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死马当活马医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钓鱼1哥 2262 2019.05.01 09:09

  “哥,你请的大夫真的能治好我的癞子?”杨银付觉得自己老兄是村里的能人,说不定能够找来治好他癞子的大夫。

  “说是能治好。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反正试一试咱们也不吃亏,死马当活马医呗。”杨银山说道。

  “哥,你这话说的,死马能跟我比么?”杨银付心想,要是别人跟我这么说,我非跟他动手不可。

  “那是,死马还能吃肉,别人看你都嫌脏眼。”杨银山的嘴也真够毒的,要怪也只能怪这杨银付平时确实挺讨人嫌,长一头癞子碍眼也就算了,还好吃懒做。

  “哥咱不说这茬,行不?你给我请的大夫呢?”杨银付也不敢跟这个杀猪倌来硬的,只好服个嘴软。

  “就在外头。吉灵,你们两兄妹赶紧来给我弟治治。治好了五百块就是你们的了。”杨银山向门外喊道。

  “你让杨癞子出来吧。我怕进屋被传染呢。”张吉灵皱着眉头,感觉外面太阳大,癞子应该传播不了,但是进了那黑洞洞的屋子可就说不定了。

  杨银付一听杨银山喊的是张吉灵两姐弟,立即不干了:“哥,你怎么干这种不靠谱的事呢?还五百块,怎么不说是双倍的二百五呢?就张家的那个鬼丫头,还是那个傻小子,能治好我的癞子?我还以为你真的找来什么厉害的大夫呢,没想到你完全就是拿我寻开心。”

  “你才双倍的二百五。人家连村里的瘟猪都能治好,治好你这癞子还不容易得很?”杨银山没好气地瞪了老弟一眼。

  “哥,你到底咋回事嘛?不是拿我跟死马比,就拿我跟猪比,那你咋不讲我跟你还是亲兄弟呢?”杨银付当真是火了。

  “我懒得跟你啰嗦,你说你这癞子让不让他们姐弟治,不治就算了,好像我得了什么好处似的,人家要是真把你的癞子治好了,这五百块钱还得我来付。亏得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你嫂子。过了这一村,就没这一店了。”杨银山拿出五张红票子在杨银付面前甩了一下,红票子清脆得哗啦啦地响。

  “哥,他们两个真的能治好我的癞子?”杨银付有些动摇了,毕竟杨银山手里的红票子可不是假的。

  “试一下你又不会少一斤肉,万一要是治好了呢?”杨银山说道。

  “那我,我就试一下吧。”杨银付还是心动了。

  杨银山将杨银付领到了外面,杨银付笑呵呵地看着张吉灵:“吉灵,你要是不将我的癞子治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吉东立即冲出来,将姐姐挡在身后:“杨癞子,你敢吓唬我姐,我就不给你治癞子了。”

  “银付。怎么说话的呢?吉东,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回头我收拾他。”杨银山走过去在杨银付背上重重捶了一下,听起来咚的一声响,其实用的拳头肚子,只见响不见痛。

  张吉灵将弟弟拉开:“你别理这个死癞子,给他二十四个胆子,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杨银付很想恶狠狠地说一声“我敢”,不过看着一旁虎视眈眈的杨银山,他只能耷拉着脑袋。

  “你快点蹲下,给你治了病,拿了钱我们就回家去了。”张吉灵说道。

  张吉灵与张吉东两姐弟毕竟都还小,个子还没到杨银付肩膀。

  杨银付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张吉东拿起一张祛病符就往杨银付脑袋拍去。张吉东本来就对杨银付来火,所以这一拍,也是没有留力,拍得杨银付脑袋顶上冒火。

  “哎哟我的娘,小兔崽子,你故意整老子是吧?”杨银付猛地站起来,火冒三丈,捏着拳头想要揍张吉东。

  张吉东拍了那一掌,就连忙退得老远,刚见杨银付捏起拳头,张吉东就大声叫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子真是给你治病,不用力,没治好算谁的?”

  杨银山连忙一把将杨银付拉住,他刚才可是看得真切,张吉东手里拿着一张黄裱纸做的符往杨银付头上一拍,那张符直接消失不见。可见张吉东手里拿的符可不一般。

  杨银山走南闯北,到处收壮猪,有些古古怪怪的事情也听说过不少,也亲眼见过一些,但是极少能够做到像张吉东这样。不管张吉东手里的符是从哪里来的,至少张吉东跟这张符的制作者是有着某种联系的,得罪了张吉东,就有可能得罪这张符背后的人。得罪了这种走江湖的人,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张吉灵刚看到杨银付想动手打张吉东,立即冲过去将张吉东护在身后:“杨癞子,你今天要是敢动手,我就跟你拼命!”

  杨银付还准备嘴硬,被杨银山踹了一脚:“住嘴!滚一边去,看看头上的癞子有些效果没有。”

  “哎呀,痒,痒,我头皮痒得不行。”杨银付不停地抓脑袋皮。杨银付头上长满癞子之后,头上没剩下多少长头发的地方,头上的头发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看起来就像一只癞皮狗一般,难看得不行。

  不过随着杨银付不停地抓脑袋,头上的赖皮竟然一块块掉落下来。丑陋的赖皮一掉,下面露出一块块新皮,看起来还是很难看,却比之前的赖皮好了不少。

  “咦,你这赖皮掉了!”杨银山欣喜地说道。

  杨银付惊喜地跑进屋拿了一面镜子出来,对着头照了照,还真是发现赖皮掉了不少。

  将那些分离的赖皮清理掉之后,却发现头上还有大半的赖皮没有任何动静。

  “这些赖皮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杨银付有些沮丧地问道。

  杨银山也连忙问道:“对啊,吉东,这些地方的赖皮怎么没一点动静呢?”

  “你没看那些好了的赖皮正好是我弟弟刚才拍到的地方啊?我弟弟刚才好心给你治癞子,你还想要恩将仇报打我弟弟呢。算了,这五百块钱我们也不要了,你头上治好的这些地方,就当是我们做好事。”张吉灵拉着弟弟要走。

  杨银山急了:“别别别,吉灵,我弟太蠢,你们别见怪。我替他向你们道歉。”

  杨银付也急了,直接往地上一跪:“求求你们,一定要帮我治好癞子啊。只要你们帮我把癞子治好,要打要骂,随便你们。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杨银山急忙将五百块塞到张吉灵手上:“吉灵,看我的面子,帮我弟把癞子治好。”

  “弟弟,治好他我们就回家吃饭去。星期天姐带你上街去称肉。”张吉灵说道。

  张吉东将手中的祛病符一张一张拍到杨癞子头上,连拍了五张,结果刚拍完,只觉得一阵眩晕,摇摇晃晃地就往地上倒。

  张吉灵连忙将弟弟抱住,带着哭腔问道:“弟弟,你这是怎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