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这是你的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洛阳石窟群雄聚,仙音妙律打哑谜

这是你的江湖 万重秋 6668 2019.03.20 07:39

  04

  且说群雄翘首企足,数千人伸长了脖子张望,都想瞧瞧这些汉子究竟生的什么模样,莫非是三头六臂不成?

  哄笑声中,只见这五十余名汉子皆是清一色的平头短发,颌下更无一缕胡髯,当真是惊世骇俗之举。要知道古代男子蓄发留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虽然江湖豪杰性情豪迈,更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对这些繁文缛节也不怎么介怀,但蓄发留须毕竟是当时的风尚,更是男子身份的象征,岂可任意所为?便如同当今社会中,大家突然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长发男子合三凑五,估计也会“群聚而笑之”,抱有一些成见————难道违背世俗的行为,便一无可取之处,理应受到指责与批判?莫非只要被大多数人所否定的事物,就必须是错误的么?

  或许你的心中自有答案,但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敢于挑战世俗,无惧非议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因此众人的嬉笑声中,隐约有几分敬意存在。贾病本就是玩世不恭的性子,此刻更如同找到了亲生兄弟一般高兴,活蹦乱跳,向他们招手道:“嗨!你们的模样真有意思,是哪个师傅的手艺?改明我也去剃个平头玩玩。”贾病没有修炼过内功,因此说话的中气不足,除了身旁几人之外,俱都没有听到他的言语。

  那领头的汉子也不理会大家的冷嘲热讽,直待笑声渐息,才对赵无忌说道:“在下湖广人士,贱名不足挂齿,今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声音洪亮至极,内劲之充沛,已胜过在场的多半人。黑白两道俱都起了警惕之意,均在心中琢磨:“他们身手不弱,只是不知道要相助哪一方?但愿不要和我们为难才好。”其时私底下早已议论开了,有人低声道:“喂,那短毛是个什么货色,你们看出来了吗?”也有人胡说八道:“这么明亮的招子,你竟瞧不出来?哼哼,他就是‘阴阳乌龙脑袋,平时不穿内裤’人称‘水上飞来云中踩,独闯闺房走八方’的‘伤风败俗之短毛神僧’光腚和尚!”更有人奇道:“为什么他的绰号那么长?”另有人恍然大悟,拍手称赞:“我方才摸不着边儿,经你老哥一说,我倒是明白了,原来他是个王八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便在此时,忽听司徒空向那领头的汉子说道:“竟然是‘湘潭巨枭’到了,不知阁下有何见教?”那汉子耸然动容,脸上的惊讶之情难以掩饰,抱拳道:“佩服,佩服!司徒老儿果然名不虚传,单凭一手轻功,便能猜出任某的来历。没错,男儿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贱名上我下心,任开心是也!”旁人听司徒空称他为“湘潭巨枭”,他又自报家门,名唤任开心,然而知道的人也不多。又听孟知秋嘲讽道:“你师傅怎么没来?‘煞星蝙蝠’难道走不动道儿了吗?”

  这“煞星蝙蝠”四字一出口,人丛中登时爆发了轰动。柳青依稀记得听老人说过:许多年前,有一位独行大盗横行两湖流域,做下了不少案子。只因他轻功出众,犹如一只蝙蝠般神出鬼没,大家都奈何不了他,只好给他起个恶心的外号撒气。柳青继而思忖:“任开心既是‘煞星蝙蝠’的弟子,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突然灵光一闪,续思:“咿?盗空天不也是独行大盗么,难道……”心中又有一种朦胧的感觉,却偏偏说不上来。

