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原来如此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39 2019.06.28 23:16

  张仑收敛住发散的思绪,示意曲沧盛接着往下说。

  曲沧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公子,小的全招了,没有一丝隐瞒。”

  “是吗?”张仑似笑非笑道:“三叔父只想把我赶出府?”就没有让你暗杀或是下毒?可惜不能直接问,要不然有诬陷长辈之嫌。

  曲沧盛认真想了想,道:“三老爷只想赶大公子出府。杀人,他没那个胆子。”

  这谎撒的没有半点水平。张仑差点没笑出声,道:“他没杀人的胆子?”

  “是的。大公子,三老爷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进过军营,手上更没有沾血。”曲沧盛直视张仑,严肃地为张岳分辨着。

  不亏他拿你当心腹。张仑无声吐槽,道:“这是他亲口说的,还是你猜测的?”

  “我,小的猜测,三老爷以为公爷暴怒之下会开祠堂,将大公子逐出宗族,为此选择世子不在京城时诱大公子去喜客来。没想到公爷虽怒,却只是将公子赶了出去。”曲沧盛道,神色间十分不可思议。

  原来这样。难怪原主被赶出府,祖父张懋一直没有露面,敢情没有在京。张仑穿过来时没有这段记忆,松香又没有提起张懋,因而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还以为原主不得祖父欢心,又是没爹的孩子,才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

  这个时代,再没有被赶出府更严重的了。身为嫡系,大概率不可能被逐出宗族。

  “你有什么要求?”张仑状似漫不经心地道。

  曲沧盛一下听懂了,忙道:“大公子,五军营实在太苦了,小的吃不了这种苦,求大公子放小的回归乡里吧。”

  张仑点头道:“可以。”并不担心曲沧盛会把他调查的事告知张岳,如果这样,曲沧盛必须解释自己在锦衣卫严刑拷问之下怎么保住性命,而张岳身边的高手不止他一个,一旦张岳起疑,下令杀他,他很有可能逃不出英国公府,不如就此远走高飞。

  “谢大公子。”曲沧盛神色复杂地行礼。曾经,他和众多护卫一样,以为长房这位足不出户的大公子是个窝囊废,没想到人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哪怕他在五军营,照样躲不过。

  张仑起身拉开门,站在门口对树下的何守信招了招手,待何守信走近,道:“你去五军营说一声,这个人蒋大人要了。”

  蒋大人?怎么扯上蒋大人了?何守信暗暗嘀咕,表面却没有丝毫疑惑犹豫地行礼,道:“是。”转身去了。

  不错,平时沉默寡言,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张仑发现下属中有一个可用之才。他没有关门,转身对曲沧盛道:“从现在起,你自由了。”

  至于何守信去五军营如何交涉,怎样才能把曲沧盛的户藉落到蔚州乡下老家,张仑自是不管。他相信这么一件小事,何守信办得到,毕竟他是锦衣卫校尉。五军营虽是三大营之一,牛逼哄哄,也不愿惹上恶名昭著的锦衣卫。

  这样就成?曲沧盛茫然,行礼道:“谢大公子。”

  “换新住处跟松香说一声,过两天他给你送户藉文书。”张仑说着迈步出了花厅,走向树下,李轩一直朝这边张望,见张仑过来,赶紧迎上来。

  “是,大公子。”曲沧盛行礼道,看来这事是真的了,真回乡下呆不惯,拿户藉文件回一趟老家,顺便瞧瞧老父兄弟,再去乡里开户引到京城吧。这么一瞬间,曲沧盛已经规划好未来。

  张仑来到树下,对李轩道:“告诉吕端和郑文,不用查了。”

  “是。”李轩道,目送张仑走进厢房,心想,大人相信姓曲的所说了?嗯,要是我也相信。

  李轩和曲沧盛分别离去后,张仑吩咐松香上茶,独自一人坐在窗边发呆,松香几次张口要说什么,都被清秋拉住,道:“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别打扰公子?”

  …………

  三才在城门口蹲了两天,几乎快和守城军士混熟了,眼看天色将黑,城门即将关闭,突见远处烟尘遮天蔽日。

  年过五旬,一直吹嘘自己去过草原,杀过瓦剌军士的守城军卒老铁眯了眯眼,道:“哪来的车队?”

  十八岁的年轻军卒小铃当打趣道:“说不定是敌军呢。”

  另外两个守城军卒和三才都笑了起来。在城门口这两天,没少听老铁吹嘘,三才觉得自己耳朵快生茧子了。

  车队越来越近,最前那匹马上的男人五官面目越来越清晰,三才突的大叫一声:“二老爷!”解开拴在城墙边不远树下吃草的马,爬上马背,狂奔过去。

  …………

  高大的城墙越来越近,近到看清城门洞里进进出出的车马百姓,徐承宗吁了口气,一鞭挥在马屁股上,胯下骏马撒开四蹄朝城门洞狂奔,就见排队进城出城的人们飞快闪开,一区马狂奔出来。

  城门口纵马对魏国公府来说,不算事儿,可来人分明青衣小帽,这就太嚣张了。

  徐承宗有心拦下此人,问一问是哪府的,又想快点进城回府见孙儿,不愿多生事端,没想他念头这么转了一下,来人胯下的的青骢马直奔他而来。

  小子不知死活。他大怒。

  “二老爷!”眼看双方越奔越近,三才放缓马速,张开手臂边挥舞边喊。

  “嗯?”徐承宗仔细看了看,觉得对面的小厮很是眼熟,很快想起来,这不是孙儿身边最得用的小厮吗?几个月不见,这小子又长高了,眉眼也长开了,难怪他刚才没认出来。

  “二老爷,公子让小的到城门口迎接你老人家。小的这就回府禀报。”三才大喊,眼看两马之间只有二三十丈,随即拨转马头朝城门口飞奔而去。

  …………

  “祖父回来了?快快快,快扶我上车,哎呀,蠢货,还不快备车。”徐鹏举屁股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为了博得祖父的同情,坚决不能骑马。

  小厮们手忙脚乱地备车,马车备好,刚扶徐鹏举进去,徐承宗也到了。

  “祖父。”徐鹏举趴在车辙上大哭:“孙儿差点见不到你老人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