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豪门秘辛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53 2019.06.26 21:12

  应天德和三个被逼问的小厮哪敢把遭遇的事禀报赵荣?生怕死得不够快么?可就这样,他们还是或被踹或被骂。

  每过一天,赵荣就烦躁几分,最让他受不了又深感无奈的是,张岳被抓回府后,再也联系不上了。

  是的,联系不上了。不要说张岳本人,就是他的亲随护卫小厮,都像突然消失一样。

  难道张懋杀人灭口?不至于吧?赵荣犹豫再三,决定借口顺路过府探消息,为了不让人生疑,当然要叫上应城伯孙杰。

  孙杰的祖先孙崴跟随成祖朱棣靖难,因功封应城伯,传到他已经第四代。他不善经营,袭爵二十几年来收入渐少,花费却多,眼看维持应城伯府的体面应付为艰,心里不免焦急,寻思找些来钱快的问路,偶然得知赵荣和张岳合开赌场,便有些动心。因而最近和两人走得近。

  什么生意都没有赌场来钱快啊。

  赵荣派人去请,他马上过来,一起坐车去英国公府,可惜被门子拦住,连门都进不去。

  …………

  张岳被软禁,身边的随从奴仆尽皆打散,或充入军伍,或遣到田庄,李轩等人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一个被充入五军营的护卫曲沧盛。

  曲沧盛从小学武,艺成下山到京城,不久被英国公府招揽,最终成为张岳的护卫,已经跟随张岳近十年。张岳很多事没有瞒他,他也习惯了这种富足轻松的生活,突然被投进五军营,和那些半个月不洗澡,浑身散发臭味的军汉混在一起,不免十分痛苦。

  他想逃走,又舍不得曾经享受过的生活,或者过段时间,张岳会叫他回去呢?安逸富足惯了,哪里能再回山上过清苦的生活?

  从训练场中下来,他离那些真正的军汉远远的,准备提桶水冲洗一下,醒醒脑,他快被那些臭哄哄的混蛋熏晕过去了。

  刚转过一株树,他便感觉身后有人。他沉步侧身,正面看向背后,只见一个皮肤白里透红,乍看像娘们的男人一只手停在半空,见他望过来,笑了笑,道:“身手不错嘛。”

  李轩躲在树后,见曲沧盛过来,本想拍他的肩头,没想手刚伸出,便被发觉。

  “这里是五军营,什么人敢到这里撒野?”曲沧盛警惕地道。难道张岳做的事暴露,英国公世子杀人灭口么?早知道应该一走了之。他有些后悔,脸色阴沉。

  皮肤白哲,个头偏矮,微胖。李轩上下打量他两眼,拿出一块腰牌在他面前晃了一下:“锦衣卫办事,你是自己招,还是回诏狱招?”

  这时,另一株树后转出一个中等身材,长相普通的男人,正是何守信,和李轩成夹击之势。

  锦衣卫?不是英国公府?曲沧盛打量一左一右两个身着普通百姓衣裳的男人,道:“锦衣卫为什么找我?”

  “你只需回答问题即可,若不肯回答,我们会带你去诏狱。别以为你是江湖人,有飞檐走壁的功能,我们既找到你,自然有抓住你的手段。”何守信虚张声势。

  诏狱只关朝廷钦犯,不关普通百姓,不过曲沧盛是江湖人,懂不懂这个规矩还两说呢,何守信决定诈他一下,要被揭穿就以张岳犯事为由搪塞过去。

  诏狱?曲沧盛跟随张岳近十年,多少听过诏狱的传闻,知道进去断无活命的机会,也听过普通百姓没资格进去的说法,奇道:“我没有犯事,不是官身,怎能去诏狱?”

  “你是张岳的护卫,他犯事,你是从犯。”何守信不见慌乱,慢条斯理道:“我们现在要审问你,走,到那边。”

  距这里不远是营房。军汉们刚训练完,一个个快累瘫了,大多数在树下阴凉的地方休息,也有一些去井边提水解渴。

  “好。”曲沧盛想了想,同意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得罪锦衣卫。

  三人一前两后朝营房走去,这个过程中,曲沧盛没有一丝一毫暴起发难或是逃走的想法。一来锦衣卫恶名在外,二是最多不为张岳隐瞒,至于张岳最终会有什么的下场,他已经顾不得了。

  惹上锦衣卫,张辅能不能保他还得打问号呢。这个雇主就算不死,前程也毁了。曲沧盛觉得,自己还是想办法离开五军营,重新找一个雇主更明智。

  进了曲沧盛在军营所住的营房,何守信掩上门,站在门口。

  营房很小,放四张简陋的小床就没什么地方了,床上凌乱地堆着被子衣服,典型的男人居住房间。李轩视线扫了一圈,把敞开的窗户关上,示意何守信:“你来。”

  他进锦衣卫三个多月,早看出何守信平时不声不响,实则很有城府。

  何守信点了点头,上前两步,抬腿把最外一张小床的被子衣服踢落地上,大马金刀在床上坐了,道:“你是张岳的亲卫,熟知他的事情。他除了参股赌场喜客来,还有什么产业,做过什么坏事?”

  “坏事?”曲沧盛露出回忆的神色,半晌摇头道:“如果逼良为娼,欺凌弱小这些,他没有做过。他只是常说英国公年事已高,他的长兄已故,二兄体弱多病,万一英国公驾鹤西去,世子袭爵,这新的世子之位理应归他。”

  世子之位?竟牵涉到英国公府的继承权?何守信心里揣揣,知晓英国公府的秘密是祸是福?他下意识回头望了窗边李轩一眼。

  李轩脸色苍白,眼露惶恐。

  曲沧盛没有注意两位锦衣卫瞬间的惶恐,自顾自说下去:“他问过包太医,包太医断言,二老爷若调养得好,还可再活五年,若轻易怒动,也就是这一年半载的事。

  二老爷不足为患,只是大老爷已故,却留下大公子。大公子生性纯朴,不闻世事,天天在院里种花种草,三老爷本以为英国公和世子不喜他,没想到三老爷请安时,故意在英国公面前抱怨大公子两句,英国公便训斥三老爷不念兄弟之情,说大老爷早逝,三老爷理该负起教导大公子的责任。

  从英国公上房回来后,三老爷便动了除去大公子的念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