑旗摇头失笑:“那肯定是狂尸鬼把你脑袋打坏了。”记忆中的前身,从小在避难所长大。

  “准确的说,这是种精神疾病。”

  莉莉欧尽职地调动着数据。

  “大多数居民经过代代相传,已适应了地底生活,但也有些神秘避难所封闭数个世纪才开启,里面都是刚从休眠舱苏醒的战前人类,酒馆里管这种人叫老冰棍。”

  “他们亲历战前的繁荣,极难接受如今废土的景象。”莉莉欧的声音换成了温柔的护士模式,“这是世界观崩塌的痛苦,即便躲在避难所里也会逐渐抑郁、崩溃。”

  黑旗沉默下来,脑海中盘旋着这些话。

  好像真有点道理。

  前世于他而言,确实已如冬眠前一般久远,但他的思想、行事,都是被那个时代孕育出来的。

  所谓穿越者。

  不也正是另一个繁盛文明遗落至此的火种么。

  这样看差别还真不大。

  区别在于,即便辐射云在天空堆积得再厚,手握图鉴的他,也不会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莉莉欧给出的治疗建议,和他想的差不多。

  多去废土晒晒太阳。

  用健身和读书充实日常。

  以及与妄想无异的——在废土上重建那个辉煌的世界。

  “你听前两条就行了。”莉莉欧自己都没把这种可能当回事,“等送我回17号,你可以买些治抑郁药物,或者跟我们那儿的老冰棍喝杯酒。”

  他听了,脸色依旧疲惫,但明显坚定许多,先前的颓废近乎全消。

  重启巨大茶壶,本就可以视作重回废土计划的一环。这次服药后的认知调整,以及暴露的精神问题,只是帮他进一步梳理方向,明确信仰。

  顺带,他也关掉了虚假的海滩投影。

  因为他相信,自己迟早会赤脚踩在真实的蓝色海水里。

  莉莉欧奇怪说了句“恢复得还真快”,便和他一起讨论起任务来。

  想改造废土需要大量资金,将作为早期利润来源的巨大茶壶,黑旗很是重视。

  瓶盖要花在刀刃上。

  打开废土男孩,由于这些委托难度不高酬金尚可,应召的佣兵足有三四十人。他点开每人的信用详情,根据战绩和经历一个个筛选下来,十分耐心。

  五千多瓶盖全投了进去,好在只要第一批饱饱饼干产出,他就有了后续运转的资金。

  做完这些。

  黑旗先睡了一觉补足精力,醒后也没像往常一样忙碌,而是在娱乐室晃悠。

  躺在懒人沙发里,看着战前的老电影,身前是炸薯条和一瓶恢复健康值用的核子可乐。

  虽然明天又需要他紧绷起来。

  但并不妨碍他现在专注于调节自身情绪。

  花钱委托不就是为了省力?

  啜一口冰可乐,看着添加到图鉴上的详细生产配方,黑旗喃喃:“水,焦糖色素,半个橙子……唔,这东西好像也是垄断的来着?”

  ……

  废土像干燥的油画。

  那凝固的昏黄色调永远不变。

  花园镇建筑群,大多在四层以下,经历近三个世纪的风吹雨打后更是损毁了不少。

  半塌的墙壁,露天的家具,生苔的路灯……整片花园镇,仿佛能嗅到身上沉沉死气的暮年老人。

  那些游荡的辐尸则像镇上生出的蛆虫,令人恶心胆寒。

  镇东边。

  三只队伍,十二人,准备齐全。

  相比要管辖的二十多平方公里,避难所佣兵数量不多,今天这种合作很难得,不过,面对花园镇四五百只辐尸仍不够看。

  他们认真地检查着各自装备。

  铁管步枪,尖钉拳套,瓦斯动力锤,燃油齿锯,短管霰弹……很能体现废土人民的奇思妙想和凑活作风。

  综合按时计费,优胜劣汰的竞争压力,以及子弹成本考量……接下委托的大多是力量和体质侧佣兵,计划也是占领推进而非火力压制。

  这是市场自发调节的成果。

  “出发吧。”

  已有辐尸注意到他们,某独眼佣兵握着长柄战锤的右手按下某个按键,瓦斯便通过腰间的软管输送到锤头末端。急剧的燃爆,为精钢锤头附加了澎湃的冲力,将迎面来的辐尸脑袋砸了个粉碎。

  与锤柄相连的减震弹簧,则让挥锤的佣兵神态轻松。

  越靠近镇子辐尸越多,有人吞咽着唾沫,怀疑地摸了摸腰间那奇怪的玻璃瓶:“话说,这玩意伱们觉得有用吗?”

  这些装着铁片和未知红色物质的玻璃瓶,是委托者交给他们的,称被辐尸围住时可以用。

  其他佣兵对视几眼,均是摇头。

  “玻璃瓶不装酒,还不用点燃,怎么可能有伤害?”

  “反正咱又不靠这个,杀辐尸有瓶盖拿就行了。”

  有人更自信满满地道:“废土上最贵的武器来自公司,最合适的武器靠智慧侧突变者定制。”

  “这玩意要是能有黑河公司燃烧瓶的一半效果,我王字倒过来写!”

  其他人纷纷附和。

  “我老E也倒过来!”

  “俺老申也一样!”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