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有趣的人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70 2019.06.10 16:18

  身为锦衣卫小旗,乾清宫当值五人组的小头目,张仑负责巡逻。绕着乾清宫走了一圈,他才发现这座宫殿真的很大。

  前世有点亏,买票进来,就站在正殿门口望望“正大光明”匾。张仑无声嘀咕,准备歇一会,再走第二遍。

  他正要朝小班房走,迎面一人身上的明黄袍服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张仑呆了一息,才想起眼前这人是谁。能身穿明黄色衣服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位。

  “臣参见陛下。”张仑慌忙行礼。可是陛下,你不在偏殿处理政务,到处闲逛是几个意思?

  有了官职,就有资格以“臣”自称了。

  朱祁镇去小班房没找到张仑,正要回偏殿,见一身着锦衣卫服饰之人由远及近,这人剑眉星目,削肩蜂腰,可不正是他要找的张仑?

  “张卿,走,和朕说说遂发枪。”朱祁镇说着当先而行,朝偏殿走去。

  朱祁镇等了两天,总算等来张仑,今早上朝无心听政,只想快点散朝,无奈大臣们争执不休,好不容易散朝,垫了肚子,决意听张仑说说遂发枪怎么造,哪肯放过她?

  我第一天正式上班,脱离岗位好吗?张仑一怔,道:“臣在当值。”

  朱祁镇越过他时温和一笑:“当值不能和朕聊天吗?”

  呃……陪皇帝说话也算工作的一部分吧?何况他本就有过借时常见到朱祁镇的机会博前程的想法,只是变化好快,快到他不适应。

  他道:“是。”

  两人一前一后进偏殿,朱祁镇在日常看奏章读书的椅子坐了,示意张仑在下首坐。

  张仑看了看,左下首是王振,右下首的位子空着,他谢过赐坐后,老实不客气在那儿坐了,抬头见王振脸色不大好看,自然是不在意的。

  “张卿说过,遂发枪制造相对容易,左轮手枪制造相对困难,朕想先造遂发枪,不知张卿有什么办法?”朱祁镇兴致勃勃地道。

  能画出图形,说出威力,自然能造。朱祁镇的想法很朴素。

  张仑没想他要问这个,转念一想又释然,遂发枪是十九世纪欧、洲的产物,他画的是改良过的,面世时还没有这么好的功能呢,兵仗局和南镇抚司做不出来很正常,因为它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道:“陛下,枪支的零部件非常精密,遂发枪如此,左轮手枪同样如此。只要有一个部件相差毫厘,就无法发射。”

  “这就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吧?”朱祁镇点头表示理解,道:“卿的意思,是要请最高明的匠人吗?王先生,你抽调将作匠最高明的匠人,听从张卿指挥。”

  这是要让我奉旨制造枪支吗?这活我没干过,我只是一个历史系的大学生,哪里会造枪支?张仑暗暗吐槽,正想出言拒绝,就听对面王振尖细的嗓音不紧不慢道:“陛下不可。火器应由北镇抚司负责。从将作匠挑选出来的匠人当交给北镇抚司同知蒋为。”

  张仑从王振话里听出两层意思,一是,王振不想有人分马顺的权,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是北镇抚司蒋为的上司,只要制造遂发枪的任务由蒋为负责,有功劳就得算马顺一份;二是蒋为不是马顺的人,出了事,或做不出来,这就是一个背锅的。

  张仑没想掺和这事,干脆保持沉默。

  朱祁镇不以为意道:“张卿现在锦衣卫,拨给蒋为就是,日常还是由蒋为负责,张卿有闲过去指点一下就行。”

  这是当顾问吗?如果这样,也未为不可。张仑觉得前世从网络上看到的信息能应付得了,于是道:“是。”

  王振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

  这一眼让张仑为不曾见面的蒋为感到悲哀,总觉得真弄出一把遂发枪是马顺的功劳,弄不出来是蒋为的责任。

  张仑相信王振有能力这么做。

  朱祁镇着李铁锁去宣蒋为,然后心情很好地和张仑聊起家常:“卿为何会被赶出府门?”

  皇帝陛下很好奇啊。张仑谨慎地道:“臣误信小人,以为赌博来银子快,这才去试一试,没想到这一试,输了个底掉。唉——”

  长长一声叹息似乎包含他无尽的后悔。

  朱祁镇微笑道:“难道在尝试之前,你竟不知道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说不知道不是笑话么?原主以为能赢才会去赌的。哪个赌徒不是以为自己能赢呢?张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道:“臣以为能赢的。”

  他第一次见皇帝很紧张,这次好很多,有点紧张,但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朱祁镇笑出了声,对王振道:“他居然认为自己能赢,哈哈。”

  王振硬梆梆道:“陛下,赌之一道,最是沾染不得。”

  “放心,朕对这个没半点兴趣。”朱祁镇淡然道。他是皇帝,天下都是他的,哪会去赌?王先生多虑了。先前他心心念念要问张仑制造遂发枪的事,现在事情初步有了眉目,和张仑交谈之下,只觉他十分有趣。

  皇帝是既繁忙又孤独的职业,朱祁镇政务不忙,只是王振对他十分严厉,让他神经始终紧绷,现在被张仑逗得大笑一场后,觉得整个人都轻松很多。

  “王先生且回去歇着吧。”朱祁镇体贴地道。

  歇着?王振脸色微变,道:“奴才不累。”

  哪有主子还在处理政务,奴才却去休息的?张仑腹诽。

  朱祁镇温言道:“先生刚才打呵欠了。去睡会儿吧。朕在这里和张卿说说话。”

  你是为了和这臭小子说悄悄话才让我下去的吧?王振愠怒,稍稍犹豫一下,勉强道:“奴才告退。”

  王振刚离开偏殿,朱祁镇便很放松地靠在椅背上,道:“卿平时喜欢玩什么?”

  “啊?”张仑傻眼,是告诉他喜欢种花,还是告诉他喜欢玩游戏?

  朱祁镇道:“可是喜欢摆弄火器?”

  “不,臣喜欢读书,只是时常记不住。”张仑灵机一动道。

  “哈哈哈——”朱祁镇大笑,道“有趣,太有趣了。”

  我只是担心你要考我书本的知识,哪里有趣了。张仑腹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