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朝纨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徐承宗要说法

明朝纨绔 梁可凡1 2133 2019.07.18 18:53

  送去田庄了?

  张辅真够偏心的,原主只是去赌场,便被赶出府,成为勋贵中的笑话。张岳是赌场老板,情节不知恶劣多少倍,却被悄悄送去田庄,恐怕不用多久就会回府吧?

  张仑少有的愤怒了。

  找到田庄,把张岳暴揍一顿?打长辈,那是大逆不道。

  像上次走侧门一样,找张辅理论,诉说自己的不公?恐怕刚见到张辅,就被他喝令亲随押出府了。

  再搜集张岳违反家规的证据?大概张辅看后会直接烧掉。

  愤怒的张仑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干生气,一点办法也没有。

  必须让张辅相信自己能为家族带来荣耀,得到他的重视,继而成为家族未来的接班人,才有话语权,才能对付张岳。不知过了多久,张仑紧绷的脸部线条逐渐柔和,对一直惴惴不安垂手站在屋角的松香道:“沏茶。”

  “公子……你……没事了?”松香惴惴道。刚才公子的样子真可怕,脸都扭曲了。

  “没事,能有什么事。”张仑语气如常,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趁当值的机会,和皇帝多接触,尽量取得皇帝的信任。

  历史学生张仑无比清楚,在皇权当道的情况下,要为家族带来荣耀,首先得简在帝心。这是张辅开口准他回府的条件。

  道理如此浅显,张仑以前并不是不清楚,而是一心寻找回去的办法,把自己当成这个时代的过客,嗯,游客,他就是到大明来观光旅游的。

  现在心态不同,看法自然不同。原主是英国公府的嫡系,他占用这具身体,顶了这个身份,必须做点什么,不能一直得过且过,一心想回现代。

  张仑边喝着松香新沏的茶,边盘算从哪里下手。朱祁镇对遂发枪寄予厚望,加快速度把遂发枪造出来,是不是能得到他的重用?不管能不能,先做点成绩出来再说。

  一盅茶喝完,张仑盘算已定。

  …………

  书房里,徐承宗听了徐鹏举一番话,气得胸膛快炸了,用力一拍桌子:“魏国公府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辱过?”

  徐鹏举的话七分真三分假,被成国公打十军棍是真,不过他没说自己诬陷张仑,而是说张仑在成国公朱勇面前抹黑他,成国公才下令打他军棍。

  既然挨军棍被赶出去,自然没能参加校阅,不可能拿到名次,有负祖父和伯爷的重望。唉,都怪张仑,要不是张仑,他定然进入考室,只要给他一展才学的机会,头名哪有张仑的份?自然是他的。

  光溜溜被抬绕皇城走一圈也是真的,不过没说他和张仑打赌输了,而是说在徐永宁的胁迫下,不得不这么做。徐永宁胳膊肘向外拐,不帮自家人,太可恶了。

  见徐承宗气得胡子根根倒立,一只大手把檀木桌子拍得直晃,徐鹏举窃喜,祖父生气就好,祖父生气才会为他找回场子。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祖父,孙儿独自一人在京城……”

  徐承宗怒道:“那又怎样?谁敢小觑我魏国公府?哼!”袍袖一拂,大步走了。

  徐鹏举假意在后面喊:“祖父!祖父!”

  徐承宗哪去管他,早去远了。

  …………

  成国公朱勇在衙门办公,突听外面喧闹,刚要让亲随去看,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风尘仆仆的老者冲了进来。老者头发凌乱,灰白相间,胡子沾满沙尘,脸上更是一层沙,像从土里钻出来似的。

  朱勇一时没认出来人,仔细打量的功夫,那人几步冲到他桌前,拍了一下桌子。他一个激灵,道:“你是?”

  很面善,就是叫不出名字。这人谁啊?

  徐承宗暴怒,道:“公爷久伴帝侧,哪还记得小老儿这等乡野村夫。”

  “嗯?”朱勇听他话中带刺,再打量两眼,总算认出来了,道:“你是,徐老二?”

  认出来是认出来,语气还是不太确定。魏国公府的徐老二那是顶顶骄傲的一个人,什么时候都打扮得光光鲜鲜的,何曾这么狼狈过?

  徐承宗冷笑:“是我。没想到吧?你打我宝贝孙子军棍的时候,就该想到我会来。”

  所以,你是为孙儿出头?朱勇道:“为何一进门先拍桌子?”

  “你可以打我孙儿军棍,我就不能拍你桌子?哼,拍桌子还是轻的,我定要到御前告你。”徐承宗说着又伸手一巴掌狠狠拍在桌面上。

  朱勇静静看他一息,叹道:“你还是当年的脾气。”

  他一直看不惯徐承宗飞扬跋扈的样子,两人年轻时没少冲突。朱勇为人严肃古板,处事一丝不苛,徐承宗这种听风就是雨的性子,哪是他的对手?每次都败北。

  朱勇有点怀疑他这么怒气冲冲,不是为孙儿找回场子,而是为自己找回面子,不过没证据的事他不会说就是了。

  徐承宗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远在南京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打我孙子这事,我跟你没完,这就去御前分说清楚吧。”说着伸手抓向朱勇胸口。

  他虽没有袭爵,但历代皇帝看在徐皇后的面子上,对魏国公府和定国公府的子弟一向优待,递牌子进宫时,极少被拒。

  朱勇伸手挡开他的手,趁势站起,退后两步,和他拉开距离,道:“这事何必惊动陛下?令孙信誓旦旦说英国公的曾孙张仑被逐出族谱,我让人查问后发现并无此事,为此耽误校阅一个多时辰。

  耽误校阅,打他十军棍,该是不该?”

  “我孙儿说得没错,你是为英国公府的弃儿才打他的。”徐承宗暴怒之下撸袖子,道:“来来来,我先和你打一架,再到御前告你一状。”

  朱勇摇头:“我不跟你打。你要去告御状,随你。”

  徐承宗鄙视:“你还像年轻时那样胆小。”

  朱勇不为所动,道:“逞区夫之勇算什么?你既到京,还是好好管教你那孙儿吧。我听说他和人打赌输了,不得不被抬着绕皇城一圈。打赌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

  对凡事讲证据的朱勇来说,“赌”是大忌,不管是赌钱还是打赌,都一样。这也是他听说张仑去赌场后看他不顺眼的原因。

  张仑的卷子让他大开眼界的同时,寄予厚望,这才举荐给皇帝。这些天,他没少关注遂发枪的进展,听说已从将作监选拔工匠,对张仑的好感又增三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