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一刀劈开生死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刀劈开生死路

夜与雪

  • 玄幻

    类型
  • 2016.08.10上架
  • 210.02

    完本(字)

6.4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一刀劈开生死路》的玄幻之旅

盟主saidh 盟主林墨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生死两茫茫!

一刀劈开生死路 夜与雪 5207 2016.08.09 22:45

  深夜。

  滴答、滴答、滴答......

  特护病房里,岳平生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胸膛微微起伏。

  两个年轻的护士掐着点进入病房,药瓶里的液体将要滴完,秦丽麻利的拔下针头取下吊瓶,对着宋晓说道:

  “给他翻个身吧,我一个人恐怕不行。”

  我在哪里?这个声音是......

  无边的黑暗当中,一股意识微微动了一下。

  瘫痪一年多以来,岳平生的身体也削瘦了很多,对两个力气不大的女孩子来说并不十分困难。

  宋晓点点头,两人七手八脚将岳平生翻过身来以后,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臀部。这是为了疏通血液循环,防止人躺久了生出褥疮。

  宋晓见岳平生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忍不住叹口气说道:

  “小丽,你说他这年纪轻轻,可怎么活?动不能动,说不能说,跟植物人几乎没有区别了,我要是他宁愿选择安乐死,省得活受罪。可惜他连话都不能说。”

  秦丽心情有些沉重的点点头,她入行不久,像这类病情严重的病人见得不是很多,仍然是极富同情心的时候。

  她有些难过的看了看岳平生年轻的脸庞,说道:

  “我担心他醒来以后会更难过吧......他自己还算万幸,活了下来,他的女朋友已经抢救不过来送到太平间去了。

  太平间......她们......在说谁?

  意识如同被迷雾包裹,模模糊糊。

  “唉。”宋晓叹息了一声,然后怒不可遏的骂道:

  “肇事还逃逸,这种人一定没有好下场!”

  手上动作不停,秦丽点点头接着说道:

  “不过他的父母好像很有钱,应该有办法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吧。”

  岳平生的父母她们两人都曾经见过,似乎都是比较成功的人士,据说是一个集团的掌权者。

  “抓到了又有什么用?”宋晓愤愤不平,忍不住的连连叹气:“他女朋友也回不来了,他自己也变成了这个样子。”

  哪怕宋晓入行这几年见多识广,像岳平生这样境遇这么惨,这么可怜的也实在是少见。

  咣,咣。

  宋晓刚想说话,一个年轻的男人在敲门声响了两声后,推门走了进来,看了看病床上的岳平生,对着秦丽和宋晓说道:

  “我弟弟怎么样了,我想一个人陪陪他,可以么?”

  宋晓和秦丽两人自然认识这个男人,据说是岳平生同母异父的哥哥。

  这个人看上去一副难过消沉的神态,看起来对他的弟弟还是很关心的。宋晓看着眼前青年安慰道:“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你多陪他说说话吧,说不定能对他的清醒起到作用。”

  随后秦丽也站了起来说道:“有什么事情立刻喊我们就可以了。”说完拉着宋晓走了出去。

  岳修名慢慢的走到病床前,脸上的难过像是变脸一样消失不见,眯起眼睛来平静的看着岳平生苍白的脸庞。

  他弯下腰替岳平生掖好被角,轻轻拍了拍他无知无觉的脸庞,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说道:

  “亲爱的弟弟,你的命可真大......”

  弟弟?这是谁?很熟悉,很熟悉......意识微微地挣扎着,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弟弟。你知道我一直以来有多羡慕你吗?什么好的东西都在你的手上,甚至你都不用说出任何的要求,父亲就会全方位的满足你,事业、爱情、理想.....”

  他的声音细微,却有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可是为什么呢?我明明比你努力一万倍啊。你看看你,每天都在做些什么?游手好闲,一事无成......可就是这样,父亲对你的好从来没有减少过一份,还要把你培养成为他的接班人。可笑的是你居然还不愿意......而这所有的一切,只因为你是他的血脉而我不是。”

  岳修名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扭曲:

  “这下,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父亲的班了。他再也没有机会偏爱你而无视我了!”

