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龙城诀之荣王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5章、瑛麟警醒夜闯宅,懿泽闻讯惊急追

龙城诀之荣王殇 沪弄 5392 2021.09.15 11:45

  永琪挥动着马鞭,车子开始往前走。

  永琪好想回头再看一眼这个他住了近十年的地方,可是他不敢回头,他害怕露馅,也害怕舍不得走。

  记得带琅玦去云南时,永琪也没有向懿泽辞别,心中却一直巴望着懿泽会来再见一面,然而,懿泽没有来。

  这次,永琪是打算永远的离开,是瞒着懿泽的,还怎么能奢望懿泽会来送别呢?车轮每转动一圈的声音,他都听在耳中,听得心里空落落的,他觉得,他的心丢了。

  无数个画面在永琪脑海中闪过:掀开懿泽红盖头之后,新婚之夜的缠绵;雾灵山踏青,他用披风为懿泽遮雨;绵脩降生,他们依偎在一起取名字;绵脩渐渐长大,一家三口快乐的嬉戏;懿泽为保护绵脩在雪地跪走,他一直紧紧相随;懿泽喝醉撞入书房,他们的最后一次床笫之欢……

  永琪隐隐感到了心痛,走出的距离越远,心痛的滋味越深刻。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最终还是抛弃了他最爱的人。

  他在心中默默的道别了一句:“懿泽,永别了。”

  走出王府侧门有一段距离后,胡嫱慌忙向后打开了箱子,只见玞婳已经蹲坐着睡着了,和绵亿一样,都睡得十分香甜,只是这样蹲坐着睡,看着很难受。胡嫱打开了另一口略小点的装细软的箱子,将绵亿挪了过去,盖上一件衣服,然后又将玞婳慢慢放成平躺状,也找了一件衣服盖上。两口箱子的盖子就都这么打开着,胡嫱又回到了前面驾车的地方,为永琪多披了一件衣服。

  永琪问:“孩子们都安置好了?”

  胡嫱点点头,依偎在永琪肩膀上,笑道:“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轻松过。”

  永琪附和着笑了笑,问:“要去哪里?你说了算!”

  “往南一直走,能走回我的老家,说不定我爹在那里呢!不知道我们家的牧场,现在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们牧场附近,还住着一位专治疑难杂症的大夫。”

  “那就去你家的牧场!”

  胡嫱开心的笑着,想了一会儿,又说:“宫里有人知道我家在哪,说不定会沿途追来,西南是懿泽的地盘,不能去。我们往东南绕一点走吧,现在是夜里,最好走大路、走官道,明天以后我们就不走夜路了,可以白天赶路,夜晚投宿。等到了我家附近,悄悄确定了安全再回去。”

  永琪点点头,扬鞭走上了东南的岔道。

  入夜后,瑛麟躺下睡觉,心里总想着白天永琪来看她的事,越想越觉得奇怪,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她一件一件的捋着最近听说的关于永琪的动静:先是听闻永琪从热河回来就病的不轻;然后就是胡嫱侍疾、早来晚归,永琪久不见好,乾隆惩治了太医;再后来听说胡嫱在懿泽那里受了伤,自此住在紫薇寒舍;再然后永琪把儿女都接到紫薇寒舍住着,像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每日团聚着;再后就是今天来看自己,说的那些话,像是交待临终遗言一样……遗言一样的话,往往是道别之意……

  这么一捋,瑛麟似乎明白了,她猛然坐起,她的感觉告诉她:永琪此刻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已经跑了。

  瑛麟慌忙的披上衣服、踢上鞋子,来不及梳头,就披头散发的跑出东来阁,一口气跑到了紫薇寒舍。

  永琪老早就吩咐过全府上下,是不准瑛麟进入紫薇寒舍的,因此瑛麟被侍从们挡在门外。瑛麟也顾不得许多,只管推开侍从闯进来。侍从们只好招呼巡夜的侍卫,但瑛麟已经跑到滕琴书屋的门口了。

  卓贵生怕永琪离开的消息被走漏,因此亲自在书房外守夜,忽然看到瑛麟,纳闷的问:“福……福晋?你怎么跑来这里了?还大半夜的?”

