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人世间的狗道坦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恋人

人世间的狗道坦荡 山雩 4349 2020.08.01 23:35

  一只拄着骨棒LV.32哥布林低头打着瞌睡。忽然,一个硬币击中了他脑袋。哥布林吃痛惊醒,呜喳呜喳乱叫着环顾四周。

  当哥布林看见勾尺翁时,一柄杖又打中了它。哥布林的脚下刷出了黄色的波浪形足迹,被减速了。

  陈文看见哥布林被减速后冲来,便操控勾尺翁跑开几步,用星币砸中另一个哥布林,再扔权杖,然后跑向另一个怪。

  一圈下来拉住四只哥布林,陈文算了一下仇恨范围的重叠部分,估计只能拉住这么多了,于是改为宝剑状态输出,一波收割,接着走回去捡爆出物品。

  「LV.30-40哥布林营地」虽然现在还有进游戏晚了的玩家在刷,但这种低等级刷怪点的火热程度已经不高了。

  陈文晚上一直在这边刷。他尽量挑地图中较为偏僻的角落打,所以没有多少玩家发现这里还有一个稀有的特职,否则拥上来“合影”的人恐怕会把他视野塞满。

  打了一晚上,陈文总结他打魔术师的感受是:副本没白练,感动,哭了。

  魔术师的转职副本其中三、四两个场景,他感觉完全是为了训练魔术师的使用而设计的。

  魔术师的打法有很大一个特点,是魔术师有四种普攻形态,分别是宝剑、权杖、星币、圣杯。

  前三种形态为远程攻击,消耗法力,造成由智力加成的法术伤害;圣杯是状态回复。

  宝剑造成伤害最高,且耗蓝最高。

  权杖伤害与耗蓝次之,击中后略微减速敌方。

  星币伤害最少,同时几乎不耗蓝,击中敌方后回复自身少量法力。

  圣杯不耗蓝,对自己使用,连续打出3次后挂上一个「饮杯状态」的Buff,持续回复少量法力与生命。状态持续3s,持续期间打出圣杯延长时间1.2s,最高延长到3s不再延长.

  宝剑伤害高但是太耗蓝了,魔术师需要频繁地切换到星币或圣杯回蓝。

  而如此频繁的状态切换,陈文早在场景荒漠中就已经练就了。

  第三场景荒漠,商人玩家需指挥一队随从战斗,随进入荒漠深度的增加,击败等级越来越高、数目越来越多的敌人。

  随从包括,一个只会射高伤箭矢的精灵游侠;一个只会用冰霜法术打减速的法师;一个打出圣光弹的同时会给玩家回蓝的牧师;一个只会加持低级双回Buff,且每次状态中断后得反复吟唱3次才续上的牧师。和,周围一圈不用蓝但也无法攻击的持剑护卫。

  四个耗蓝职业,四种攻击形态。

  场景中只有玩家正在指挥的那一名角色会进行行动,其他角色只会跟随着保持阵型地位移。并且,四个耗蓝职业,统统共享蓝条,导致战斗时不得不时常切换至牧师回蓝。

  陈文在这个场景卡过一段时间,又在第四场景卡过许久,再加上每次失败没有存档,只得重新打整个副本,所以陈文对于时常关注蓝条、在打出一套伤害中掺杂几次回复等等,一系列的切状态战斗操作,都无比娴熟。

  勾尺翁在哥布林营地中四处位移腾转,星币形态四处撒币,拉住哥布林怪的仇恨,权杖减速,宝剑收割。状态栏上「饮杯状态」自是从未中断过,而「饮杯状态」的右侧是另一个Buff,来自勾尺翁的技能「Ⅰ–魔术师」。

  -「Ⅰ–魔术师」-

  ·(被动)当击中敌方3次后获得增益状态「Ⅰ–魔术师」。

  ·「Ⅰ–魔术师」:

  +15%攻击速度

  +5%移动速度

  持续时间2s

  ·状态「Ⅰ–魔术师」持续时间内若击中敌方,则状态刷新。

  这个被动技能是副本中获得的,也就是考核中画的Ⅰ–MAGICIAN牌。

  实际上画牌时的选择也是剧情之一,二十一张牌中其实只有纹路最少的「Ⅰ–魔术师」是可以用有限的墨水画完的,若想要在考核中获得其他技能那么只会失败。

  勾尺翁又打了几只哥布林,点了一下材料数目发现差不多了,就点开了「卡牌制作」。

  —卡牌制作—

  〈Ⅰ–魔术师〉

  【Ⅱ–女祭司】>›

  【Ⅲ–】

  […]

  ————

  【Ⅵ–恋人】>›

  【Ⅶ–】

  【Ⅷ–】

  […]

