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夺舍了魔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夺舍了魔皇

八月飞鹰

  • 玄幻

    类型
  • 2019.02.28上架
  • 168.68

    连载(字)

34.9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我夺舍了魔皇》的玄幻之旅

盟主梵华神语 盟主月未央QD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今天开始做魔皇

我夺舍了魔皇 八月飞鹰 3896 2019.02.28 09:29

  面前众人有男有女。

  此刻全跪成一片。

  独自站立的陈洛阳有些发懵。

  自己好像是穿越了。

  穿越到一具充满力量感,但身穿古典服饰的身躯内。

  这具身躯似乎蕴含超乎想象的力量。

  但像是重伤在身的样子。

  想要发力的话……

  疼。

  全身都疼。

  更糟糕的是,自己没能继承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对当前处境和过往经历,一无所知。

  看着面前乌压压跪了一片的人,陈洛阳神情古怪。

  不过眼前众人此刻都跪倒在地,不敢抬头,也就看不见他脸上异样的表情。

  当中一个老者低首说道:“老奴惊扰教主圣驾,罪该万死,恳请教主宽恕。”

  其他人也都惶恐的低头说道:“恳请教主恕罪。”

  陈洛阳很头疼。

  三个经典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

  接下来该干什么?

  陈洛阳目光向下,偷偷观察面前这些人。

  男女老少都有,全是一副古装打扮。

  有些人,腰间配刀剑!

  不过,所有人都毕恭毕敬,甚至是诚惶诚恐。

  他们称呼我,教主?

  很敬畏我。

  但如果这些人知道他们的教主已经换了人,说不定会全体暴走。

  我这身体目前受了重伤,弄不过他们啊。

  必须先稳住他们。

  想到这里,陈洛阳定了定神,面无表情,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吻,淡然问道:“都聚在这里,做什么?”

  “禀教主,您闭关期间,老奴等人在外护法。”老者越发恭顺:“可先前房中突然传出大量血腥气,老奴等人实在不敢惊扰教主,又心中难安…………”

  他稍微顿了顿后,立马接着又说道:“教主神通盖世,威临天地,非老奴等人可妄加揣测,我等鼠目寸光,聚集于此,惊扰教主圣驾,万望教主恕罪。”

  血腥气……

  陈洛阳微微恍惚。

  他的脑海中,浮现一只神秘的黑壶。

  心念动处,再打开壶盖。

  壶身里,是血红的琼浆。

  记得当初在蓝星的自己偶然得到一个黑色的壶盖。

  但找不到壶身,之后就没太当回事。

  现在糊里糊涂灵魂穿越到这个新世界,壶盖也跟着过来了。

  眼前壶盖跟壶身却已经完全合一,成了一个完整的壶。

  看来,壶身原先不在蓝星,而是在这个世界。

  是那个壶盖,把他的灵魂带来这里。

  壶身,先前可能就在眼下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手中。

  而现在这只神秘的黑壶,同他本人合一,融入他灵魂中。

  事情搞成这副模样,应该就是这只黑壶的手笔……陈洛阳心里琢磨。

  他忙着想黑壶的事情,没第一时间开口说话。

  眼前一片沉默。

  跪倒的众人心中越发惶恐。

  正当他们感觉紧张到要窒息的时候,上方终于传来陈洛阳的声音。

  “念你们一片忠心,起来吧。”

  众人齐齐松一口气。

  在别的地方,他们都是横行一方的老魔。

  但方才,有些人背后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打湿。

  陈洛阳心里也悄悄松了口气。

  但表面上,他始终一派威严气象。

  “行了,都散了吧。”陈洛阳用平淡中带着漠然的语气说道。

  面前众人连忙再次行礼:“遵命。”

  一群人毕恭毕敬的退出房间。

  一个中年女子落在最后,临出门前,小心翼翼的问道:“教主,今天的晚膳……”

  内务总管,管家,侍女总管一类的人物吗……陈洛阳心里猜测。

  他稳住阵脚,不急不徐,淡然开口。

  “照旧。”

  “是,教主。”对方恭敬的退出门外,并关好房门。

  房间里,只剩自己一人,陈洛阳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来到镜子前,神色古怪。

  镜中一个青年男子,五官相貌,与原本在蓝星的自己一模一样。

  但穿着打扮是一身古装。

  纯黑的长袍衣襟与袖口都滚着金边,边缘纹路古朴大气,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充满威仪。

  自己置身的房间,也是一派古风。

  如果说是别人趁他昏迷,给换了衣服然后把人搬到房间里来的恶作剧,那身体中不同寻常的力量感,应该不好伪装吧?

