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张仑在御前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59 2019.06.25 19:05

  四更天起床洗漱吃早饭赶到皇宫,现在已是半晌午,再丰盛的早饭也消化光了。张仑确实有些饿,朱祁镇又有话在先,他没客气,四碟点心全吃光,端起茶一气儿喝了,然后把嘴一抹,打了个饱嗝。

  大明朝最高权力中心,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突然响起一个饱嗝。

  朱祁镇怔了一下,再看打饱嗝那位,好象发出不雅声音的不是他,神态自若对他微笑。

  朱祁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要说这是在皇帝面前,就是在纨绔们面前,张仑也会装作不是我发出的声音。他强自压下尴尬,故作镇定,道:“陛下宣臣,有什么事么?”

  挺会装嘛。朱祁镇嘴角微往上翘,道:“可挑出制造遂发枪的匠人了么?”

  刚才打嗝的尴尬就这样化解了,张仑一本正经道:“是,将作匠已将二十二位匠人送到南镇抚司,这些匠人臣都见过了,他们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

  臣以为,枪支的零部件和首饰不同,首饰需要匠人们发挥想像力,夸大或抽像化具有吉祥意义的动植物图案。而枪支的零部件却不需要创造力,它们必须不差毫厘,才能组装成一支遂发枪。”

  朱祁镇听明白了,道:“你是说,将作匠的匠人做不好么?”

  抽调将作监的匠人是他和王振共同作出的决定,张仑不是说制造难度很高么?将作监的匠人手艺精湛,想来再难也难不倒他们。

  “臣已经将重点告诉他们了,恐怕得给他们适应的时间。”张仑实话实说。

  不是将作监的匠人手艺不好,而是手艺太好了,再加上这些人都是行业内大师级的人物,发明创造跟吃饭走路一样简单,这样一来,反而难以造出零部件。

  “要多长时间适应?”朱祁镇巴不得即刻造出来,关心的是时间。

  “臣以为,一个月足够。”

  一个月还可以接受。朱祁镇道:“卿多费点心,有闲多去瞧瞧,若他们做得不对,做得不好,马上换人。”

  “是。”张仑应了。

  为什么不启用南镇抚司造火铳的匠人?张仑猜测,火铳大多是铜枪管,因为炸膛炸伤自己人等问题,制造者们的能力多少受到质疑,而张仑一开始就说遂发枪的制造要求很高,朱祁镇才会调将作匠的匠人,他们制作的首饰,越是细处工艺越是繁复,越显出他们的技艺。

  说完正事,又说了些闲话,朱祁镇道:“卿且去。”他要看奏章了。

  张仑起身行礼:“臣告退。”

  在接下来的巡逻中,张仑认真思考怎么才能在一个月内造出各个零部件,一次性肯定无法成型,必须经过多次试验和调整,才能造出符合尺寸的零部件,再进行组装。必须注意枪管能不能支撑发射时的高温。铅丸的研制必须同时提上日程。

  要做的事情很多啊。张仑边迈步绕过后殿,边无声感概。

  酉时,张仑和李轩、郑文等人出宫,宫门在他们身后落锁。

  连续几次邀请都被拒绝,郑文的积极性受到打击,再说,张仑有事交待下来,只要查出忻城伯赵荣最近一个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便能交差,比请上司去风月场被拒好太多了。

  李轩等三人在站岗时一门心思盘算怎么完成任务,向张仑行礼后各自离去,郑文最是心切,辨明方向,径直去忻城伯府。

  …………

  应有德年近五十,头发夹杂丝丝银丝,上唇留两撇鼠须,下巴光秃秃。

  他是忻城伯府的管家,因对奴仆们刻薄,被奴仆们起了个“应无德”的绰号。自从张仑大闹喜客来后,喜客来生意锐减,不说门可罗雀也差不多了,赵荣没了主要收入来源,心情极其恶劣,不免将火发作在他身上。

  应天德几乎天天被训成狗。

  眼看天色将黑,赵荣即将回府,应天德指挥奴仆们忙活起来,要不然赵荣回来,又会以贪懒的借口训他。

  夜色笼罩,天色全黑,赵荣还没回来,应天德在府门口张望,门前的气死风灯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突然一人从墙后的阴影走出来,手拿一块牌子在应有德面前晃了晃,应有德没看清楚牌子的形状,来人已收起牌子,低声道:“走吧。”

  昏黄的灯光照在来人脸上身上,应有德最先注意的是来人硕大的喉结,视线来不及望向来人的脸,手臂便被拽住,被拖向后巷。

  忻城伯府位于马尾帽胡同中段,府前府后是一些占地不小的府邸院落,两府之间的小巷可容两人并行通过。

  应天德反应过来时,已快被拖进小巷,同时发现嘴鼻被紧紧捂住,对方的力度大得很,他觉得呼吸困难,浑身乏力。

  郑文把应天德拖进小巷,在他耳边低声威胁:“敢喊叫立即杀了你。”

  这是哪来的杀神?他刚才真没看清那块牌子好吗?应天德眼露乞求之色,连连点头,不敢吱声。

  郑文把他往地上一掼,一只脚踩在他的胸腹,确保他动弹不得,然后道:“忻城伯最近一个月和什么人在一起?”

  冲伯爷来的?应天德怔了一下,也只怔了一下,不到一息,马上道:“和我家伯爷走得近的人是英国公府的张三老爷,应城伯,还有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好汉不知,我家伯爷名下除了几家不怎么赚钱的铺子,只有一家赌场,唉,可惜最近赌场也不赚钱了。”

  英国公府的张三老爷,那是谁?应城伯又是哪位?郑文用心记下,道:“三教九流都有些什么人?忻城伯是赌场的东家吗?”

  “赌场有两位东家,一位是我家伯爷,一位是英国公府的张三老爷。不过张三老爷家底丰厚,不在乎赌场的收益。”应天德随即报上很多名字,都是赵荣来往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物。

  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郑文威胁他不准把今天的事说出去,随即踢晕他,从容离去。

  第二天,忻城伯府一共有三个小厮在僻静处被人挟持逼问消息。光天化日之下,小厮们看清来人手持锦衣卫的腰牌。

  伯爷什么时候惹上锦衣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