  他慢慢低下身,靠近岳平生的耳边,轻轻说道:

  “没错,是我找的人。”

  “你的命很大,我没想到你这样都能活下来。只可惜小悦她没你命大。”

  “不过你放心,就算父亲退休了,我也会养你一辈子的!哈哈哈哈哈!”

  岳修名张狂的笑着,像个大获全胜的将军,笑的不能自抑,笑的浑身颤抖。然后志得意满,扬长而去。

  病床上,岳平生的身体依旧如同雕塑一样静止不动。

  他的眼皮,却微微抖动着。

  他的意识一直来仿佛被困在一片无尽的黑暗里,孤独地游荡着。他可以接收到外界的信息,他可以听到所有人说的话,却怎么也无法睁开双眼。

  他可以听到父母的痛哭流涕;

  他可以听到一起长大的发小叹息着的安慰;

  他可以听到秦丽和宋晓两个小护士为他惋惜;

  他可以听到岳修名嚣张、猖狂的大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们不是兄弟吗?为什么这么恨我?为什么要害死她?

  怨!

  憎!

  恨!

  一片黑暗的精神世界中,阴暗负面的情绪像海啸一般,一浪高过一浪,疯狂涌动着,呐喊着、咆哮着,仿佛要冲破身体的束缚,毁灭这世上的一切!

  仿佛冲破了某种界限,感知到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无变黑暗的精神世界里,突然燃起一簇猩红的火焰,给岳平生无边黑暗的精神世界里,带来深深邪恶、混乱、残酷的光亮!

  “很有趣的思想......”

  一张狰狞的、庞大到铺天盖地的恐怖鬼脸,仿佛挣脱某种束缚,出现在岳平生的精神世界!

  这张鬼脸遮蔽了岳平生精神世界中的所有视野,森冷、恶毒的火焰,缓缓燃烧着。

  在这张鬼脸面前,岳平生只感到自己就像一粒灰尘那样渺小。

  这是什么,魔鬼,还是梦?

  恐惧、害怕这种感情好像已经不存在,岳平生不带丝毫感情的抬眼看着这张恐怖的鬼脸。

  邪恶的竖瞳散发出奇特的光芒,投射在岳平生身上,无边无际的鬼脸上,渐渐显露出十分有趣的神色。

  它开口露出森森的獠牙,轻声问道: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可悲的、沉浸在痛苦汪洋中的可怜虫。你很有趣。”

  “我有一个同样有趣的建议,你想听吗?”

  声音诡异而浩大,似男似女,无边的黑暗都沸腾起来,仿佛在雀跃,在欢呼。

  这话语声直接在岳平生内心最深处响起,无比邪恶,无比寒冷,也无比的孤寂。

  魔鬼的交易吗?

  魔鬼又怎么样?

  我还有什么可害怕、可失去?

  意识世界中岳平生仿佛将要溺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发出凄厉的似哭也似笑的声音:

  “想要什么?”

  “灵魂吗?正义吗?善良吗?”

  “拿去吧,全都拿去吧!只要能让我报仇,只要能让我报仇!”

  遮天蔽日的鬼脸则是发出毫不留情的嘲讽嗤笑:

  “不不不......可怜虫,你显然搞错了什么,我可不是什么魔鬼、恶魔,不要把这种低级生物与我相提并论。”

  “你的灵魂、正义、善良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我的建议,只会让你失去一点点的自由,就像去玩一个有趣的冒险游戏而已。”

  此时的岳平生根本不在意,狂笑道:“自由也好,游戏也好,要怎样都可以!报仇,我只要能亲自报仇!”

  巨大的狰狞面孔沉默的凝视着岳平生,随后——

  “那么,如你所愿。”

  “尽情享受复仇的快乐时光吧......”

