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结盟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63 2019.06.22 13:48

  张仑相信匠人们的手艺,但认为他们无法做到生产线的程度,组装成枪支恰恰需要生产线产品。难道要设计一条生产线?

  蒋为感觉到他有些走神,道:“怎么了?”

  张仑收敛情绪,道:“大人,卑职再强调一遍,任何零部件必须精准,要不然损耗必然很多。我们要的是能组装一支小型军队的枪支,不是贵人们戴的首饰。”

  这话既是提醒蒋为,也是说给匠人们听,并不是能做出花纹繁复的首饰便能制造枪枝,否则还要军工厂做什么?让手工艺人去造核弹就行了。

  蒋为道:“你们都听到了吧?张大人是唯一清楚遂发枪制造方法的人,你们不得自骄,须听张大人的。”

  我只是在网络上看过这种枪的制造原理和尺寸好吗?不过,和现代长枪短炮相比,遂发枪确实简单很多。张仑暗暗吐槽,有些庆幸以自己的身份,不要亲临一线,最多当技术顾问,而他掌握的理论知识足够应付。

  蒋为强力表态支技张仑,老匠人对这俊俏小后生再不屑,也不好说什么,沉默两息,勉强道:“谨遵大人吩咐。”

  他们从将作匠来到这里,原有些不乐意,但他们清楚,这里是南镇抚司,想活下去,只能选择顺从。

  张仑看出他很勉强,道:“遂发枪比火铳先进,说从火铳进化而来也不为过,大人为何不让制造火铳的匠人接手?”

  找些首饰艺人,哦不,大师,来造枪支,不是让卖茶叶蛋的去造原子弹吗?张仑想到前世九十年代流行的笑话,差点笑出声。

  老匠人眼神凌厉看他一眼,又垂下眼睑,做出服从的状态,道:“张大人看不起我等么?”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不解。你们没接触过火器,不甚了解实属正常。”张仑坦然道。

  刚才转回视线的精瘦汉子声音洪亮道:“那些只会捣鼓火药的匠人哪能跟我们比?宫里贵人们头上戴的,大多出自我们之手。”

  张仑问蒋为:“大人,他们的户藉在将作匠还是南镇抚司?”

  这是了解这些人彻底调到南镇抚司,还是借调。若是借调,张仑会提议由制造火铳的匠人研发。这些年,匠人们发扬研究精神,将火铳的应用做到极致,光是这份心就足够了。

  蒋为道:“已转到南镇抚司。”

  理由很简单,这是皇帝亲自过问的事,他点了这些人,将作匠少监马上连人带户藉一并带过来。

  张仑轻笑一声,道:“看来诸位只有放弃继续为宫里贵人们制作首饰的梦想,全力以赴把遂发枪造出来了。大家还是端正态度吧。”

  这心窝子戳的……匠人们默然。

  蒋为唇角难得地上翘,语气温和不少,道:“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制造遂发枪不是你职责之内的事吗?难道说,我才是真正背锅那一个?张仑差点失态。

  蒋为对老匠人道:“一共五张图纸,分成五组,每组一张图纸,一个月后本官要看到实物。都出去吧。”

  老匠人起身弯腰双手接过蒋为递过来卷成一团的图纸,行了一礼,带领匠人们出去。精瘦汉子走到门口,停住脚步,似乎有话要说,被老匠人瞪了一眼,垂下脑袋,最后一个出门。

  老匠人果然是这些人的头。张仑印证了先前的猜测。

  屋里只剩两人,蒋为仿佛一下子苍老十岁,抿了抿唇角,低声道:“本官性子耿直,难免得罪人,你出身英国公府,又得陛下钦点进锦衣卫,务必把遂发枪造出来。”

  蒋为又抿唇角!张仑注意到他又做这个动作,这次是提及得罪人,得罪谁?谁能让一位从三品的锦衣卫同知像交托后事一样托付手头的工作?

  答案只有一个,他得罪马顺。因得罪马顺而惶然,有不符合外貌长相的小动作而不自知。

  张仑道:“陛下将遂发枪交给大人制造,只要大人把遂发枪造出来,便是功臣,得以封爵也不是不可能。”

  封子爵就是贵族了。这并非不可能。朱祁镇善武,又有心北伐,若蒋为造出遂发枪,在北伐中发挥大作用,论功行赏时封最低等的子爵也在情理之中。

  蒋为抿了抿唇角,苦笑道:“我出身贫寒,生性耿直,唉!”

  出身贫寒,却能身居高位,还有和马顺对抗的勇气,这人不简单啊。张仑含笑道:“卑职只是一个小小从七品小旗,大人若不嫌弃,卑职愿为大人效力。”

  他委婉提出结成同盟,蒋为若不太蠢,自会听出他话中之意。能做到从三品的人,想必不蠢。

  蒋为眼眸猛地睁大,一眨不眨看着张仑,道:“张公子此言当真?”和他结盟的岂止是一个小小的从七品,那是英国公府的嫡系,校阅中御赐金腰带的勋贵子弟。

  “大人不可称呼我为张公子。我只是一个小旗。”张仑微笑道:“又为家曾祖所逐,有家归不得,有府回不去。”

  那是你没有遭遇危险,你若有危险,第一个站出来的必定是英国公府那位。蒋为露出笑容道:“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以后我便称呼你为阿仑如何?”

  “好。”张仑和蒋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蒋为心情极好地道:“我最近会常来这里,你有空过来即可。”

  我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呢。张仑刚要问,蒋为接着道:“这里是祟南坊五里屯,你来的时候当轻车简从。”

  祟南坊位于京城最东南,五里屯距城墙很近,确实远离民居。张仑总算放心,道:“好。”

  “你先回去吧。”蒋为神态间亲热不少,脸上也有一丝笑容,黑红脸膛更增血色,没有来时那么黑。

  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么?张仑起身行礼告辞,虽话说开,但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

  匠人们在院子东侧靠墙而站,见张仑出来,都望了过来。老匠人上前行礼,道:“大人,我等于细微处甚是熟稔,大人不必担心。”

  首饰再细微处的地方也难不倒他,何况这些简陋的东西?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张仑还礼道:“有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