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龙族:最后的战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0.废稿(Waste manuscript)

龙族:最后的战争 寒樱怒放之冬 5418 2021.07.16 01:57

  ——✡——

  写文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被我毙掉的稿子,毕竟开写的时候是想到哪写到哪,然后再强行串联到一起,保证前后逻辑自洽,于是一些稿子就会被毙掉,就比如说下面这些可能会用到新书里面去,但想想算了,到时候直接写新的。

  ——✡——

  大致人物:

  楚子航、恺撒、源稚生、绘梨衣。

  路明非、路鸣泽。

  芬格尔、苏茜、零。

  苏恩曦、酒德麻衣。

  昂热。

  军方。

  奥丁。

  诺诺。

  地点:中国,路明非老家。

  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

  日本东京。

  GT3576航班。

  路明非发现机场全部封锁,所有航班无法起飞,他偷渡,飞机失事,坠毁于东京外海,与四人组会面。

  死侍袭击,存在于神话中的九头蛇海德拉出现,人类中的黑手肆无忌惮。

  言灵·审判,剥夺生命,瞬间清除海面是所有的死侍。

  继续进行转移、高速机动、在高速公路上展开追车大战,在新干线上强行炸穿高速列车,路明非手持双刃,以一人大战一整个车厢的死侍。

  大概就是这些剧情,如果开新书的话我可能会参考这些我脑海里忽然冒出来的灵光一闪。

  这些内容其实二月份就写好了,可在我的存稿箱里放了起码五个月,感觉还是别放在存稿箱发霉比较好,哈哈,希望后来的读者不要介意。

  ——✡——

  “轰——!!!!”

  已经生成的巨型海啸直接崩塌,天地之间被无尽的迷茫雨雾覆盖。

  那是世界上最浩大的战争,是两位龙王以绝境之力不断碰撞的后果。

  老板一直都想保护路明非,因为他是世界树的一部分,而路鸣泽则一直想窃取他的力量,获取他最后一次生命,彻底掌控世界之树

  然而他还是失败了。

  所以这场双生子之战,最终还是要在这一刻完全的爆发。

  究竟该支持谁呢?其实谁也都不该支持。

  他们说到底都是龙族,都是残暴又凶恶的龙族。

  夏弥缓缓展开巨大的骨翼,楚子航的火焰如同喷射器般喷溅四方,地变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爆发,极端恐怖的压力,浩浩荡荡的回响四周。

  ——✡——

  “他……在那架飞机上。”

  幕后黑手,真正的奥丁,以及与奥丁有关的北欧家族。

  昂热并没有死,卡塞尔全员都没有,他们隐藏了起来,只为了引出幕后黑手

  我觉得在这里没必要再让昂热受到一次打击了。

  “校长,现在怎么样了?”

  “情况很糟糕,我们已经把它转到东京最好的医院了,我总觉得,校长的情绪并不太好,他可能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恺撒不解。

  “直觉就是直觉,没什么好解释的。”诺诺摇头,“难道还要我把脑子里想的东西跟你捋一遍吗?”

  “哎,也没必要这样啦,总之,不论怎么办,我们都必须得找到凶手,查明切。”

  “现在还很难过吧?”

  芬格尔直言不讳的说道。

  “师兄,你知道我难过就不要在我耳旁这么说了。”路明非又好气又好笑,这些人跟之前一样是什么性格就是什么性格?唯独路明非沉默寡言了很多,就好像在那一夜之间长大了。

  ——✡——

  原来那就是言灵“烛龙”

  灿烂的火焰在黄石公园上空爆发,同时引发的是整个地下火山通道的彻底崩溃。

  “还是到了这一步吗?”

  夏弥看向远方的天空,喃喃自语。

  “地震要来了……”

  卡塞尔学院的小山上,副校长将酒杯放下。

  几秒后,滚滚热浪伴随着地震的冲击波抵达了伊利诺伊州,那地动山摇的一幕,让留守于学校的成员们全部都大惊失色,草坪上的鸽子全部飞走了,想必是早就感受到了这地动山摇的一幕。

  “这就是你所期待的一幕吗?”略显叹息的声音缓缓响起。

  “不,能够做到这样,其实已经很艰难了。”

  ……

  这一部分是从贴吧里收集的各位吧友们的帖子,反正也是免费的就放在这里吧,至于出处我也忘了。

  昂热没有找到诺顿的龙骨。

  3E考试,昂热看了一眼说了句好久不见就烧了。

  路鸣泽一句撤销,就停下了灭世言灵湿婆业舞。

  (那位黑王没有言灵,他说的话就是言灵,比如不要死和撤销)

  圣骸只是白王骨骸的一小部分罢了。

  绘梨衣只是圣骸的完美寄主,而不是白王的完美寄主。

  白王是不需要寄生的。

  所以在完成了圣骸寄生以后,绘梨衣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所以,她不会再复活了。

  因为路明非没有完全觉醒,路鸣泽也没有换走他所有的情感,也没找回路鸣泽失去的东西,所以路鸣泽打不过白王赫尔佐格

  ——✡——

  那就是黑色的王,那位黑色的王一旦展现本体的时候,连月亮都会变成黑色。

  “怎么……可能?”