  而且……

  镜中的自己,眼瞳里竟然在散发淡淡黑光。

  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教主?

  这又是个怎样的世界?

  他收拾心思,检查屋里的东西。

  书桌上发现一封信。

  “事情经过,本座已知悉,一切照原计划行事。”

  从称谓来看,应该是自己这位教主准备发给别人的命令,不过还没有发出。

  陈洛阳继续找,来到一排书架前。

  《神州志》?

  陈洛阳翻开书阅读。

  这方世界,习惯上被称为神州浩土。

  武道强者推山填海,飞天遁地。

  神州浩土多年以前曾经百国争雄。

  如今,则有大夏皇朝,作为中土神州名义上的大一统皇朝。

  大夏皇朝内部,有许多武道圣地,名门世家自行其是,宛若国中之国。

  不过在明面上,大家仍奉大夏皇朝为天下共主。

  而在大夏皇朝以外,则有南荒魔域的魔教和漠北塞外的异族。

  一南一北,都有入主神州中土,君临天下的雄心。

  万幸有神州第一圣地剑阁坐镇,捍卫中土,绝大多数时候都与大夏皇朝同进同退。

  如今的时代主角,合称“三皇五帝”。

  其中最顶尖的人有三位。

  魔教教主。

  剑阁阁主。

  异族族主。

  三人并称三皇,即魔皇、剑皇、刀皇,一起傲视天地,俯瞰苍生。

  陈洛阳看得直皱眉。

  自己这个“教主”,难道说……

  就是传说中的魔教教主?

  神州浩土最顶端的存在,三皇之一的魔皇?

  人人渴望得而诛之,但又人人畏惧。

  天字第一号大魔头。

  手下左右双使,四殿首座,七大元老,八方护法,强者如云,万众景从。

  神州正道公敌,人间噩梦。

  自己夺舍了这么一号大人物?

  太夸张了吧?

  陈洛阳哭笑不得。

  他定了定神,心中猜测,或许是别的某某教,不一定就是魔教?

  然后他就看见这么一段话。

  “魔教镇教神功,天魔血,历代单传,仅教主可以习练,修炼有成,眸现玄乌之光,普天之下独一号,无法冒充。”

  陈洛阳回头看镜子。

  镜子中自己一对散发黑光的瞳孔,如此显眼。

  他仰头拍了拍脑门。

  印象中,一般都是大能高手出意外后,剩下顽强的一缕神魂不散。

  然后占据一个底层苦逼少年的身体,夺舍重生。

  接着一路逆袭,东山再起。

  怎么到自己这里,好像反过来了?

  陈洛阳叹气。

  照这样看来,魔教中人如果发现他们的教主换了人会暴走。

  自己如果想偷偷开溜离开魔教的话,出去后也多得是想要干掉他,除魔卫道的所谓正派高人。

  这开局,内外交困啊。

  不过陈洛阳又多了几分兴奋的感觉。

  上辈子在蓝星,他从小独自闯荡。

  卧薪尝胆的日子有过。

  扬眉吐气的日子有过。

  铤而走险的日子也有过。

  酸甜苦辣都尝遍。

  短短几年时间几起几落,神经早已经被锤炼的极为坚韧。

  “在我能彻底掌控局势前,有些戏还要继续演下去,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陈洛阳感慨一声。

  然后他又笑起来。

  往好的方面想,自己不用从底层辛苦往上打拼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牛逼的一位大人物,怎么就落到这副田地了?

  他又想起那只神秘的黑壶。

  这黑壶眼下没了实体,该如何使用呢?

  陈洛阳一边思索,一边闭上眼睛。

  意识里一片黑暗,但很快亮起光辉。

  昏暗的光辉中,那尊神秘的黑壶浮现。

  关于我这个魔皇,我所知太少了,能否知道相关的详细信息呢……陈洛阳心中想道。

  谁知念头刚一动,眼前的黑壶,壶盖突然打开。

  壶中血红的琼浆,瞬间减少许多。

  从壶口升腾起道道血色的雾气。

  雾气凝结成一大篇血红的文字,呈现在陈洛阳脑海中。

  陈洛阳,二十岁……

  刚看到第一行字,陈洛阳就不淡定了。

  不仅外貌一样,身体原主人也叫同一个名字?

