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师父咱不闹了行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对与错

师父咱不闹了行吗? 汀州杜若 2249 2021.10.14 08:40

  车外的路灯一片片的向后飞速后退,看久了,又恍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甚至,连时间都是静止的。

  车子里很静,静的连呼吸声都像是假的。林有为几次想开口,却又在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重又慢慢的闭紧了嘴巴。

  他没有经历过高木子的心里历程,想象不到她内心的煎熬和折磨。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应该开口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沉默和宽慰,到底哪个才是更好的选择?

  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咬唇叹息的林有为,高木子颤声缓缓长叹口气:

  “林大哥,我曾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也曾,一度不愿从那个梦里醒过来。又或者,我其实依旧活在那个与之相通的另一个梦境里。虽然,理智告诉我,此时此刻的你、家人、朋友,甚至是所谓的’对手’,都是虚幻的……”

  “你觉得,我们,我,小飞,你的父母,弟弟妹妹,甚至是不久前在船上经历的一切,甚至包括此时此刻的现在,都是假的?”

  望进林有为探究的眼底,高木子轻声提醒着注意眼前的方向后,缓缓点了点头:

  “现实世界的弟弟妹妹都已经结婚了,有了各自的生活。现实里的他们,已经完全开启了他们新的人生篇章。可那个篇章里,我是可有可以无甚至最好不要存在的。就像,我小时候于我的父母一样!而你,包括小飞,包括张鹤炎医生,你们,也许只是我为了满足自己没有异性缘的虚荣心,脑补出来的罢了。”

  “……所以,你一直排斥着我们,排斥着这个世界,甚至是你自己?”

  缓缓的摇了摇头,又浅浅的点了点头。高木子转头看向虽然极力掩饰,却仍旧明显觉得自己是在胡言乱语的林有为,失声轻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又犯病了?或者说,你一直觉得我的精神是失常的?”

  快速看了眼目光清澈,毫无半点思维混乱迹象的高木子,林有为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握紧手里的方向盘,向着前方的路口继续飞驰。如果可以,他希望车子最好能够飞起来!

  “你怀疑我是精神分裂,或者是长期昏迷之后的某种后遗症是吗?你现在,是要带我去哪儿?去找张鹤炎医生?”

  “木子,你相信我吗?”

  “林大哥,你,又相信我吗?”

  “什么?”

  “瞧!你也是不信我的!”

  无奈摆了摆手,高木子擦去眼角的湿意,涩然一笑。

  “对不起,木子。你知道我们这样的人都有一种通病,比起别人的嘴巴,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你说过的那些都太过匪夷所思,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让自己一下子接受一个完全被颠覆的世界。我……”

  “我知道!越是聪明的人,越是自负。但往往越是自负的人,越是容易自缚。林大哥,这个世界,于你而言是真的。于我而言,它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是假的。”

  “最开始,我以为它就是真的。后来渐渐地意识回笼,又发现了它与我记忆世界里的不同。我甚至曾一度想要否定自己最初记忆里的那个世界,让自己彻底沉沦在那个美好的像是梦幻一样的童话世界里。可最终,我还是失败了。许天经消失了,我的梦,也就跟着破碎了。”

  “所以,你现在想要否定这个世界,是因为你想要回到当初你来的那个世界里去是吗?”

  对面穿着高端定制连身裙,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女人,吐着让人听起来异常舒服的声音,手快速的在桌面上写着什么,眼睛不时看向双手交叠,端坐着的高木子。随即扶了扶眼睛,亲切的笑道:

  “你不必这么紧张!我这里,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就好。或者,你可以直接躺在沙发上,如果困了,就在沙发上睡一觉也行!”

  “谢谢!”

  仍旧保持着端坐对着女人点头致谢,高木子虽不太喜欢林有为这独断专行的’爱惜’,却也不愿拂了他的好意,推了他的盛情。

  “啊~第一次见面,看样子你不免还是有些拘谨!没关系,咱们慢慢熟悉了,以后就好了!那,你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故事?你还想听什么故事?”

  “嗯,随便!你梦里的故事,你醒来以后的故事,或者你此时此刻想到的任何话,你都可以跟我说。其实我们这种咨询服务,更像是一种活动的定期树洞服务。你可以把你心里所有的想法,不甘,愤懑,焦虑,悲伤,难过,开心,所有的情绪都说出来!”

  “可是,我并不觉得还有什么好说的。”

  想了想,高木子缓缓摇了摇头。老实说,她不太喜欢此时此刻的环境。尽管这里的环境,好得让她做梦都想象不到。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许天经,到底是你的什么人?他又为什么会消失呢?你说的那个真实,又到底是什么?”

  “许天经~~”

  想起那分绝无仅有的绝对炽热温暖,想起那份其他人给不了的踏实,想起,那张明媚如三春之阳的温暖笑容,高木子僵硬的脸上缓缓勾起一抹笑:

  “他是,我命中注定要等的人,也是,我这辈子唯一要嫁的人。”

  “哦?就像我们通常所说的灵魂伴侣,是吗?”

  “是!”

  坚定的点了点头,高木子的思绪渐渐放飞到了遥遥远远已经扬起了晨曦的天际。

  “在所有人都在跟我说,你要坚强,你要勇敢,你要无惧风雨的时候,只有他跟我说:木子,别怕,你有我。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倒下去的。

  当所有人都在谴责我为什么这个做不好,为什么那个做不好,为什么总是不能照顾好自己,整理好自己情绪的时候。只有他跟我说:木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很好,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究竟有多好。

  当所有人都在希望我成熟一点,懂事一点,能够有和年龄相符的稳重的时候,只有他让我毫无顾忌的做自己。只有他陪着我疯,哄着我闹。

  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才觉得,我觉得我自己是个舒服自在的人。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我才觉得真真正正的踏实,不是飘飘荡荡无所依的,我才觉得,自己是真真正正活着的。

  大家总说我想太多,说我多愁善感,总爱伤春悲秋,没事找事。我不愿给大家添麻烦,不愿让自己的坏情绪影响到别人。所以总是躲,总是伪装。但可笑的是,躲避是错的,伪装是错的,说没事是错的,说有事也是错的。说到底,生病是错的,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是错的,到头来,连存在本身也是错误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