  ——————————

  陈文选择了「Ⅵ–恋人」。目前只有「Ⅱ–女祭司」和「Ⅵ–恋人」可以选,「Ⅱ–女祭司」是被动技能,击中敌方4次后挂上一个技能冷却速度x1.2倍的Buff。而陈文还没有学主动技能,所以学「Ⅱ–女祭司」的话收益不大。

  —卡牌制作—

  |Ⅵ–恋人|

  ·技能效果:引导攻击3次

  冷却时间:36s

  ·卡牌材料:

  -羊皮纸(1/1)伊莎的草纸(2/2)

  -粉水晶石粉末(30/30)

  -哥布林/精灵/巨魔的血液(200/200)

  ———【制作】———

  ——————————

  点击【制作】以后,看见熟悉的画牌页面,陈文的泪,流了下来。

  没错了,是这个味道。

  第四场景密室,除去冗杂的剧情,最恶心人的当属传承考核中的画牌。

  玩家需要参照例图上的笔迹,用键盘操纵画笔在空白牌面上画出咒纹。

  画牌的难度大概是什么样呢,嗯,这个嘛不就是贪吃蛇嘛。

  我们先建一个贪吃蛇的模块,然后在画面上布置障碍物,留出一格空隙的唯一通路。

  噢,我们再把障碍物边角变得圆润,把通路从直路变成弯道,拐角变成圆弧状,最大弧度要超过350°,让玩家用八个键一共十六个方向操纵。

  咦,跟原版贪吃蛇还是没有很大区别耶。设计师,我们得有创意一点。来,把所有障碍物隐形,让玩家看着显示障碍物通路的小地图,在空白画面上画出原比例的笔迹。

  哦,玩家只画一张牌会很无聊欸。那我们就把原图的纹路打碎成个百八十组,玩家每次进关卡都能拿到不同的图。

  嘿,稍微加那么一点点小难度,把小地图变小变模糊。

  呀,好了,加强版贪吃蛇,介四你虫味玩过的船新版本。

  陈文觉得也不是很难,他也就卡了,不到一千个,小时,而已……哈哈哈不难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疯!我没疯!不难哈哈哈……不难!偶吼吼哈哈不难呜呜呜……

  那是被统治的日子。陈文不登游戏了,为了省的打三个场景费时间,多扣几张笔迹图,记一下放缩比例,到画图软件上练。用键盘画完,输入比例把笔迹图放大,和画的图比较。一练就是几个星期。

  到后来有把握些了,再上游戏练。进副本,到密室,画牌,2秒,错了。重进,重画,3秒,岔了。

  别人下班了,陈文就开三台电脑,过一样的剧情就三台电脑连一套鼠标键盘,一起操控。把这台进过场动画了,到那台去打战斗环节。

  练,狂练。

  几百个小时,一个画牌技术。

  所以,当陈文第一次在魔术师的面板点开「卡牌制作」,他的心中,速度是七十迈,心情是曰妳马嗨。

  作为魔术师学习技能的途径,注定要长久陪伴魔术师的,「卡牌制作」,居然是要——画牌!画!牌!

  在场景密室卡了一个多月后,他终于学会了的,画,牌……

  陈文看着又大又清晰的新笔迹图,再回想密室里糊的跟米田共一样的例图,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Ⅵ–恋人」,游龙走蛇一气画完,一次成功。

  呜呜呜……不难呜呜呜……

  现在,真的不难了。

  ·

  征程俱乐部。

  “远哥,魔术师的通过榜又刷新了!”一人喊道。

  “是吗,我看看。”钱远离开了座位,走到了那人屏幕前,“嗯,这两天通关这么多人。”

  钱远说着皱起了眉头。通关两个人数字不大,但考虑到一共只有三个通关的,那么这两天通关人数算是很多了。

  “先是那个辰幻天,马上又多个勾尺翁,远哥,你说是不是有俱乐部找到通关方法了?”那人说得分外担心。

  钱远摇了摇头,“还没听见风声,”他推了推眼镜,然后拍拍那人肩膀,“总之先盯着。”

  那人应是,钱远接着走到另一人身后,说:“丁子,你画牌有个把月了,密室那一关还是没法再过一次吗?”

