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庸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庸侠 桃垣 1992 2018.06.13 23:55

  四道身影蓦的动了起来,韩逐对上武康,李松坡对上许文舟,捉对厮杀。

  韩逐跟武康力拼了一记,只觉得一阵巨力从剑刃传递到剑柄,震的他手臂发麻。

  韩逐一惊,没想到这武康膂力竟如此过人。他堪堪稳住身形,武康已经提着钢鞭雷霆万钧的砸下来了。韩逐脚尖一扭,这一击夹杂刺耳的破风声,擦着韩逐的衣袍,狠狠的砸在他落脚的地方,砖石碎裂,瓦砾纷飞,整个屋檐都晃了一晃。

  武康一击落空,便顺势用那刚鞭撑地,稍一借力,转身就是一记重重的鞭腿扫来,韩逐闪避不及,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捂着胸口踉踉跄跄后退几步,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刹那间觉得整个胸腔都像是要烧起来一般难受。

  这家伙在客栈里,铁定是藏拙了。韩逐确定了这一点,神情也严肃起来。

  再说李松坡这边,两个人,两口剑,已经焦灼了数个回合了。

  许文舟那柄软剑在他手里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或绕,或挂,或驾,招架之间总能寻找出细微的破绽,狠狠的咬上李松坡一口,诡奇狠辣,难躲难防。李松坡从未遇过这般武器这般剑法,一时间竟隐隐落了下风。

  李松坡这边厮杀的正酣,韩逐那侧也战的不可开交。

  韩逐知他力大无穷,一招一式间都有雷霆万钧之势,不可力敌。于是剑法一变,换成了从许老那学来的点崩剑法。

  武康的鞭法多劈砸之招,这样正好将他力量大的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韩逐耍起点崩剑法来,每次二人兵刃相接前,韩逐的剑总是顺着对方的势头退那么尺许。但就是这尺许的距离,竟然将武康的一鞭之力,足足削减了五成。

  两人叮叮当当拼了五六回合,武康只觉得自己一身蛮力通通砸在了棉花上一般。他恼怒极了,预想中韩逐东躲西藏,气喘吁吁的模样竟未出现,反而是自己已经开始有些力竭,额头上渗出一层细汗,握鞭的手指有些发白,微微发颤。

  韩逐惊喜的发现,在这生死搏杀之间,他对点崩剑法的领悟和理解也在飞速的提高。

  他兴奋极了,愈战愈勇。武康看着韩逐如同打了鸡血般战意满满的眸子,有点胆寒的咽了咽口水。

  这会儿攻守双方换了个个儿,韩逐提着剑一下子把武康杀的鸡飞狗跳抱头鼠窜。可这点崩剑法毕竟是套防守见长的剑法,这一昧的进攻,把韩逐心头的那丝明悟给熄灭了。

  韩逐耍了个心眼,卖了个破绽,故意一剑劈空,重心不稳,作势前倾。武康正落下风,眼见韩逐这么大的破绽,哪有不上当的理儿。他怒目圆瞪,青筋暴起,当下一鞭狠狠的朝韩逐的天灵盖砸来。

  韩逐玄而又玄的止住身形,飘身退后三尺,抬起手中剑,轻轻点在那钢鞭尖上。武康只觉得身体一滞,周遭时间都停顿了一瞬。再一瞬,他整个人止不住的前倾,重重的栽倒在地!

  正是那点崩剑法的崩剑式!

  韩逐一击制胜!

  而李松坡这一边,也步入了尾声。

  李松坡被许文舟的狠辣剑法压得喘不过气,许文舟身法又诡异至极,不管是神门剑法、落雁剑法还是狂风剑法,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李松坡就这么挨打了数十招,眼见是招架不住了,两人又对拼一记,各自飘身退后数尺。李松坡拄着剑大口的喘气,许文舟眯着小眼,面露微笑的盯着李松坡。

  李松坡直起身子,喘着气吐了两个字:“十招。”

  不容许文舟细思,李松坡便仗剑杀了上去。二人一交手,许文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从第二招开始,他的每一剑都被李松坡看透,不管是绕、刺、还是点,这像毒蛇一般的软剑,此刻就像是被人捏住了七寸,无处藏匿。

  他这剑法最是狠毒难防,剑又是软剑,一招一式往往出其不意,占得先机。但在李松坡面前,这优势荡然无存,就像一个光身子的姑娘般被看的一清二楚。

  二人一瞬间就拼到了第九招。

  许文舟持剑力劈下来,李松坡反手一剑轻撩。许文舟握剑的手一滑,那柄软剑竟脱手抛飞。

  “第十招!”李松坡喊道,锋利的剑刃滑过许文舟的咽喉,溅起一抹嫣红,像是夜色里盛放的牡丹。

  许文舟栽倒在地,咽了气。

  在场的一众甲士被二人这惊艳的一剑惊的说不出话来,整个院子里,只有萧瑟的夜风在低吼。

  “放箭,快放箭!”陈绍礼见势不妙,朝着院里墙外的甲士吼到。

  他跃下屋顶,钻进人群中。一队队弓箭手来到阵营前,弯弓搭箭,数不清的箭像飞蝗般铺来。

  “狂风剑法!”李松坡低喝一声,舞起手中剑,周身刮起一阵风,将那些射来的箭绞断的七七八八。

  “截月一剑!”韩逐声音未落,人已经出现在了一丈外,那朝他射来的箭雨,每一只箭,都齐齐整整的剖成了两半。

  二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翻身下了屋檐,朝着陈绍礼逃窜的方向追我。

  施展起轻功来,借着这些甲士的肩膀脑袋,轻轻一点,几个起落间,二人就赶上了逃跑的陈绍礼。

  “哪里跑!”李松坡一声断喝,飞身一剑劈出。

  “把穆芝交出来。”韩逐腿一发力,像一只箭朝他射来。

  陈绍礼不管不顾,一个劲的往前跑。眼见二人的剑尖要捅到他的心窝了,他身形奇异的一扭,突然暴退了三尺,转过身来,一挥袍袖,四枚梭镖带着破风声朝二人激射而来。

  “雕虫小技。”李松坡冷哼一声,刷刷两剑拨开袭来的梭镖。

  “旁门左道。”韩逐嘲讽一声,一剑劈出,将那两枚梭镖劈成两半。

  二人抬眼再看时,陈绍礼已经借着这个机会,又跑出去丈余远了。

  这老狐狸,二人心里暗骂一声,施展起轻功,朝着陈绍礼追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