  忽听赵无忌冷笑道:“请教二字,老夫愧不敢当,尊驾有话便说,有屁便放,没事儿就闪到一边儿凉快。”任开心也不在意,哈哈大笑:“岂料一别经年,前辈还是老样子,快人快语,风采不减当年。”清了清嗓子,话锋一转,道:“天下习武之人,任你如何盖世了得,定力多强,也难以抵挡武学秘籍的诱惑。池千秋的武功旷古绝世,那也不消得说了,他留下的《圣武经》,一直是武林中人梦寐已久的宝物。它对于咱们的价值,便如同善弈之人对稀有棋谱的珍视;犹胜研习书绘之人对名帖古画的向往;又好比吹奏乐曲之人对知音良友的渴求……”他停顿片刻,这才说道重点:“所以,咱们江湖豪杰应约来寻找秘籍宝藏,原是情理之常,却干赵大侠什么事了?”他话音刚落,黑道中人齐声喝彩,直到此刻才清楚这些汉子是来相助自己的。毕竟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师傅“煞星蝙蝠”也是同道中人。

  赵无忌尚未搭话,忽听一人说道:“天下之事,天下人管得!”群雄寻声望去,但见一位衣着华贵,气色红润,约莫四十余岁,一幅财主模样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是“仁义山庄”的大庄主,“中原七义”位列第二把交椅的“散尽家财”钱漫天钱二爷。

  只听钱漫天朝对面说道:“八年前,诸位黑道朋友在贺兰山商议大事,‘七彩地狱’因不满决策的事宜,带领‘不乐寨’与‘头陀帮’愤而下山,将周遭的村庄血洗一空,无数百姓因此遭殃;五年前,恰逢‘黑道英雄会’的召开,‘十二连环乌’当仁不让,力压‘天地会’在姑苏做东。会议之后,‘青龙潭’为报昔日之仇,竟联合了大小三十四家帮会,直奔浙江雁荡山,欲寻‘五虎断刀门’的晦气!吴伯君、吴伯雄、吴伯义三兄弟率门下弟子倚仗山势周旋,血战三天三夜,最后亏得‘江南大侠’欧阳凌风及时赶到,将危机化解,否则‘五虎断刀门’就此在江湖中覆灭;三年前,朝廷对云南用兵,顺道清剿巴蜀匪寇,云贵总督征集了湘军与桂军,合计十几万人马,浩浩荡荡,欲连窝端平各位的巢穴……”哈哈一笑,接着道:“巴蜀一带道上的朋友闻风而逃,只能抱团躲在深山中哀嚎,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维持生计,终于打上了‘玉花宫’的主意,想来个财色双劫,大饱口福。岂料怜香与惜玉两位宫主武功卓绝,宫内女子更是巾帼不让须眉,你们偷鸡不成蚀把米,竟让一群娘们打得抱头鼠窜,这脸可丢大啦!”叹了口气,续道:“其实你们吃不饱饭,完全可以向‘仁义山庄’开口,钱某有求必应,并竭力助你们弃恶从良。诸位朋友何苦执迷不悟,再生罪孽?”他说的句句属实,正心诚意,而且言外之意甚是明了————每逢黑道大规模的聚会,便会有生灵涂炭的灾难发生。侠义道之所以百般阻挠,乃是事出有因。

  任开心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可就是他们的不是了。”

  柳青听到这里,脑海中“轰”的一声,立刻想到怀中那封血衣门的暗杀名单里,有涉及“玉花宫”与“雁荡三绝手”吴氏兄弟的内容,震惊不已,心道:“这……这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正出神间,忽听“不乐寨”寨主鬼见愁骂道:“先人板板赵无忌,假仁假义钱漫天,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没有办法!大可四周看看,若要真他娘的打起来,你们能落着便宜么?”原来黑道诸路豪强对钱漫天的言语极为不满,听在耳中更不受用,只当他故意提及自己的丑事,本就积压在心中的怒火,更是瞬间点燃。鬼见愁一语话毕,四下里咒骂不休:“侠义道的小杂种,你们自负高洁,武艺超群,今日便教你们有来无回!”“识相的便跪下磕头,爷爷放你们一条生路!”“大家一起上啊,别再扯淡了!”