  “永琪呢?我要见他!”瑛麟说着,就往前走。

  巡夜的侍卫们都赶到了紫薇寒舍,围到瑛麟身后。

  卓贵伸开胳膊拦住瑛麟,问:“福晋忘了吗?王爷老早就吩咐过,你俩永不相见,你不能进去!”

  瑛麟瞪着卓贵,如质问一般:“你老实交代,王爷是不是压根就不在?”

  “什么?”卓贵吓了一跳,忙否认道:“你瞎说什么?王爷当然在,但是他不想见你!”

  瑛麟喝道:“你给我让开,我要亲眼看看王爷在不在里面!”

  卓贵张开双臂,挡在门前,朝侍卫们喊:“你们都愣着干什么?不记得王爷交待过的话吗?赶紧把她弄出去!”

  侍卫们就来请瑛麟离开,瑛麟火冒三丈,拔了其中一个侍卫的佩剑,就动起手来。瑛麟的武艺本来就不错,况且侍卫们不敢伤到瑛麟、多有顾忌,因此不多时,瑛麟就将侍卫们砍伤在一旁,向卓贵冲来。

  卓贵吓得浑身发抖,大叫一声:“我跟你拼了!”

  卓贵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刚跑上前去,瑛麟只一个拳头,就捶的卓贵跌在地上起不来,书信也从卓贵的怀中掉出来。

  玥鸢和滢露在偏房屋内听到卓贵的惨叫声,忙出来看。

  瑛麟眼疾手快,捡起了地上的信。

  卓贵这才意识到,永琪所留的信已经掉了,又指着瑛麟喊道:“你……你你把信还给我!”

  瑛麟笑道:“这是永琪留的信吧?多谢了!”

  说着,瑛麟就撕开,快速看了一遍,那是永琪给乾隆留的话,里面交待了自己不想争皇位,希望带着胡嫱去做平民百姓的想法,并恳求乾隆对外宣称他已经病逝,还他一个自由之身。

  瑛麟跳过卓贵,一脚踹开了藤琴书屋的门,果然里面空空如也。瑛麟回头指着卓贵,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王爷带着小妾私奔了,你不但知情不报,还撒谎隐瞒,你该当何罪?”

  “我……”卓贵愣了一下,忽又壮着胆子反驳瑛麟道:“我伺候王爷,当然事事听王爷吩咐,能有什么罪?”

  瑛麟没有时间与卓贵等人耗着,她生怕永琪越走越远,找都找不回来了。于是她不再理会卓贵等人,掉头跑出紫薇寒舍,奔向芜蔓居。

  卓贵拍着腿,朝玥鸢和滢露喊道:“完了完了,王爷走不了了!”

  芜蔓居倒是无人守门,瑛麟一路畅通,直接跑到了懿泽的房门外敲门,大声的喊着:“懿泽!快开门!永琪带着胡嫱私奔了!”

  懿泽已经睡了,忽被瑛麟这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昏昏沉沉的坐了起来。

  金钿在外间床上作陪,听到门外是瑛麟的声音,说的还是这般的话,大吃一惊,急急忙忙的跑出来开了门,问:“表小姐,你说什么?”

  瑛麟顾不得与金钿说太多,就小跑到了里间懿泽的床前,将永琪给乾隆留的亲笔信递与懿泽,说:“你看,永琪抛弃了我们,跟着胡嫱那个贱人跑了,还把你的儿子也给拐走了!”

  懿泽接过书信一看,确是永琪的字迹,再看上面写的内容,果然如是。这些天她一直有听下边的人议论,说是永琪已经有半个多月下不来床,胡嫱不分白天黑夜的近身陪侍着。懿泽不知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但她上次看到的永琪,绝对没有传言中那么脆弱。她总以为,如果永琪当真病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胡嫱必然还会再来求她一次。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永琪竟会有抛弃自己的一天。

  瑛麟喘着气,道:“他傍晚时去找过我,说的话像临终遗言一眼,我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就赶紧去找他。卓贵在那儿拦了半天,我就更怀疑有问题,真让我给猜中了!不过,他们现在跑出去应该还没多远,你是神仙,腾云去追,一定很快就能追上!”

