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原来如此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36 2019.06.06 20:00

  大概等了一刻钟,松香一脸哀怨回来,埋怨道:“公子,你好没道理,大半夜让小的吵醒徐小公爷,害得小的被徐小公爷问得哑口无言。”

  张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等消息呢,道:“你见到徐小公爷了?”

  “见到了,还把他吵醒了。”松香那叫一个哀怨。

  “没事了,你去睡吧。”张仑说完躺下拉过被子,翻身睡了。确认徐永宁没事,他睡得十分香甜,直到睡梦中被松香叫醒。

  今天是他去锦衣卫点卯的日子。

  总旗吴用是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子,一见经仑便皮笑肉不笑地道:“张公子神通广大,得陛下钦点,我等望尘莫及。上头有话,你在乾清宫当值。”

  皇宫宫殿众多,各处都有锦衣卫值守,很多分配到偏僻的宫殿,像张仑这样,一来就分配到乾清宫的,绝无仅有。

  张仑能感觉到吴用心中熊熊燃烧的嫉妒。他淡淡一笑,道:“运气好而已。”

  运气好!你以为陛下不点你去乾清宫,你能进宫当值?吴用冷笑道:“张公子且稍待,指挥使有话问你。”

  张仑只好等,这一等就等到日上三竿,才有校尉来叫他,说指挥使马顺找他。他随校尉来到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更显空阔。

  马顺长条脸,下巴有点尖,咋一看有点尖酸刻薄的味道。他高坐上位,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血淋淋的画,话中十几种张仑叫不出名的刑具或是往下滴血,或是沾染血迹。

  太变态了。张仑打了个寒噤,飞快垂下眼睑,行礼道:“见过指挥使大人。”

  “你是张仑?”马顺上下打量张仑一阵,似乎要把他看穿,又似眼睛里带着刀子,要一刀刀把张仑剁成肉酱。

  张仑心头微寒,强自支撑,道:“正是卑职。”

  马顺“呵呵”笑了两声,听起来像乌鸦啼叫,真难以相信发出这么可怕声音的人会常伴皇帝身边,深得皇帝信任。张仑腹诽,面上却恭敬得很。

  马顺起身离开座位,绕着张仑转了两圈,道:“你向陛下推荐火器?”

  “是。校阅的题目,卑职写的是火器。”这是事实,张仑坦然道。

  “你还向陛下推荐由本官督造你推荐的火器?”马顺神色不善道。

  他离开座位,墙上那幅巨大的画完整地显露出来,狰狞的刑具似乎随时会把张仑吞没。要不是在明朝,张仑几乎以为这是大清十大刑具了。就算明知是画,他还是寒气直冒,道:“大人,卑职只是答卷,哪有资格向陛下举荐大人?大人说笑了。”

  “你是说本官冤枉你?”

  “不敢。卑职只是实话实说。”

  “有什么你不敢的事?连王公公都敢顶撞,你眼里有本官吗?”

  话说到这里,张仑总算听明白了,这是为王振讨公道来了。知道缘由,他反而淡定,脸上露出笑容道:“卑职只见过王公公一面,又是在陛下面前,卑职哪敢乱说话?大人可别冤枉卑职啊。”

  王振多得朱祁镇信任,你心里清楚得很,在朱祁镇面前顶撞王振,轮得到你为他出头么?

  马顺显然听明白张仑话中之意,脸色稍缓,在座位上坐了,道:“在乾清宫当值老实些,不许胡乱走动,不许乱说话。要不然,本官决不饶你。”

  这是拿我没办法,干脆威胁?张仑道:“卑职不敢。”

  “滚出去。”马顺指指大门。

  张仑是走出去的,出了这座诡异的院子,他摇了摇头,在心里吐出两个字:“变态。”

  无论是墙上那幅画很多刑具的巨画,还是马顺本人,都让他觉得很变态。

  今天见长官,明天才正式当值,看看才到中午,张仑决定先不回定国公府,而是放缓马速,随意闲逛。

  街上人来人往,只是没有现代那么脚步匆匆,沿街的铺面人流如织,张仑很想进去看卖的什么,可惜身上没有银子,像他这样的贵公子,难道能只看不买?

  看了半天,肚子咕咕叫,正在想是不是找吴用预支月奉,就见前面一座酒楼大门洞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连滚带爬跑出来,后面一个掌柜模样的人手持棍子,凶神恶煞追着衣衫褴褛的人打。

  什么情况?

  眼见衣衫褴褛的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十分可怜。张仑大为不忍,下马过去,握住掌柜手里的棍子。

  “哪来的……”掌柜定睛一看,骂了一半的话吞回肚中,换上一副笑脸道:“官爷有所不知,这人吃饭没给钱,小老儿打他几下出气。”

  吃饭不给钱?!张仑突然庆幸,幸好自己有徐永宁收留,要不然大概也是这下场了。

  掌柜见他脸色阴晴不定,丢掉棍子点头哈腰道:“官爷好心为这乞儿说情,小老儿放过他就是。”说话间,一锭五两的银子塞了过去。

  张仑呆呆接住,感觉到银子坚硬的质感,不知说什么好。活了两世,还没遇过这种事。

  掌柜以为张仑嫌少,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继续点头哈腰道:“官爷请稍等,小老儿这就去柜上取银子。”说完不待张仑开口,快步进门里去了。

  张仑一头雾水。他现在身上一枚铜板都没有,五两银子对他的诱惑极大,可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提醒他,收下是不对的。

  五两银子,能买什么?张仑想了想,竟想起能打赏。是的,给那个鼻梁上长痣的小太监打赏。

  他哑然失笑,这是巴不得把到手的银子送出去啊。他还是太单纯了。

  就在他想问明对方为什么要送他银子再决定收不收时,掌柜的跑出来,手里拿着一锭十两的银子,依然点头哈腰道:“官爷,小老儿小本生意,只够糊口,再多实在拿不出了,求官爷笑纳。”

  什么情况?张仑一脸呆滞。

  掌柜的见他没有反应,扑通一声跪下,不停哀求:“官爷,小老儿再拿不出银子了啊。”

  官爷?张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锦衣卫服饰,恍然大悟,我去,原来见我是锦衣卫,害怕了,送银子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