  “这就是传说,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关于黑夜的传说,你以为尼德霍格会从什么地方降临?当然是,苍穹之上。”

  “那……”

  骑着八足战马的奥丁,一步一步,踏地而来。

  整个大地都在开裂,地面冒出黑烟,它的周围跟随着无数作为随从的死侍咆哮。

  “奥丁已经进入了射程。”

  “开火!!!!”

  ——✡——

  “呼……”

  终于回到了现实。

  但这个现实已经不是他们所期待的现实了。这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熟悉的卡塞尔学院也没有他们熟悉的朋友了,整个世界都仿佛变得陌生起来

  居酒屋一直都是最好的藏身之地,这里人多眼杂,就算有人类想要追捕,他们也得耗上一番手脚。

  “那位仁兄,能详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用来烤火的暖炉面前,几个人捂着手。

  他们的表情并不算好看,因为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任何反应时间的。

  一些他们认识的混血种,他们认识的同学,全部都在突如其来的黑龙面前死去了。

  这注定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可在那种毁灭性的灾难面前,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按照你的意思,东京在晚上就会变成尼伯龙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尼伯龙根里奔跑的不仅仅是活人,同样还有各种与龙类相关的怪物。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瞬间,变成了一座赛博朋克风格的东京。

  “那是河童吧,我记得。”

  褐色的皮肤,绿色的头颅。

  终于,一切的战斗结束了。

  “话说就真的没有能够逃离这个尼伯龙根的方法吗?”

  “根据目前的经验来看,没有,除非这个尼伯龙根主动放我们出去,或者把这个尼伯龙根的主人给杀了。”

  苏恩曦一边啃着薯片一边笑道,似乎对这一切完全不在乎,抑或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狂风掠过头顶,俯瞰的大地是一望无际的废墟。

  剧烈的爆炸,不断的持续,那些奔跑在废墟中的怪物们露出了尖锐的獠牙,无情的扑面而来.

  ……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当死侍入侵结束后,接下来轮到的就是人类的收场。

  人总是这样,在一切都结束后才姗姗来迟。

  “哟哟哟,这些混血种还想往哪里跑呢?”

  “早就听说有这些人了,想不到居然是真的,一群会使用怪力的怪物”

  所有人都被抓了,所有人都被封住了嘴巴,这些加图索养的科学家们看这些人,露出了微笑。

  “其实说白了,混血种和那些变异人也没什么区别,和那些存在于各种电影动漫中的角色也并无太大区别,只不过是用嘴发挥出战斗力的,哈哈哈。”

  “所以你们想做什么?”

  “当然是重新构建出当年的世界树,完成最后的封神之路。”

  “龙族的遗产是神话般的遗产,古人称之为魔法,我们当然称之为科技,而这种科技,强到了远远超出我们不了的门和永远藏在图书馆里的宝藏,他们不想让普通的混血种接近真,但我偏要接近真相,因为只有那个真相,才是最让人陶醉,也是最残酷的。”

  “你疯了,你不知道吗?”路明非一字一顿。

  “纵观历史上,哪个人想成就大业不会发疯?那些战争的恶魔,那些犯下罪行的狂人,哪一个不是疯子中的疯子,我相对于他们已经算是一个正常人了,那么你认为,一个正常人该怎么做?”

  “我可不理解疯子的想法。”

  “但有时候可真由不得你哦。”

  诺诺被送上了祭坛。

  绘梨衣也被送上了祭坛。

  “来吧,打一针,接下来你会看见世界上最耀眼的一幕,那是权与力的狂潮,也是新世界的大门。”

  在惊天动地的巨响中,男人发出了此生最为癫狂的大笑。

  这笑容如此惬意,因为它在欢呼权与力的环绕,就此从人变成野兽。

  ——✡——

  整个黑天鹅港都在崩塌,这里本来就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毁灭已经是理所当然的结局。

  轰炸机已经进入到了射程,随时准备向黑天鹅港再次投掷致命的核爆。

  我们都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可怕,所以绝对不会让内部新生的龙族逃逸战场。

  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事实。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所有人的心也被吊到了嗓子眼。