  这可有点意思了。

  他继续往下看。

  血雾凝结成的这篇文字,详细介绍了这位魔教教主的生平。

  包括武学概况和生平简历,简历相当详细。

  比较吸引眼球的地方,如十六岁时,成为神州浩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帝,接掌魔教教主之位,成为南荒魔域之主。

  …………

  十八岁时单枪匹马攻破大金刚寺和缥缈云宫两大武道圣地,大金刚寺、缥缈云宫就此成为历史,陈洛阳奠定自己三皇的地位,与成名多年的剑皇和刀皇并列。

  …………

  二十岁时,也就在三天前,魔教教主陈洛阳与剑阁阁主展开一场巅峰对决,最终以平局收场。

  这一战,双方两败俱伤。

  剑阁阁主负伤的同时,魔教教主也同样伤得不轻。

  其后,教主欲借三大镇教宝物之一的黑壶疗伤,结果失败。

  “果然,黑壶的壶身原先在这个世界,还是魔教的三大镇教宝物之一。”

  陈洛阳喃喃自语。

  他初看之时还奇怪,魔皇与剑皇硬拼,不怕刀皇渔翁得利吗?

  原来是凭借这黑壶做后招。

  可惜其估计出现偏差。

  最终没能治好伤势不说,还出了大意外。

  也等于给我留下些麻烦……陈洛阳苦笑。

  他仔细看这份资料。

  一个人从出生到现在的生平履历关键节点基本都齐全。

  对照这份简历,可以总结出不少东西。

  但也有不足之处。

  这个事件列表虽然很详细,但难以反应人物关系和人物之间的情感。

  他也没办法知道身体原主人这二十年生命里跟什么人具体说过什么话。

  他跟某些人,有没有什么比较私密的称呼?

  最简单的,要不是那封还没发出去的信,他都不知道该在教众面前自称“我”还是“本座”什么的。

  这种事看似不起眼,但要是弄错了,后果可大可小。

  一步一步来吧……陈洛阳心道。

  看样子,外界应该还不确定他重伤的事实。

  这个能瞒必须瞒。

  自己现在的身份,乃是神州公敌。

  人人渴望得而诛之的大魔头。

  用膝盖想都知道,会有很多人想趁他受伤时捡便宜。

  还有疗伤的事……

  他正思索的时候,身上一枚玉佩,突然自己响起一声清脆悠长的鸣响。

  陈洛阳一脸懵逼。

  这又唱的哪一出新戏?

  他拿起玉佩端详,玉佩响过一声后,又没了动静。

  陈洛阳试探着,屈指轻轻弹了玉佩一下。

  玉佩再次响起悠扬长鸣。

  这东西刚才为什么忽然自动响一声?

  没碰过它呀。

  陈洛阳正好奇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推自己的房门。

  他连忙端正神色。

  房门打开,那个内务总管模样的中年女子现身。

  “禀教主,按您的吩咐,晚膳即将备好,奴婢等人先侍候您沐浴更衣。”

  中年女子像之前一样,恭恭敬敬行大礼,低头轻声说道。

  吃饭前先洗澡,这什么习惯……陈洛阳心里吐糟。

  他这时渐渐明白过来。

  那玉佩,是方便他联系身边手下的通讯工具。

  最初响那一下,是眼前的近侍总管准备好晚膳浴室后,请示他。

  自己不明就里回应了一下,于是对方受召前来。

  陈洛阳双手背负身后,威严而又淡漠的“嗯”了一声。

  近侍总管面如满月,一团和气,不管跟谁在一起都令人如沐春风。

  “进来。”她面上带笑,轻声细气,然后轻轻一击掌。

  十二名侍女很快从门口鱼贯而入。

  虽是侍女,但尽皆绝色。

  十二人款款上前。

  一副侍候教主沐浴更衣的架势。

  陈洛阳面上若无其事,淡定站在原地。

  但心底却在大叫。

  腐败啊腐败!

  腐败不是问题。

  但是谁能告诉我,这教主原先是专心苦修,还是流连花丛的类型?

  (PS:本书每天保底两更,不定时加更,预计五一上架,上架时争取更新爆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