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证据确凿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94 2019.06.23 20:21

  走出工场大门,周围一片荒凉。虽说城墙离这里不远,但也不至于没有建筑人烟吧?这是把百姓都迁走了?如果这样,蒋为还算有点人性。

  张仑准备走到有人烟的地方雇马车或是轿子回灵境胡同,刚辨明方向,没有门槛的角门无声打开,一辆马车驶了出来。

  车夫停车行礼道:“张大人,我家大人命小的送你回去。”

  从这里步行到雇有车轿的地方最少得一个时辰,张仑没有推辞,道谢后上马车,卷起车帘,一边看外面的街景,一边记路,回到灵境胡同已是午后。

  徐永宁今天休沐,半晌午过来,被告知张仑一早外出。确定张仑不用进宫当值后,他便让松香取来棋子棋盘,在树下摆起残局。

  到饭点,松香请示了几次,他总是说:“等你家公子回来再用膳。”

  松香觉得,徐小公爷吃棋子就行了,哪里用得着食五谷?

  张仑一进门,松香就唠叨上了。徐永宁听到说话声,抬头望过来,道:“回来了?”

  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投下斑驳的影子,洒在徐永宁身上,让他看起来有种超凡出尘的味道。

  他一向冷静理智,坐得住,研究残局再好不过了。张仑朝树下走去,道:“有点事。”

  他没说去哪,徐永宁没有问。

  张仑在石几另一边坐了,道:“还没吃饭?”

  “你吃了吗?”

  “没有。”张仑从工场回来,沿路没有吩咐停车,直接回府,怎么可能吃饭?他吩咐松香去南镇抚司牵回马匹,吩咐清秋叫厨子做几个菜,准备和徐永宁在树下小酌。

  徐永宁道:“可查到喜客来的幕后东家?”

  大闹喜客来的事,张仑不曾向徐永宁提及,不过此事传扬开去是可以预见的事,徐永宁知道并不奇怪。

  张仑点了点头,道:“贾二当场就招了,我还没想好怎么收拾他。”忻城伯赵荣毕竟是世袭的伯爵,不是普通百姓,最重要的是,这几天张仑抽不开身,不是进宫当值,就是忙着搬家,家搬好了,又去工场。

  皇帝交待下来的事,置之不理会出大事的。

  而且张岳是原主的三叔,是长辈。

  徐永宁问:“谁?”

  不是张仑信不过徐永宁,而是家丑不可外扬,原主的嫡亲三叔竟然和外人勾结陷害原主,张仑能说什么?他沉默一息,道:“也是勋贵。”

  勋贵圈就那么大,你说名字封号我肯定认识,这是信不过我?还是这人和我有关系?徐永宁把勋贵们在脑中过了一遍,猜不出是谁,于是平静地看张仑。

  张仑道:“这件事,你别插手。”

  如果不是牵涉到张岳,他早就把忻城伯府拆了,这几天没动手,是想静观其变,当时叫上九斤等人就有通过他们向张辅传递消息的想法,没想到几天过去,张辅没有动静。是九斤没禀报他,还是他偏向张岳?

  再等两天,实在不行,只好自己动手了。张仑平静和徐永宁对视,一边盘算该从哪里下手。

  两人眼神交锋一阵,徐永宁败下阵,垂下眼睑,把玩手里的棋子,道:“小心。”

  既然连他都不能说,可见此事有隐情,出于对好兄弟的担心,他提醒一声。

  张仑道:“好。”

  “来一盘?”徐永宁提议。

  “嗯。”张仑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一局很快下完,不出意外的,他又输了。就在两人重整棋盘,准备继续时,清秋带两个小厮手捧朱红漆盘,端着冒热气的菜肴过来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厨子快手快脚地做了几个菜。

  撤下棋盘,收拾好桌子,放上菜肴,徐永宁瞟了小厮手里的朱红漆盘一眼,道:“新添置的?”

  “可不是。”张仑笑。怎么说也是勋贵子弟,该有的家伙什得有,这是脸面。搬到灵境胡同后,全然不用他费心,松香带小厮们添置很多东西,让一切井井有条。有手下就是好,回家有人侍候,琐事有人处理。

  张仑不好酒,松香买的酒极普通,度数很低,和现代的啤酒差不多。两人吃喝一会儿,徐永宁又提议下棋:“反正闲着没事。”

  这是打算在这里消磨时间了。

  剩下半天确实没什么事,张仑又在棋艺一道上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于是两人让小厮抬来矮几,并在石几旁边,边说着闲话,喝着小酒,边下棋。

  一个赢得轻松,一个下得随意。直到太阳隐没在屋檐后,才收起棋盘。

  徐永宁吃过晚饭才回去。

  …………

  英国公府烛火通明,亭台楼阁之间的路上,不时有手提气死风灯的婢仆来来往往。

  张岳身着暗红色锦衣,腰系同色腰带,腰间的玉佩,帽子正中镶的珍珠,在在说明这是一位贵公子。

  他年过三旬,保养得极好,要不是上唇留两撇小胡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他出了所居的院子,从府后的侧门上了停在后巷的马车,马车悄没声息驶离英国公府。

  马车下,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蜷缩成一团。

  马车在潇洒馆门前停下,张岳进去,瘦削男子悄没声息下了马车,轻轻一跃,上了潇洒馆屋顶。

  奢华的房间里,洪姐陪笑向张岳赔不是,道:“嫣然姑娘今儿不在府中,不能陪两位爷,两位爷明儿过来,嫣然姑娘一定让两位爷尽兴。”

  赵荣先到一刻钟,早就听过洪姐这套说辞了。

  张岳没有一丝笑意地笑了笑,道:“我们俩面子不够,嫣然姑娘不肯过来跳舞尽兴,原在情理之中。老赵,走吧,咱们去找面子大的人过来。”

  “好。”赵荣很有默契地应着。潇洒馆归教坊司管,教坊司奉銮是正九品的小官,张岳真要找他麻烦,他还真没办法。问题是,为了一个头牌,至于吗?张岳不会做这样丢人的事,只能恐吓洪姐这个老鸨了。

  洪姐什么客人没见过?当下皮笑肉不笑地道:“嫣然姑娘即将成为宁简郡王的外室,两位爷怕是以后难得见她一面了。”

  还有这事?张岳很意外。

  此时,躲在屋顶,揭开瓦片目睹一切的瘦削男子放回瓦片,消失在夜色中。

  …………

  英国公府,张懋书房,张懋吩咐亲随:“去潇洒馆绑回三老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