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王振奸计又不成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056 2019.06.15 12:12

  皇帝手握锦衣卫和东厂,知道张仑大闹喜客来并不奇怪。张仑以为,否认并不明智,反而会给皇帝一个此人不可信的印象,不如坦然承认。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朱祁镇拿起御案上一份奏章,扬了扬,笑道:“御史汪羽伦弹劾你欺压良善,致使到喜客来玩耍的百姓损失惨重。”

  “臣害得百姓损失惨重?”张仑愕然,汪羽伦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认识他吗?

  一直没有出声的王振阴恻恻道:“你卷了赌客们的银子,他们岂不是损失惨重?”

  “他们迟早会输光。要是这就叫损失惨重的话,那他们迟早损失惨重。”张仑毫不留情直指要害:“我帮他们迷途知返,免得他们输光又向赌场借高利贷。”

  王振尖细的嗓音特别刺耳,道:“你是说你自己吧?”

  你不就是欠赌场的银子被赶出府的嘛。朱祁镇笑了,十分认同王振的说法。

  张仑脸不红心不跳道:“臣正是知道赌、博的危害,才帮他们戒赌,希望他们迷途知返。”

  王振想说什么,朱祁镇笑出了声,道:“原来卿是好心。”

  他这是调侃我吧?张仑见皇帝笑眯眯的,厚着脸皮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殿中静默一会儿,王振道:“陛下,既然汪羽伦弹劾属实,当收回金腰带,逐张仑出锦衣卫。”如果不是碍着英国公的面子,我早就收拾你小子了。

  张辅是先帝托孤大臣,张太皇太后又对他礼敬有加,不动张仑,不是看张辅的面子,是看张太皇太后的面子。死老太婆老糊涂了,一直看他不顺眼,要是动张仑这小子,张辅到死老太婆跟前告一状,他这条命能不能保得住还两说呢。

  唯一的机会,是趁张仑犯错,他才能借朱祁镇之手除掉他。先逐出锦衣卫,再让他死得无声无息。

  收回金腰带,逐出锦衣卫,不再是英因公府出色的子弟,张辅将不再关注他。一个被赶出府的小子,他要捏死他,很难吗?

  不就是看卷子时,皇帝提到宣马顺进宫询问造遂发枪吗?这么记仇!张仑看了王振一眼,正想开口,朱祁镇笑笑道:“张卿推已及人,哪里错了?汪羽伦总是大惊小怪。”

  皇帝这是对对御史这个群体不感冒,还是对汪羽伦这人有成见?张仑猜不出,转念一想,御史时刻盯着皇帝,只要觉得皇帝言行不符合他们的道德标准,便揪住不放,换作他也对这些人没好感。

  王振微皱眉头,没再说什么。他眉毛又密又长,根根竖立,张仑恶超味地想,难道是因为身上少了零部件,没有胡子,眉毛才特别浓密?

  皇帝叫他过来为了什么,张仑大致也猜到了,出宫得去查查那位汪羽伦是不是王振的走狗,要不然怎会胡乱攀咬?

  张仑思维发散间,就听朱祁镇道:“卿不用轮值就去南镇抚司看看。”

  一般来说,在宫里当值的锦衣卫,不用轮值就是放假,不用去点卯。昨天张仑去看了宅子,然后回定国公府,消磨掉剩余时间。

  “是。”张仑道:“臣明天就去。”敢情你留我在锦衣卫,是为了帮蒋为造出遂发枪啊。张仑恍然,不知该不该为自己有利用价值而高兴。

  朱祁镇对王振道:“拿块牌子给张卿。”

  王振坐着没动,浓密竖立的眉毛皱成一团,像一团杂草,道:“陛下不可对他如此恩宠。他刚进锦衣卫便欺压良善,若是纵容他胡作非为,百姓非遭灾不可。”

  是啊,你只糟践当官的。张仑气笑了,道:“王公公慎言,我又没规定进京的官员必须孝敬我,又没看谁不顺眼就拿谁下诏狱,不过是惩戒几个赌徒,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王振脸色大变,声音又高又尖,厉声道:“你说什么?!”

  张仑两手一摊,道:“你听到什么,我就说什么。”

  这小子竟敢在皇帝面前说这些!王振怒极,道:“陛下,张仑污蔑老奴,不将张仑逐出锦衣卫,老奴一世英名受损,无脸见人了。”

  英名?你有这东西吗?臭名吧?张仑暗暗吐槽,表面却是一副我没说错的神色。

  “好了,好了。”朱祁镇和事佬般道:“这里只有朕和你们两人,说什么外头的人哪知道?王先生多虑了。”

  王振一脸气愤愤的神色。

  张仑很想来一句:“有种你自杀好了。”转念一想,人家还真没种,身上缺零部件嘛。不过他也看出朱祁镇偏袒他,大概希望他能造出遂发枪吧。何况上次他也说了,造出遂发枪后训练部队的事,看来这些都戮中朱祁镇的爽点。

  这位皇帝和史书上写的不一样啊。

  张仑若有所悟。

  又说了一些儿闲话,朱祁镇道:“今天就这样吧,朕要看奏章了。”这个过程中,王振一直阴沉着坐在椅子,没有出声也没拿牌子给张仑。

  张仑起身告退,自去巡逻。

  快晌午时,一个小太监迈步进了乾清宫,对廊下的李铁锁道:“太皇太后叫王公公过去说话。”

  李铁锁入内传达,王振闻之色变,暗暗臭骂死老太婆三天两头叫我过去骂,是几个意思?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站起来恭恭敬敬道:“是。”

  朱祁镇道:“你去吧,好生侍候祖母。”

  “陛下,老奴等会再来侍候你用膳。”王振担心在慈宁宫久呆,赶紧道。

  朱祁镇轻叹一声,道:“祖母总有一天会明白,你是为我好。”

  “陛下英明。”王振说完行礼,一副慷慨就义的神色随小太监去慈宁宫。

  张仑刚好巡到乾清宫门口,见三丈开外,面如死灰的王振和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太监一前一后出宫而去,奇怪的是,小太监在前,王振在后。

  不对啊。张仑好奇,追出宫门外张望了一下,他没看错,确实如此。嗯,有古怪。他走到偏殿廊下,悄悄问李铁锁:“那位小公公眼生得很,不在乾清宫侍候吧?”

  李铁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别过脸,不理他,然后见一只极好看的手伸过来,掌中放一锭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