  丁年生猜到了他要过问,椅子转过来苦笑道:“远哥,我那次能过确实是手感好到爆炸的超常发挥。我最近虽然一直帮远大前程画牌,但是「卡牌制作」的这个例图难度跟密室比,那真的是天上地下啊。”

  丁子说着用手机调出了密室考验的例图照片,凑到电脑屏幕上,把那坨米田共和屏幕上清晰漂亮的例图对比给钱远看。

  “更何况,”丁子悲伤地说,“难度高的几张牌我还用了外挂……”

  丁年生说的外挂是征程做的一个小程序,作用是将画牌时的例图笔迹勾描出,并按空白卡面的比例投影在卡面上。

  “说起来,辅助器的升级还没完成吗?”钱远放弃了去看让人头疼的例图,转而说。

  「卡牌制作」的画牌难度是逐渐提升的,例图会越来越小越模糊。征程版本1.0的辅助器从「Ⅺ–正义」起就力不从心了。

  “编程组说就快好了。”

  “多催催,不能他们说就快我们就信。”钱远叹了口气。远大前程有段时间没有拿到新技能了。

  ·

  陈文画完「Ⅵ–恋人」,重新打开了「卡牌制作」。

  —卡牌制作—

  〈Ⅰ–魔术师〉

  【Ⅱ–女祭司】>›

  【Ⅲ–】

  […]

  ————

  〈Ⅵ–恋人〉

  【Ⅶ–战车】

  【Ⅷ–】

  […]

  ——————————

  点击战车。

  —卡牌制作—

  |Ⅶ–战车|_#要求等级:LV.35#

  ·技能效果:冲刺

  冷却时间:--

  ·卡牌材料:

  -羊皮纸(--)伊莎的草纸(--)

  -茶水晶石粉末(--)

  -哥布林/精灵/巨魔的血液(--)

  ———不可制作———

  ——————————

  陈文叹了口气,等级果然还是硬伤。

  他在背包里找到了卡牌「Ⅵ–恋人」,将其装到了「牌包」中。「牌包」是魔术师自带的白板武器,属性智力+3。

  陈文设置完快捷键,有些期待地敲击一下键盘,使用了「Ⅵ–恋人」技能。

  “啪嗒”,没有读条,状态栏中弹出一个浅粉色图标。

  ???

  合着我学的主动技能,结果就是个主动加Buff的技能?

  陈文见浅粉色的Ⅵ图标没有要刷秒的意思,就慢悠悠地把鼠标移到图标上,看了一下这个Buff的描述。

  ·「Ⅵ–恋人」:

  引导下'3'次攻击。

  陈文若有所思,切换到星币形态,向一只哥布林身旁的空地,撒了个币。

  “啪。”星币掉在地上,甚至没有弹起。

  ???

  说好的引导呢?

  我的恋人,放我鸽子?

  这个,应该不是因为用了哥布林血液的缘故吧。陈文怀疑他的恋人给他上色了。

  “你的围脖里面喇妹很多,原来我也只是——”陈文的电话响了。

  他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随手接通了。

  “您好,请问是‘勾尺翁’先生吗?”

  虽然用游戏ID加先生的称呼很叽吧怪,但对方语气十分客气,陈文也就不管这么多了:“对,我是。”

  “那个,先生您好,我是‘不才代练’的业务员,您可以叫我小李。请问您现在有空吗?我们希望在游戏中确认一下您的账号。”

  对方听起来很紧张,陈文觉得可能是个业务新手。再一看时间,23:31。

  呃,业务是不是新人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正常人。

  “先生?在吗?”“哦哦哦好,有空有空。”

  陈文和对方约在哥布林营地东南角,或者说地图右下角的山坡顶。

  业务新手果然没有准备账号,得从60级城镇调一个来。陈文打算在山坡附近一边继续练级,一边等待。

  「Ⅵ–恋人」的运行机制陈文依然没懂。只发现了「Ⅵ–恋人」的图标在技能冷却结束前几秒钟跳掉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固定在刷新前几秒,还是会在技能使用后一定时间内结束状态。

  他挠挠头,点上「Ⅵ–恋人」,往一只哥布林身上撒了个币。

  “啪。”星币砸在绿脸上,哥布林呜喳呜喳乱叫着跑上来。

  嗯?陈文看见,在点击时有一瞬瞄准标识从白色变成了粉色。

  怕没看清楚,陈文又扔了一发。

  点击,瞄准标识变粉,没看错。

  他忽然有了猜想。要瞄准后才起效?那这个“引导”指的是……

  陈文操纵勾尺翁在哥布林小怪的仇恨范围内走位,迟钝的低级小怪总是先向他刚刚所在的位置冲去,慢半拍才转向。

  勾尺翁向前跑着,到达某个位置忽然转向右跑,几步后跑出了仇恨范围。

  他又多跑几步,停下,视野拉回到身后。小怪所在的位置和它原本站位位置的连线,正好从右到左横在他的视野内。

  仇恨拉脱以后,小怪先一愣,随即从勾尺翁视野的右侧跑向左侧。

  勾尺翁手上一枚星币,瞄准哥布林,点击、标识变粉。

  按照勾尺翁与哥布林拉开的一大段距离,以及哥布林归心似箭的速度,单瞄准不预判,这发一定会空。

  “啪。”星币砸在绿脸上,哥布林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回跑。

  锁定?这个好用啊。陈文有点激动了,「Ⅵ–恋人」的作用是下三次攻击带锁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