  当无尽的导弹落下之时,近乎永恒的冻土带也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但更让人震撼的情况出现了。

  冰川之下,似乎有个庞然大物缓缓出现。

  仅仅只是出现的一瞬间,就带起了堪称恐怖的气场。

  ——✡——

  黑烟腾空而起,火山爆发了,那一刻天地变色,闪电落下,剧烈的大气活动及影响到了周围所有区域。

  “原来黑王也是双生子吗?”路明非看向远方的天空,那里已经出现了翻腾的黑色烟云火山灰,正在到处翻腾,世界末日已经无情的逼近。

  他心底清楚,这绝对是这数千年来最大的发现之一。

  出现在黄石国家公园地底下的那条黑龙就是黑王的龙侍。

  当它苏醒之后,倒霉的就是所有人了。

  所以现在,拦住它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连这只怪物都拦不住的话,那真正的黑王降临的时候,岂不是连这个世界都难以扛住他的一击?

  那种后果,他根本无法想象,所以他要竭尽全力的阻挡。

  伴随着剧烈的光辉在手掌,汇聚世界树的本尊也在这一刻缓缓出现。

  跨越无数年的时光,远古的世界树和吞噬世界树的黑龙,终于用这样的方式交汇在了一起。

  ——✡——

  东京,世田谷区。

  “砰!”

  铸铁大门被猛然踢开,灰尘让人发出微微的咳嗽声。

  “只有这里能用了,其它安全屋已经全部失效,只有过期的安全屋没有在军方和警方的控制范围内。”楚子航皱眉道,他委实不太喜欢灰尘。

  卡塞尔学院在全世界范围内设立了大量安全屋,为的就是给专员提供补给和休息的地方,只有执行特殊任务的专员才会被告知所有安全屋的详细地址,但这些安全屋全部都被突袭了。

  不过幸运的是,与新宿隔了几条街的世田谷区还有一个安全屋,这足够让他们暂时休息了。

  安全屋不算很大,看外形就像个隐藏在市井小巷的废弃仓库,但他们是从下水道抵达这里的,也只有下水道也能抵达这里,因为这里是一栋大楼的地基,按设计图来说这里应该是实心的水泥,而不是一个还算宽敞的空间。

  “卡塞尔学院1991年补给箱,装备的都是过去的武器,日式手枪、冲锋枪、520发7.62毫米子弹,还有手雷和炸药,有这些装备我们可以炸了天空树。”楚子航一边收拾装备一边道,说这话时浓烈的杀胚属性显露无疑。

  沾满了雨水的村雨被楚子航随意放在安全屋一侧,被君焰加热至超高温的刃身在恢复常温后并没有留下丝毫烧灼痕迹,刀身光洁得如同明镜。

  不愧是炼金刀具,也只有这样的刀才配得上这个少年宫剑士。

  “绘梨衣?还好么?”源稚生经过初步的伤口处理后问。

  “我能见到Sakura么?”绘梨衣蜷缩在角落里,用笔在纸上写道。

  原来她一直都随身携带纸笔,必要的时候这些都能成为审判杀人的利器,被赋予死亡的属性。

  “一定可以。”源稚生看了一眼后,安慰道。

  “嗯。”

  绘梨衣点了点头。

  之前的恐惧还未退散,她经历了白王复苏事件,是这次事件里最惨的,甚至战后还有校董建议把她送到太平洋的小岛去,还好没被执行。

  “你得做个手术。”楚子航擦着从急救箱里的柳叶刀。

  君焰点燃,被加热的烈焰烧灼刀身,起到消毒作用。虽然以皇的血统,没有任何病毒和疾病可以侵扰,但楚子航一直都是个严谨的人。

  “我知道。”

  源稚生苦笑道。

  身体里都是子弹,想取出来必然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可不取出来,复杂的龙骨结构就会将碎片留在体内,哪怕是强大的自愈能力也没用。

  ——✡——

  陈墨瞳。

  为什么奥丁要杀他?!

  平行时空、梦境与现实,一切的答案都得到了揭晓。

  黑王的瞳孔,号令万物的凝视,

  诺诺,是和绘梨衣一样的容器,是黑王的眼睛!!!