  赵无忌左手捋须,右手拔起银枪,登时舞了个花子,扬天长笑:“哈哈,哈哈,老夫一生善恶分明,怎能向妖孽低头?今日既然来了,便已将生死二字置之度外!”他说得虽然简单,但声音慷慨激昂,群山回响,语气中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魄力,瞬间激起了侠义道群雄心中的烈火————至死方休,绝不妥协,永远怀揣希望的烈火。“歌女的歌,舞者的舞,剑客的剑,文人的笔,英雄的斗志,都是这样子的,只要不死,就不能放弃。”只见不少汉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甚至还有一个使狼牙棒的少年为了鼓舞士气,满腔热血道:“没什么好怕的,咱们一个打十个,就不成问题啦!”

  柳青看着局面愈演愈烈,忙不迭的叫苦,心道:“瞧这架势,莫不是要打起来了?可我还未将血衣门重出江湖、并计划了一系列歹毒阴谋、甚至欲联合魔教入主中原武林的消息传播出去,这怎么办?”不由得暗骂:“操蛋玩意,少林寺的一帮秃驴关键时刻掉链子,这当儿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连个影子都见不到?”要知道少林乃天下第一大派,自唐朝起便领袖武林,不知化解过多少纠纷。江湖上人人敬仰少林派,此刻若由他们坐镇主持,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无论彼此间有多大的仇怨,局势都应该会和缓许多。

  可少林群僧迟迟未能露面,嵩山派的高手也不知所踪,此间唯一有能耐镇住场子的泰山派,也“远水救不了近火”————虽然卓非凡是泰山派的首席弟子,武功与身价皆有,但毕竟资历与辈分均不够,群雄凭什么听他的?再者,尽管泰山派贵为五岳派之一,可招牌终究不如少林武当响亮,比之丐帮的人众更是不及万一,即便是泰山派掌门“紫气东来”任真子道长亲自驾临,也没道理凭一句话便让双方罢休。

  没奈何,事到如今,柳青若再不挺身而出向群豪说明情况,就真来不及了。但要将如此复杂且匪夷所思之事,当着千余人的面说个明白,那绝不是一时半会儿的功夫,非得耗费一番口舌才行。且不说群雄是否会相信一个无权无势的少年“信口开河”,就照眼下这般激烈环境,大家以命相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又有谁能听得进去?饶得柳青聪明机智,也无计可施。

  “紫蟒洞”洞主葛辉更是报仇心切,此刻见侠义道有意较量,登时心花怒放。他为了激起群愤,向身后喊道:“诸位带头大哥,列位志同道合的好兄弟,过去咱们被这些名门正派苦苦相逼,只能躲在穷山僻壤之处生存,好不窝囊!如今报仇的机会终于来啦,是爷们就站出来,大家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一起上啊!”大声呼叱,便招呼部下冲了过去。

  二十四帮、三十六寨、七十二岛、一百零八洞的带头大哥本就是出来混的,整日价在刀尖上舔血,有什么好怕的?虽然各帮各寨心思不一,举旗不定,但大家东喊一句,西叫一声,人云亦云,竟有不少没主意的帮会变了卦————别看他们平日里耀武扬威,却也有难言之苦:要知道“做官惧王公,涉黑怕大佬,莫逞本领强,更有人上人。”正所谓小势力倚仗大势力,这些带头大哥虽然有自己的地盘,但天外有天,还是要被别人罩着————各帮各寨、各岛各洞,即受塞北“七彩地狱”、辽东“光明殿”、姑苏“连环坞”、闽南“天地会”、湖广“万邪坛”、滇缅“五毒教”等上头的管辖,遵守道上的规矩,每年依照自己所在的地域,分区缴纳巨额会费;又被侠义道逼得走投无路,艰难度日,因此大都心怀怨恨,一想到此节,气就打多处来。

  如今黑道豪强见到有机可乘,“不乐寨”更是率先开头,终于按耐不住,登时有一半人云集响应,意图报复。霎时间,六七百人抽刀拔剑,杀声震天,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迂回包抄,眨眼便将侠义道的百名好汉围了个里外三层。那些未参战的帮会人物,或因之前与“洛河帮”的战役中伤势过重;或想捡现成便宜;或无冤无仇,只为秘籍宝藏,不愿多生是非……

