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错身错过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暗语

错身错过吗 君子名瓒 2402 2019.02.13 05:11

  司徒赞见乐颂进了宿舍才转身。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几颗寥落的星星稀稀拉拉的挂在上面。

  毕竟已经入了秋了,晚风一吹,她默默吐了口气,裹紧了身上的外套。

  乐颂啊,我们又见面了……

  戴维带着乐颂进了宿舍,然后就径直走到窗边。关窗时,不经意间看到楼下,司徒赞的身影还在,可很快,她就离开了。

  他回头看了眼后面,乐颂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只轻轻的带上了窗。

  司徒赞慢慢的一路走回宿舍。

  四人间的宿舍空空荡荡,冷冷清清。两个室友是本地人,周末都回了家,左青青会离开两周。

  也不知为什么,这个秋季的夜晚格外的凉,她打开窗,把外面的衣服收进来,一摸,全都已经被露水弄的潮潮的,于是,又回身晾到了卫生间。忙忙碌碌折腾了好一阵,终于躺在了床上。

  今天总算是结束了,她想。

  原本以为会因为乐颂的出现而失眠,可是,出乎意外的并没有。

  等到第二天清晨,艳丽的阳光从玻璃照到司徒赞的脸上时,她被暖而明亮的阳光裹着不愿意起床,突然想起乐颂,才惊觉该看看手机。

  手忙脚乱的找到落在床角落的背朝上的手机,翻过来一看,已经彻底没电了。她赶紧找到充电器。手机充电的同时,她开始洗漱,脑中在计划着今天要做的事情。

  开学后,她的生活其实是很忙碌的,除了上课,就是呆在图书馆,因为,她很明白,大学并不是学习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她仍然要努力,为了自己,也为了妈妈。

  她希望以后能让妈妈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那学业一定不能耽误,否则拿什么给妈妈幸福。所以,在努力的争取奖学金和一些比赛的奖金时,就只有那两份兼职。幸运的是,就目前而言,她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足够的,老天爷还真是很看顾她。

  抹掉嘴角的牙膏泡沫后,她对着镜子自信的,甜甜一笑。

  与此同时,充电的手机自动开机,“滴滴滴”的信息声提示个不停。她擦了擦手上的水珠,两步并一步的跨出卫生间,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着。

  最早的一条是来自昨晚的。

  戴维告诉她,乐颂一切都安顿好,让她安心,然后道了声晚安。

  继续看下去,发现接下来的二十多条全是来自乐颂。

  基本上,他每隔半小时就发一条,除了第一条正经的再次表达自己的感谢外,就是不停的在发着“晚安。”令人奇怪的是,这两个字他全是用拼音的大写字母写的,他连续这样发了二十多遍,可能最后是困的不行,睡了,才停下来。

  司徒赞看着,不明所以。

  很快她不再细想,只是怀疑是不是由于自己昨晚一直没回复,他才这样和自己杠上,于是,不好意的习惯性拨了拨耳边的短发,补了条回复:

  乐颂,不好意思啊,昨晚我躺下就睡了。你醒了吗?请你吃早饭。

  她瞟了时间,才八点,心想着他那么晚睡,会不会还没醒,可是,居然收到他秒回的信息。手机“滴”的一声,新短信进来:

  嗯,我在食堂门口等你。

  司徒赞握着手机的手突然有些潮湿,心跳变得有些不稳,她深呼吸一口。

  她再次想到和乐颂刚见面的场景以及那时他唇上的伤口,开始默默嘱咐自己:

  同学,我们只是同学。绝不做感情上的第三者或挖人墙脚的龌龊事,冷静,冷静。他很好,非常好,那又怎么样呢?和我无关,无关的。

  反复坚定自己的信念后,她当即在地上坐了几个俯卧撑。出了些汗,人顿时感到轻松,洗了个战斗澡后,就出了门。

  阳光虽好,可阴凉处却冷飕飕,本来身体暖暖的,结果,被风一吹,浑身一个激灵。

  到了食堂门口,她远远就看见了乐颂。走的近了,才发现,他精神状态不怎么好,黑眼圈明显。

  司徒赞没察觉,她自己的气色看上去很不错,唇红齿白,神清气爽。一比较,乐颂看起来实在是有点衰,他为了恢复些气势,不自觉挺直了背。

  “早上好,戴维师兄没和你一起吗?”

  司徒赞说完打了一个喷嚏。可能是由于吹了冷风,有点感冒迹象。

  乐颂听完,心间瞬间变的不自在,回答时有些冷嗖嗖:

  “他早早起床跑步去了。外面冷,我们进去吧。”

  司徒赞不知道他怎么又突然看起来不高兴,心许由于没睡好吧,于是轻轻笑着,像看着闹别扭的小朋友,看了他一眼,就一起进了食堂。

  这么早,又是周日,食堂的人并不多,很快,两人就买好了早点,找到有阳光的座位坐下。

  两人各吃各的,一时半会儿都没说话,气氛一度有些尴尬。作为地主的司徒赞沉默了半晌,觉得这样不是个事儿,于是,无辜又小心翼翼的提起了话头:

  “乐颂,昨晚睡的不好吗?你精神不太好啊。没事,等你回家了,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明天周一,学校有课吧?”

  乐颂觉得自己幼稚的闹过了头,可是,他确实没睡好,头有些痛的同时还忍不住因为昨晚的短信没得到任何回复有些耿耿于怀。他终于发现司徒赞完是全没有明白短信的意思,心感无奈又灰心,心想:

  是不是太隐晦了,她看不懂?所以,没反应?

  他独自神伤的时候,不经意间就拿起司徒赞手旁的一杯豆浆。

  司徒赞见到,愣住,见他神游向外,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知道是否该提醒他这杯豆浆自己刚喝过,说了,会不会又把捉摸不透的他惹生气,于是,盯着他手上的豆浆久久不说话。

  乐颂没有喝豆浆,因为他发现司徒赞盯着他的手,眼睛一眨不眨。他低头看了看,心里暗暗有些欢喜:

  其实我的脸比手好看的,不用这样一直看我的手啊,虽然,我的手确实是修长又白净……

  胡思乱想间,司徒赞却意外发现他看自己手时自恋表情,眉毛忍不住抖了抖,终于,打破沉默:

  “乐颂,那个…嗯……你拿着我的豆浆,能,还给我吗?我好像感冒了,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乐颂这才发现,他自作多情了。

  听完司徒赞的话,他故作潇洒,仰头就喝了一口豆浆,结果,被烫到。努力咽下后,说话时还差点儿咬到舌头:

  “没关系,你没喝的了?这个给你。”

  说完,他淡定的把手旁盛粥的碗推了过去。

  司徒赞只能默默的拿过来,看了他一会儿,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粥有点烫,她轻轻撅着嘴吹了吹,小心的喝了一口还是被烫到,但这是她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添了添嘴唇后,又开始继续吃着。

  很快司徒赞就吃饱喝足,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看向乐颂时,见他除了喝完了豆浆,别的都没怎么吃,只是傻愣愣的看着自己。

  她以为自己脸上有食物残渣没擦干净,刚要问时,戴维过来,一转眼就在司徒赞身边的凳子坐下。

  乐颂见到他,额间一跳。

  而就在此时,有人的手机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