  “我可以使用所有的言灵,你认为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苏恩曦的言灵·天演,就在路明非的脑海里飞速的运转着。

  他的瞳孔里倒映着无数数据的光芒,那是镜瞳全力以赴的姿态,不论敌人使用什么样的招式或者言灵,他都可以轻易的复制下来,完美的复制了零的能力。

  更可怕的是,因为有路鸣泽的加持,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一个绝对性的命令,一个真正的言灵,可以统一所有的龙族。

  ——✡——

  天空中掠过惊雷,雷火炼殿,光芒因此绽放,这样的景象是路鸣泽特意为他选出来的,在这种压抑场面下的对峙,远远超出了路明非的想象。

  “你的目的好像并不那么单纯吧?”路明非咬牙切齿,他真的不止一次想揍死眼前这个混蛋,但每次都弄不死他,所以真的压力很大很大。

  “你明白就好,世界树拥有的力量远比黑王更加强大,路明非是我倾尽全力才培养出来的武器,只要他一个命令下去,就可以肃清所有的言灵,收归一体,只要他愿意这么做。”

  “你这家伙……真是够狠的!”路鸣泽咆哮。

  “虽然我会因为龙血的消失,立刻因为细胞分裂达到极限而死去,但没关系,我该完成的已经完成了。”昂热放声大笑。

  活了那么久,他的确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了,哪怕死亡又如何?那不过是一切的结束。

  最开始,他的确就是依靠复仇之心才活到现在的,老绅士的背后,隐藏的可是无穷无尽的怒火,这股怒火会烧死敌人,同样也会烧死自己,但他不在乎,因为他早就已经在多年前死过一次了。

  ——✡——

  那是一个梦,一个虚幻和真实并存的梦,每个人都被封为了梦状态和现实状态,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尼伯龙根,一个由梦境作为基础建造出来的庞大尼布龙根,诺诺就是在类似地方死去的,如果路明非可以再进一步觉醒世界树,那么他甚至拥有复活诺诺的力量。

  但那种力量同样也逼近了禁忌的边缘,跨过那个极限后,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

  但他也要试一下。

  那一刻,一切的一切,全部以另一种方式回归。

  面对已经茁壮生长的世界树,面对那份相互勾连的命运,她化身成了遮天蔽日的黑色之王,一口咬了上去。

  这是世界的终极之战,这同样是绝望与毁灭的化身。

  路明非不敢想象。

  诺诺的离开是一个局,她的复活也是一个局。

  而路明非已经消耗了太多太多的力量。

  只能乖乖的被吞噬了。

  可是真的要这样乖乖被撑死吗?真的不准备做出打算吗?真的不抗争吗?

  路明非摇了摇头。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甘于退败之人!不论是玩游戏还是战斗!!

  “去死吧!!!”路明非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浑身上下骨质化,骨骼一片一片的锁定,将浑身上下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但黑龙无情的重来,第一个瞄准的就是她的腿,仅仅只是瞬息间的接触,她的腿就被整个的撕裂了,与此同时,反映在世界树上的,便是整个树根的崩溃。

  神话传说中吞噬世界之树的毒龙,最终还是以这样的姿态现身了。

  那是所有混血种最尊敬,也是最恐惧的王。

  想想就觉得恐怖。

  “……”

  “原来那位黑色的王就在身边啊。”路明非轻声道。

  “你真的要像你曾经说的那样,毁灭整个龙族吗?”

  “嗯,龙族说实话,只不过是一个具体的表象罢了,他们强大,他们恐怖,但他们同样也是爬行类动物,而我要达成的目标是直达云霄之上,成为至高无上的神,那就是对这个世界的复仇,祭奠那些曾经因为我而死的人。”路鸣泽说。

  “所以你才想方设法的潜伏到我身边吗?”

  “这你就要问你的父母了,他们开启的最终计划,是用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做赌注的,很蠢,对不对?一个无辜可怜的婴儿,却成为了这场战争的最大牺牲品,而那个成品,就是你。”

  “别说了!!”路明非发出了一声咆哮,眼神怨毒,如果这个时候他可以化身成一条毒蛇,他绝对会上去狠咬几口,不然根本就无法发泄心中怨气啊!

  ——✡——

  想来在写文的时候真的写了很多条支线和歪路,因为要忙着赚钱,所以也没办法再写完这些支线了。

  其实在写这本书之前,我还写了很多同人,但基本上都是一些零碎的片段,感兴趣的可以在我其它书里找一找,如果可以也希望能动点小手订阅,支持一下。你们的订阅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如果还有人愿意支持我的话,那么没准还会写一本新的同人,龙族同人。

  那么就愉快的方式结束本书吧,这二十万字,我的确非常满足,算是填补了我心中一点遗憾吧。

  到时候还要进行大幅度修改,在我新书上架之前是不会直接申请完结的,不会删减内容,只会增加内容,容我先把一些略写的片段给充实起来。

  ——寒樱怒放之冬。

  (2021年3月20日)

  

举报

作者感言

寒樱怒放之冬

寒樱怒放之冬

加油

2021-07-16 0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