  侠义道的好汉也随即亮出了招子。数百人齐声嘶吼,声音震天动地,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柳青心道:“这就打起来啦?”此刻再也顾不得什么嫌疑,赶忙将贾病拉到自己身后,对他道:“贾兄,你不会武功,可别逞能。此战凶多吉少,我自顾尚且不暇,实在没能力护你周全。届时我只能凭轻功助你遁走,你脱身之后,务必将这封信笺交给少林寺的虚智方丈。虽然有些唐突,我想他看过之后,理应明白一些。”欲将怀中的密函托付给贾病。贾病疑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怎么不和我一起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打不过便脚底抹油,这本就是江湖上极为实用的法宝,没什么可丢人的。

  柳青摇头道:“这些伙伴都是重情义的好汉子。他们本没必要趟这摊浑水,但都为了道义前来,至死不肯后退半步。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我怎能抛弃他们自行逃脱?大不了我也把命撂在这里,又能怎的?”柳青激昂之中,无意间运起了内力,因此他这句话被不少人实实在在的听进耳中。众人的目光均向这两名衣衫褴褛的少年射去,赞许之色无以言表。赵无忌更是嘉许道:“小兄弟够仗义啊!危难关头,竟能舍弃自己的安危,考虑你这位同伴的处境,实乃侠义道的本色。”转头对卓非凡道:“贤侄,你眼光不错,新结交的朋友果然够意思。”卓非凡哈哈笑道:“前辈过誉了,这是小侄的荣幸。”赵无忌又对柳青说道:“小兄弟,我看你眼生得很……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这就走吧,别枉送了性命。唉,江湖中的少年,若都能像你一般作为,该有多好!”柳青抱拳一礼,意在感谢,却无要走的意思。

  岂料贾病欢喜道:“妙啊,我早就知道你老弟重情重义,否则也不愿与我同行。你我虽无八拜之交,但已胜过金兰之分,不错,不错!也罢,哥哥就陪着你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叹了口气,皱眉道:“只可惜现下没有酒喝,倒是人生的一大憾事。”柳青急道:“贾兄必须走!我马上难知死活,另有遗事交代给你。详情已来不及说明,但这封密函关系重大,你务必按我所说,将它带去少林寺。”长叹一声,喃喃道:“也怪我未能及时将血衣门的阴谋公之于众……”倏地转念一想:“这发起人处心积虑的谋划洛阳石窟的风波,该不是为了挑起黑白两道的争端那么简单。他究竟想做甚?为什么迟迟不肯露面?”

  果然不出柳青所料,便在此时,竟有一股尖锐的噪音兀自从天而降,“吱吱”作响,震耳发聩,便如同金属摩擦之声在耳畔轰鸣,直刺脑髓。千余人情不自禁的大喊大叫,不乏有人痛得挤眉弄眼,弯腰驼背,赶忙抛弃手中的兵刃,塞住耳朵;更有人满地打滚,大声咒骂;就连内功深厚的孟知秋也不禁后退几步,急点耳畔穴道缓解痛苦。

  这当儿谁还有能耐打架?所有人都晓不得又出了什么状况。

  不多时,这刺耳的噪音竟渐渐平和,忽然变成了高山流水般巧妙的音律,听了说不出得舒服。岂料音乐未停,又听那位神秘女子柔声说道:“物华天宝动和风,一派箫韶仙宛同;人杰地灵出奇秀,遂愿得所复何求?诸位远道而来,赴约至此,求秘籍而获瑰宝,揭机密以慰平生,原是皆大欢喜之事。怎料你们一群凡夫俗子愚昧无知,大动干戈,胆敢在佛祖面前妄动杀念,可否认罪?”这女子自恃聪明,出言不逊,竟将天下英雄视为无物,更是凭一曲音律就将群雄玩弄于股掌之间,各人怒发冲冠的同时,不禁心有余怵,情不自禁的升起了恐惧之意。但大家积愤难耐,兀自咒骂发泄,此起彼伏,不知有多少人顾盼四周,同时喝道:“你到底是谁?”那神秘女子咯咯娇笑,反问道:“汝等为何而来?”