  金钿听到,看了懿泽一眼,她一直都没想明白,她从小伺候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神仙?

  懿泽好似魔怔了一般,她还没想明白,永琪怎么会跟着胡嫱私奔了?他还在临走前跟瑛麟道了别,却没有跟自己道别,完全只瞒着她一个人。那个人曾经对她许下誓言,执着到不顾生死的地步,竟然还能说走就走?

  瑛麟推着懿泽,焦急的问:“你还在发呆什么?还不赶紧去追?难道真的要让皇上宣布他死了,让他俩去做神仙眷侣,咱们在这当一辈子寡妇吗?”

  “追?”懿泽有些六神无主,问:“我去哪追?”

  瑛麟想了想,答道:“胡嫱的爹还活着,家里还有个牧场,在南边,他们应该会去投奔。而且永琪畏寒,他们也只能去南方。”

  “南方?”懿泽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她记得胡嫱曾求她带永琪去南方求医,但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现在他们真的去了。她不解的自言自语道:“他不是病的很重吗?怎么还走得了?”

  “你相信他病的很重吗?”瑛麟冷笑着摇了摇头,愤愤的说:“我觉得他根本是在装病!或者至少是在夸张病情!他今天来找我的时候,我看他精神好得很,除了瘦,腿不灵便,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他们家的人多擅长装病啊?太后那个死老太婆,那时候就是让人调理着瘦了一圈,结果身体更好了!我还白白上了当!永琪想逃走,想让皇上宣布他病逝,当然就要先在所有人面前把戏给演足了,将来没有人会怀疑他,他就可以更名换姓,安稳的过他的小日子了!”

  “你的意思是说,他在骗我,他一直都在装病骗我?”懿泽呆呆的坐着,想起上次永琪在芜蔓居带走胡嫱时,两人相濡以沫的模样,顿时感到十分可笑,她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悲哀。

  “他骗你的次数还少吗?你在这儿失落有什么用?赶紧去把他找回来是正经!”瑛麟催促着,又分析道:“按常理说,她的老家在正南方,正南方向走着也最快,所以我们追踪也会朝正南,一般人都会这么想……但是胡嫱怕被追踪,就不能按常理出牌,所以她不会朝正南方,也不敢轻易回自己家。往西南气候未必适应,且离你的地盘太近,他们不会去,所以……他们应该会绕行东南。现在他们离开王府最多也就两三个时辰,一定还在心急如焚的赶路中,不会那么快投宿客栈休息。他们一个病人、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还有两个孩子,夜里断不敢走小路,必走大路,最好是熟悉的、沿途有驿站的官道,那么他们最有可能走的就是我们南巡的路线。他们应该已经在关城门之前出了京城,但这么点时间肯定到不了山东,你就按照南巡的线路,沿着京城到山东的官道找,我想会找到。”

  “南巡的路线,走官道?”懿泽若有所失的自言自语着,她苦笑着,原来还是自己太过于自信了,把永琪对自己的感情想象的太深,其实永琪真的可以抛弃她,他们之间哪里有什么真情可言?

  瑛麟拉着懿泽拉下了床,气冲冲的问:“我的姐姐,你在想什么呢?你不早点去追,等天亮了,他们胆子大了,一路胡乱改道,你就不好找了!”

  懿泽瞥了瑛麟一眼,虽然一头雾水,她心里却明白确实没时间计较了。她忙忙的穿了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提着龙锡杖出去了。

  懿泽在云端,沿着南巡的官道,且走且往下看。东方发白,但天还没有亮,她看地面时有些费劲。走了不知有多久,天色微明的时候,她看到官道上有一辆马车在奔跑,坐在马车前面的,果然是永琪和胡嫱。

  永琪和胡嫱浑然不知,带着一夜赶车的疲惫,无精打采的相互依靠着,还在商量着一会儿是吃车上的干粮还是去附近找东西吃,要不要就近去农家给孩子们找些羊奶牛奶之类的。

  忽然,懿泽从天而降,落在马车的前方。

  永琪看到,眼见马车就要撞到懿泽身上,他惊慌的勒紧缰绳,让马儿停住,马和马车都急速停下,差点没有翻车。车内的箱子七零八落的撞在一起,惊醒了熟睡的玞婳和绵亿,两个孩子都放声大哭起来。

