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探险 通灵实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孤灵之离家出走的少女(十八)

通灵实录 姚颖怡 2079 2019.03.26 23:49

  何灵语把画像上的凤凰盘扣截图下来,发给了菠菜。

  司凯见了蹙眉:“这种盘扣在古代可能很常见,现代人很少用到,所以你才觉得罕见吧。”

  “不会,我没有见过”,何灵语及时打住话头,差一点就说漏嘴了,她连忙补充道,“我看过一些关于盘扣的记载,没有见过这种图案。”

  司凯没有继续追问,他对华夏文化还在学习当中,此处没有发言权。

  夜晚的帝都依旧喧嚣,两人到达医院时,已是凌晨两点,司凯的另一位助理杨帆就站在住院楼前,远远看到司凯和何灵语,杨帆立刻迎了上来。

  “方院长还在等着您,但是查博士已经回酒店了,他住在......”

  没等杨帆说出查博士暂住的酒店名称,司凯便挥挥手:“不用了,我们上去。”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医院里的司舒是何方神圣,至于那位脑科专家查博士......终究是人类的医生。

  司凯在病房外面见到了司雨浓,短短三天,司雨浓已经憔悴不堪,两名助理和护士寸步不离地陪着她,生怕她会倒下去。

  “SKY,你上次说或许能帮到小舒的,她现在......”司雨浓别过脸去,不让人看到她眼中的泪光。

  司凯走过去,抱了抱她,沉声道:“我带来一个人,让她先看看小舒。”

  说着,司凯看向何灵语,示意她过来。

  何灵语走到司雨浓面前,微微颔首:“我叫何灵语,司女士您好。”

  “你好。”司雨浓微笑,她的眼神疲惫,人也憔悴,但是却依然优雅从容。

  司凯向司雨浓介绍何灵语:“叫她灵灵吧,她是学心理学的,给她一些时间,让她和小舒单独相处,我们不要打扰她们。”

  说着,他便亲自打开病房的门,让何灵语走了进去。

  目送着何灵语进去,司凯转过身来,正对上司雨浓疑惑的目光。

  司凯也知道自己的理由太过牵强,里面的那个司舒已经确定脑死亡,别说是何灵语这样一个小女孩,就是心理专家来了也于事无补。

  “Pansy,稍后我会给你解释。”司凯说道。

  司雨浓摇摇头:“没关系,我知道你不会乱来,这位何小姐一定不是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

  司凯点头,对杨帆道:“你陪着Pansy她们先去方院长办公室,这里有我就行了,稍后我去找你们。”

  他不想有人打扰到何灵语,而且他也不想让除他以外的人,看到里面发生的事。

  司雨浓没有迟疑,由杨帆陪着去了院长办公室,她身边的秘书和护士也一同走了,这层病房是司家专用的,没有其他病人,此时楼道里空空荡荡,除了司凯,就只有护士站的值班护士。

  司凯走进了病房。

  何灵语正站在病床前,望着平躺在床上的少女。

  “看出什么了吗?”司凯问道。

  “其实她和司舒长得还是有区别的,你看这里。”何灵语指了指少女的脸蛋。

  司凯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婴儿肥啊,司舒有婴儿肥,她没有,这么明显的区别,你们没有发现吗?”何灵语很诧异,多么一目了然的事。

  “婴儿肥?婴儿肥胖?”司凯不解,这三个字可以理解为一个词组,婴儿是名词,肥呢,是形容词吗?好像和语法不合。

  何灵语彻底相信司凯在和私教学习汉语了,这不接地气的语文水平,真让人无语!

  “我的意思是说司舒的脸蛋是圆的,这个司舒的脸却很瘦。”何灵语耐心解释,一百万啊一百万。

  这一次司凯终于听懂了,但是他却不以为然:“她已经昏迷十几天了,只靠输液维持,当然会瘦的。”

  或许大家都这样认为,一个生病的人,即使她的脸忽然瘦下去,大家也不会感觉诧异吧。

  何灵语却觉得事实不会是这样的。

  今天在机场,司舒还买了黑色的一次性口罩,她把口罩拉到下巴上,何灵语问她为什么要戴口罩,司舒说这样可以显得脸小一些。

  司舒知道自己脸蛋胖嘟嘟的,十四岁的女孩已经很爱美了,她一定尝试过瘦脸,可是瘦不下去,所以才会戴口罩,看她轻车熟路的,想来平时也是这样戴的。

  所以医院里的司舒,很可能一开始就是瓜子脸,而不是后来瘦下去的。

  但是这种只有女孩子才深有体会的事,何灵语也懒得向司凯解释了。

  司凯道:“我想明天还是给她验验DNA吧。”

  这个想法在回来的路上,司凯就有了,无论这个女孩为什么会代替司舒,她都有可能是和司舒有血缘关系。

  “不用验了,她和你们家应该没有血缘关系,至少她和司舒不会是双胞胎。”何灵语说道。

  “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她......难道不是人?”司凯太吃惊了,因为他看到何灵语也只是看着床上的女孩,并没有做过什么,在客栈竹林外的山坡上时,何灵语曾经把手指按在另一个司舒的印堂上,而现在,她什么也没有做。

  “她的这张脸是幻像,想当于障眼法,你在国外一定没有听过华夏的民间传说,就是说有鲤鱼精暗恋一个书生,可是那书生却爱着一名大家闺秀,于是鲤鱼精就幻化成那名闺秀的样子接近书生。”何灵语解释道。

  “我懂了,和美人鱼的故事差不多,美人鱼最后化成了泡沫,她也会吗?”司凯自以为自己听懂了。

  何灵语抚额,这是哪儿对哪儿啊,和假洋鬼子打交道太TM难了。

  “不是这个意思,和美人鱼没关系,我是说她应该很想成为司舒,于是她就幻化成司舒的样子,可惜真正的司舒性格既跳跃又倔强,而且还有些强势,这个假货一时不能压制她,只好亲自去占了她的壳子,她的灵魂到了真司舒身上,于是这个假司舒就暂时变成了空壳。”

  何灵语一边说,一边解开头上的马尾辫,长发披散下来,而她手中多了一个绑头发用的金属发圈儿。

  她把发圈儿掰直,司凯这才发现,这个发圈儿掰直后一头尖尖,竟然是一根长针。

  他还没有明白何灵语要做什么,就见何灵语拿着那根长针,忽然向床上那个假司舒的眉心扎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