  千余人齐呼:“为秘籍宝藏而来!”

  那女子隔空对话,讥讽道:“既是为秘籍宝藏而来,却为何刀兵相见,而不是来寻找我的所在?”又有人骂道:“你这婊子究竟是谁?”那女子“嘤咛”一声,娇柔无限,呢喃软语道:“我就是你们日思夜想,这场‘洛阳英雄会’的发起人呀!”她话音甫落,千余人齐声惊呼,就连无所忌惮的赵无忌也不禁变了脸色。其实早在她第一次隔空对话群雄之时,大家已隐约有此猜想,但都不愿承认这发起人竟是女流之辈罢了。如今已然明了,但大家心中却各自怀带三分惊讶、三分期待,更怀揣四分的疑惑与惊慌……

  其时千余人沸沸扬扬,场面更加难以控制。忽听任开心运气说道:“闻声不见人,听音不知处,我们怎知道姑娘在哪里?还望赐教!”他许久不说话,一开口便说到了各人心坎里。不一会儿,诸路豪杰俱都安静下来。

  只听古琴幽幽,为主律;琵琶铮铮,做辅奏;肖笛贯穿其间,所弹奏的竟是一首难以捉摸的“入阵曲”。那女子随音唱道:“往事已去不可追,今日既来且珍行,明日纵歌翩弄影,不知何处是归程?”接连唱了三遍,唱罢便不再言语,音乐也已停止。千余人面面相觑,都不知是什么含义。任开心问道:“这算是甚么答案?”人丛中更有急性子骂道:“臭婊子,你打什么哑谜?有种便跟爷爷说个明白!”

  便在此时,只见诸葛智达轻摇羽扇,走了出来,缓缓说道:“姑娘既然在‘摩崖三佛龛’招待访客,倒也不错。可那地方实在小了一些,只怕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站不开啊?”群雄登时醒悟,暗暗称赞诸葛智达的才思。

  摩崖三佛龛凿于武周时期,所造三佛分别代表“过去”、“现在”、“将来”,是大乘佛教“三世佛”的典型。三佛所代表的含义,不仅与那女子的诗题相对应,更与她吟唱三遍的含义相吻合。

  诸葛智达学识渊博,智慧超群,人称“神机妙算”小诸葛,那是盖了帽的聪明才智之士。但他心高气傲,自恃聪明,也同样是出了名的。诸葛智达方才听那女子说自己是“凡夫俗子”,怎能忍受?非要给她好看不行————但古往今来的聪明才智之士,大多自视清高,自恃聪明,少有真正谦虚之人。

  只听那女子悠悠叹道:“小女子方才失言,还望诸葛先生别跟妇道人家见识。我所说的凡夫俗子,可不是专指先生呢……”咯咯娇笑,语音中更有嘲讽之意,似是在说“凡夫俗子”四个字,便是特为你而造。

  诸葛智达勃然大怒,正欲发作,忽听六七人同时说道:“还等什么,快去看看啊!”他们话音未落,早有人晃动身形,朝“摩崖三佛龛”跑去。不少人惊呼出声,赶忙跟上,谁也不肯落后半步。千余人登时挤成一团,如潮水般汹涌澎湃,不停地大叫大嚷:“喂,后面的别挤啦!”“快走啊,快走啊!”“都不要着急!”“滚你妈的!”终于有人想到施展轻功,武功超群之人便逍遥而去;也有许多武功不济之人踩踏至死。

  不一会儿,黑道诸路豪强俱都走了个干净,只剩下侠义道的百名好汉木楞原地,直待赵无忌等人的安排。司徒空问道:“咱们怎么办?”孟知秋道:“还能怎么办?事到如今,也只好过去瞧瞧了!”

  正是:一颦一笑戏群雄于股掌之间,一谜一曲控事态于分毫之际。不知那女子怎生安排,摩崖三佛龛又有甚玄机,且看下回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