  病房中,岳平生依然孤独的躺在病床上。

  而在下一刻,一股无边的伟力于未知之处突然降临,岳平生的身体渐渐的从病床上浮起,小小的空间里就像刮起了十二级的台风,所有的杂物不由自主漂浮、飞舞起来。

  病房外的医生们包括秦丽和宋晓都无知无觉。

  一股奇特的暗流一步步流遍岳平生的全身,这股暗流每前进一分,他的意识就更清醒一分,同时对身体的感知掌控就多一分。

  岳平生缓缓张开眼。

  “不是梦......”

  发出似叹息、似呻吟的声音,看着自己苍白削瘦的双手,岳平生体验着仿佛再世为人的感觉。不过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对身体的掌控掌控与感知已经全部恢复。一股神秘力量的包裹下,岳平生生出一种感觉:

  现在的他,无所不能。

  紧接着,在神秘伟力的影响下,岳平生就好像天生知道该怎么做,透过这股力量,被增幅放大十万倍、百万倍的思维意识已经像海啸一般,以岳平生所在的医院为中心,向整个城市蔓延开去!

  他的思维意识仿佛可以无限分裂,几乎覆盖、扫描了整座上海市,寻找着给他生命中留下深刻记忆的气息。

  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下,岳平生的状态冷静而冷酷。这种搜索状态持续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岳平生的眉毛突然一动,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

  “在那里么......那么马上就可以见面了。”

  下一刻,神秘力量包裹下的岳平生,已经违反物理规律,像超人一样,从窗台呼啸着飞了出去,只留下特护病房里一地的狼藉。

  ......

  黄浦江边一处豪华公寓内,岳修名舒服的卧在沙发上,对面,一个三角眼,西装革履的汉子微笑着说道:“岳先生,这件事情我已经让手底下的人处理完了,保证就算是把整个中国翻个遍也再也找不出这个人。”

  “哦?”岳修名站起身来,一边倒红酒一边说道:“你能保证?我的父亲对这件事情可是一定会追究到底的。”

  肖强笑了笑,摊摊手说道:

  “岳先生,合作这么久,我做事情你难道还不放心?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难道不是消灭问题?这样,回头我会寄个带子给你,你也可以放心,怎么样?”

  “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消灭问题......说的太好了!”岳修名哈哈一笑,将酒杯递给肖强,举杯示意:“合作愉快。”

  肖强的脸上挂起灿烂的笑容:“合作愉......”

  “真巧,不用浪费多余的功夫了.....”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骤然在宽阔的豪华公寓中回荡,两人的脸色猛然一变,随后——

  轰!

  高大的落地窗猛然破碎,碎片飞溅而出。肖强岳修名两人在惊骇当中转头望去,瞳孔一缩,两只眼睛猛地鼓出!

  他们看到了一个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嗬.....嗬”

  好像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景象,岳修名像被死死卡主喉咙一样发不出声音。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肖强也被惊得呆住,眼睁睁的看着二十三楼外,岳平生身穿病服,如履平地般的站在虚空中,脸色苍白,神情嘲弄。

  在他们两人惊恐的眼神中,岳平生诡异非常的身影缓缓飘进客厅,微笑着打量着两人说道:“放心吧,你们看,我有影子。”

  岳修名、肖强两人惊慌当中看去,灯光下岳平生的影子静静贴在地上,惊慌的情绪缓和了一些,两人对视一眼,心乱如麻,之前的诡异离奇的景象还是让这两个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岳修名硬着头皮壮起胆子,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声音微微颤抖的问道:“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

  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眼前发生,他的心中还抱着侥幸的心理。

  “发生了什么?”岳平生脸上依旧挂着冰冷的微笑,手指轻轻一点,神秘力量感知到他的心意,岳修名的嘴巴、身体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锢住,发不出一点声音。这让他惊恐莫名,连身体的颤抖都被这股力量控制住。

  “岳修名,我和你无话可说。”

  岳平生接着看向极度慌张的肖强,语气平静:

  “这么说来,你就是他的帮手?还有肇事者呢?他在哪里?”