  胡嫱忙站起,爬到车内抱起绵亿,又拍着玞婳,一起哄着。她不敢出去,不敢抬头,只藏在永琪的身后,然而心中已经十分明白,他们走不了了。所谓的自由,原来只有这一个夜晚。

  外边,大道的冷风呼呼的刮着,吹起马车的窗帘。懿泽站在马车对面,手握龙锡杖,和永琪四目相对,彼此凝视,久久无言。

  半晌,永琪轻轻说了句:“让开。”

  懿泽没有动,还是只看着永琪,她的眼神仍然冷的像冰,整个身体更像一尊雕像。坐在她对面的永琪,因为胡须的存在略显苍老,因为瘦而皮肤变黑,他一腿蜷缩,一腿仍然直挺挺的伸着,目光一如懿泽一样寒冷。

  这,像是一场对决。

  永琪知道,已经逃不过了。他扶着车板,慢慢下车来,又是那个僵硬的走姿,一步一步的,走到懿泽面前。

  天色似明似暗,寒风阴冷的吹着,吹动着他们的头发、吹动着他们的衣袖。这里很安静,除了风声,能听到的只有两个孩子的哭声。

  “让开!”永琪发出了如命令一般的口吻,比方才更加厉声。

  懿泽冷冷的笑着,问:“我想知道,你在用什么身份跟我说话?王爷?还是平民百姓?”

  永琪没有回答。

  懿泽大笑起来,笑得很疯狂,她轻轻的摇着头,目视远方,叹道:“我真没想到,你竟会跟她私奔?”

  “如果不是这样,你大概永远都不会主动出现在我面前吧?”永琪的神情,泰然自诺。

  懿泽又冷笑一声,问:“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这么做,只是为了逼我出现吧?”

  永琪答道:“当然不是,我是真的要带她走。我累了,我想要过平凡的生活,一个温暖的家,一个贤惠的妻子,一儿一女,足矣。我不愿意再做你手中的工具,我要做我自己,一个自由的人。”

  “你要你的自由?”懿泽的目光由冷漠变为仇视,恨恨的问:“是谁要你八抬大轿把我娶进门的?你把个外面的狐狸精弄回来,害死了我的儿子!你疑心重、妒心强,又害死了我的救命恩人!现在你想要‘自由’了?你身上血债累累,你还有什么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

  永琪正眼不看懿泽,也看不出一丝感情的流露,只冷冷答道:“随你怎么说!你当我是一个负心汉也好,当我是一个骗子也罢!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消磨殆尽了。我意已决,今天非走不可!我为你抛弃了嫱儿无数次,也该为了她抛弃你这一次!”

  “所以你就装病骗我?”懿泽满眼都是仇恨之意,她举起龙锡杖,龙锡杖瞬间变成一把锋利的剑,她就将这剑指住永琪的脖子,道:“我再最后问你一遍,跟她走,还是跟我回去?”

  永琪露出轻佻的目光,一副不屑之意。

  懿泽的剑锋离永琪的颈部越来越近,不仅仅像一种威胁,她冲着永琪喊:“不要以为我不会对你下手!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感情可言了!如果你离开,你的命对于我就没有任何作用了,我完全没有必要留着你的命!所以,你的命和你的自由,你只能选择一样!”

  永琪冷笑道:“我从不指望你对我还留有半分感情,是你说的,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交易。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个交易我不干了!要命的,你只管拿去,我死则死矣!”

  “你宁可死,都要选择她?”懿泽这句问话里,似乎在强调着点什么。

  “对,我只选择她,我宁可现在死在这里!”永琪的回答,非常决绝。

  “既然如此,我今天倒要试一试,看看你是真病还是假病!”懿泽说着,就挥剑向永琪砍来。

  这一次,永琪没有退让,也没有听之任之,他的腰间有一把佩剑,他也立刻拔了剑,与懿泽剑锋相对。

  两人就地挥剑相向,永琪只是那条腿不能伸屈,剑术并不输给懿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