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这是你的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泰山派欲血前仇,洛河帮群起而攻

这是你的江湖 万重秋 2165 2019.03.02 13:17

  03

  且说卓非凡与冯雷霆登时跳了起来,失声道:“血……血衣门?!”柳青道:“如果那封广布天下的英雄帖、秘籍与宝藏的风声、上官府的灭门惨案,俱是血衣门的预谋,又会怎样?”卓非凡的瞳孔逐渐收缩,冯雷霆也微微颤抖,一起栗声说道:“绝……无可能,绝无可能!”————像卓非凡这般老成持重之人,似冯雷霆这般勇敢无畏之人,在听到血衣门的名字后,竟也变得六神无主。至于血衣门的恐怖,便可想而知了。

  柳青的心又凉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卓非凡才缓缓道:“我虽不知柳兄为何突然提起江湖忌讳,但这一切若是血衣门的作为,那么……”卓非凡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却足以表明态度。柳青勉强笑道:“我只是信口开河,牵强附会,卓兄不必介怀。”其时柳青心绪不宁,已没有兴趣继续聊天,何况消息也已获悉多半,更没有理由一直留在招财酒铺之中,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咱们酒足饭饱,养好了精神,况且天色已晚,也不好再耽搁下去。此地离龙门石窟虽不甚远,但好歹也有几十里地,莫如早些动身,免得再出差池。”贾病早已急不可耐,此刻听到柳青的提议,立刻拍手赞成。

  卓非凡皱眉道:“前路祸福难测,你们当真要走上一遭?”柳青苦笑道:“若是错过了这个百年难遇的奇事,未免有些可惜。”卓非凡点头道:“这倒也是。”偏了偏头,又道:“临行之前,我也想请教柳兄三个问题,不知方不方便?”柳青疑惑道:“哦?但说无妨。”卓非凡哈哈一笑,道:“虽然柳兄为了名头,接连挑战了几家门派,风骚一时,江湖中更有不少人对你颇具成见,但据我们了解,柳兄的为人不仅正直,而且行侠仗义,不求回报。咱们好生敬仰,所以才对你推心置腹,将所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叹了口气,又用一种既悲凉又羡慕的语气说道:“大丈夫理应自立于天地之间,而不是腼颜于门派的庇护,其实我是很佩服你的。因为柳兄今天在江湖上的名誉,都是依靠你自己的努力拼搏出来的。而我之所以能在武林中立足,甚至人敬三分,不过是因为我位列泰山派首席弟子。如若撇去这个身份,我还剩下什么呢?”说到最后,未免黯然神伤。

  停顿片刻,卓非凡才回到主题,问道:“方才柳兄说自己遭逢晦气,隐姓埋名,却是为甚?”冯雷霆截口道:“武当派的钟正是俺们的兄弟,而你又是钟师哥的朋友,所以俺不当你是外人。因此你若有了仇家,无妨说出来听听,只要‘理’在你这边,俺们泰山派帮你料理如何?”

  卓非凡直言不讳,又道:“柳兄武功精湛,技艺博杂,想来不会是泥腿子出身。因此第二个问题,我想请教你师承何人?身处何派?”一气呵成,续道:“至于第三个问题么,其实也是大家都十分好奇的,那就是你为何要用一把断剑呢?莫非剑身中有甚么秘密?”随即补充道:“当然,你若不想说,咱们也不会强迫。”

  卓非凡的三个问题,无一不是涉及到柳青的心病:上官敬楠临终曾托付自己关乎中原武林存亡的大事,怎可不分场合、不判时机的恣意告知给旁人;至于柳青的出处,那是一段难与人言的往事;而这把断剑,不仅关联到柳青的身世,亦是江湖上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柳青深吸了一口气,思忖道:“他们以诚相待,坦然相告,我若是有所隐瞒,倒显得不够意思了。”正犹豫间,忽听卓非凡哈哈大笑,摆手道:“嘿,英雄不问出处,柳兄既有苦衷,那就罢了。”站起身来,接着道:“事不宜迟,现下便往龙门石窟去吧。道上凶险无常,柳兄若不嫌弃,不妨与我们同行,路上也可多个照应。”贾病指着自己的鼻子道:“那我呢?”冯雷霆打早便看贾病不顺眼,此刻听到他说话,便冷冷道:“你老人家能耐忒大,我们可照顾不了你。”贾病跳着脚地喊:“他娘的,稀罕么?”转头对柳青道:“刘阿升,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柳青心道:“这人虽然蹊跷,毕竟待我不薄,我该有所报答才是。何况前途危机四伏,他又不会武功,若教他一个人行路,怕是朝不保夕;再者,卓非凡与冯雷霆人尽皆识,我若与他们相伴,难免扎眼,既被六扇门追捕,也被血衣门纠缠。”

  分析利弊之后,柳青对卓非凡道:“卓兄,我这位朋友虽然顽劣放纵,但毕竟不是坏人,我不放心他一个人赶路,还恕在下不能奉陪了。”贾病大喜,拍着柳青的肩膀道:“好兄弟啊!”卓非凡道:“好说,那咱们就暂且别过。路上千万小心,明日石窟再会。”说罢抱拳一礼,携冯雷霆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雪仍未住,当柳青与贾病出了酒铺,才发觉天已全黑了。柳青抬头看着天色,咂嘴道:“贾兄可会些轻功么?”贾病道:“凭我的脚程,决计无法在天亮前赶到龙门石窟。但不碍事,周围灯火通明,货摊鳞次栉比,我去买两匹快马,咱们走官道,不久便可到达。”柳青想了想,道:“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倒是又劳贾兄破费了。”贾病不悦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兄弟不必客气。”

  贾病买马之余,柳青突然想到:“明日在龙门石窟,必定鱼龙混杂,耳目甚多。我既然公开露面,谨慎起见,还是做个障眼法,让别人认不出得好。”当下换了身破烂行头,又去药铺买了三张膏药,涂花了脸。

  等到贾病牵马回来时,竟见柳青衣衫褴褛,脸上也是些草汁药粉,说不出得难看,心底奇怪,便问道:“你怎么这幅打扮?”其实柳青此时的行装虽然比不上贾病“潇洒”,却也有几分相似了。只听柳青悄悄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也有病,我有大病!”贾病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好极了,我们大家都有病!”

  这两个“疯子”对酒当歌,策马同行,直往洛阳石窟去了。

  正是: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诸位看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