  肖强此刻真的很想逃跑。

  他人生三十多年来,手上也沾了几条人命。但就是这样,面对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他比起岳修名来也强不到哪去。此刻肖强脚底下好像生根了一样,任凭他咬牙切齿的发力,却根本动弹不得。

  鬼压身?这是鬼压身?

  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肖强恐惧到了极点。他浑身发抖,冷汗大滴大滴的从额头上滑落,声音干涩:

  “肇事的人我们已经处理掉了......”

  听到肖强这么没有骨气的有问必答,岳修名无法开口的同时脸色铁青。

  岳平生轻轻感叹:“是这样么?我的哥哥找到了你,你再安排下去,事情完成以后在把执行的人处理掉么?老套的桥段啊。”

  话音落下,在岳修名几乎要憋出内伤的时候,窗口处突然升起两团活动的事物,慢慢飘进客厅。

  “喵——喵——”

  定睛一看,居然是两只脏兮兮的流浪猫,尾巴炸起,眼睛乱转着。

  他要做什么?

  肖强、岳修名心底升起毫无来由的、莫大的恐慌,由身到心的猛烈颤抖起来。

  “不管谁做错了事情都要付出代价。”岳平生脸上露出冰冷的微笑:“现在,是你们偿还的时候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死你们。首先,是你。”

  在肖强恐惧到极点的表情当中,不等他反应,下一刻,一股未知的力量操纵下,肖强的身体同时软软的倒在地上,大脑的思维活动完全停止。

  从医学角度来说此刻的肖强已经变成了植物人。他的思维意识,或者说灵魂已经被抽出,注入了其中一种只流浪猫当中。

  这只猫在地上滚了一滚,似乎意识到自己居然变成了猫,人立起来喵喵叫着,举着爪子连连作揖,就好像是在求饶一样。

  岳平生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另一边将这诡异恐怖的一切看在眼中的岳修名,像在冰天雪地里被人又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森冷的寒气从头到脚蔓延了他的全身,虽然不能说话不能动,他的眼泪、鼻涕还是哗哗的流了出来,裤裆也湿漉漉的一片。

  他是真的被吓尿了。

  “住手啊,我是你的哥哥啊!”

  岳修名无法开口,只能在心里疯狂大喊。他很想求饶,跪地也好,磕头也好,就算是让他舔岳平生的脚底他也会毫不犹豫立刻去做,只要能让他逃脱这种恐怖的惩罚,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然而岳平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死亡,太便宜你了。”

  岳平生转头看向岳修名,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忘了告诉你们,这两只,都是母猫。”

  “逃吧,拼命逃吧。”

  “岳修名,带着你富家公子的思想,去垃圾堆里寻找食物,去甩开那些发情的公猫,去躲避那些变态的虐待者吧。这就是从此以后,你的一生。”

  “你不会有机会变回人的身体了。”

  岳平生心意一动,似乎无所不能的神秘力量已经领会了他的意图,将岳修名的思维意识抽出,注入瘦弱的母猫的躯体。

  啪!

  岳平生轻轻一打响指,岳修名和肖强的人的身躯骤然四分五裂!鲜血、器官泼洒了一地,这间豪华公寓看起来好像人间地狱!

  眼见着两只母猫惊恐慌张的在客厅当中乱窜着,岳平生站在原地,往事一幕幕走马观花般的闪过,缓缓闭上了双眼,泪水慢慢的流下。

  “精彩的表演!”

  诡异浩大的声音在岳平生的心里突然响起。同时环绕他周身的无所不能的伟岸力量像潮水一般迅速的消褪,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涌上岳平生的心头。

  对身体的感知度迅速消失,就好像从云端摔落,他再度变回了那个瘫痪的病人。

  低语声继续响起:

  “岳平生,你主演的复仇戏码狗血恶俗,却能让我看的津津有味,我对你有了一点点期待。”

  “那么,现在是你履行约定的时候了。”

  “作为对你的欣赏,我会赐你一个有趣的小帮手。”

  “不要让我失望。”

  伴随着鬼脸的低语,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

  下一刻,岳平生的意识再度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