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哥布林什么的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咆哮

  严松走到囚笼前,四下看了看,从旁边捡起了一根木棍,狠狠地朝着铁栅栏砸去,一下又一下,一边砸,他一边近乎失控的用中文怒吼着。

  “该死的!该死的!”

  “干嘛瞪着我!干嘛用那种眼神瞪着我!你凭什么恨我!人是我杀的吗?人是我杀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鬼地方!变成该死的哥布林!哥布林!该死的哥布林!”

  “别人不是带着外挂,就是带着妹子,还有带着工会的,怎么就我什么都没有?该死的!”

  严松不断的咆哮着,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愤怒让他原本就丑陋的脸庞显得更加狰狞起来。

  男孩被他的咆哮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呆在了那里,不知如何应对,其他几个孩子更是吓得静若寒蝉,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严松用的是中文,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人听得懂,哥布林粗糙的声线,更是让他的语调变得含糊不清,此刻喊叫出来,就算是他自己,可能也未必听得懂,在眼前的这些人类听来,就是眼前这个矮小恶毒的魔鬼,在用恶魔的语言疯狂的咒骂着什么。

  一阵发泄之后,木棒从原本就有些虚弱的严松手中滑落,他抓住囚笼的栏杆,缓缓的跪倒在地,泪水止不住从眼眶中滑落....

  他的口中喃喃低语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不想穿越了.....我想要回家....回家....”

  就在这时,一只粗糙的手掌抓住了严松的后颈,将他一把提了起来,严松有些慌张的转头看去,只见抓住他的正是那个之前把他捡回来的哥布林,严松稍微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认识这个哥布林。

  这家伙是严松现在这具身体一母同胞的兄弟,叫做格鲁·库塔,格鲁有些愤怒的看着他,用一种严松完全陌生但却能够听明白的语言,一字一顿的道:“欧迦....这些.....食物...是....给王的....贡品,欧迦不能...吃!”

  说完他一把就把严松扔在了一边,然后露出狰狞的面容,朝着囚笼怒吼了一声,吓的囚笼里面的孩子们瑟瑟发抖,看着孩子们畏惧的神色,格鲁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发出了一阵阵怪笑,然后转过头看向严松。

  “萨满....说....明天...离开这里....欧迦....一起回去.....走不了.....就扔掉....你。”结结巴巴的说完这句话,格鲁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这时从不远处又冒出几个哥布林,探头探脑的朝这边观望,朝着严松指指点点,似乎在议论什么,过了一会儿,一个有些瘦弱的哥布林走到严松面前,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严松,有些好奇的踢了踢他,见他没有反映,挠了挠头从怀中掏出一块马赛克,扔在严松面前。

  严松却没有什么表情,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瘦弱哥布林嘀咕了两句,也就不在理会他,转身和其他的同伴朝营地走去。

  过了一阵,严松伸出手,抓起了那块马赛克,远远的扔了出去,蜷缩起身体,任由冰冷的雨水淋在身上.....

  囚笼里的男孩有些好奇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严松,年幼的他理解不了,这个奇怪的哥布林为什么在一通大吼之后,似乎又变回了最初呆呆的样子,更理解不了,残忍暴虐的哥布林,为什么会抓着囚笼的栏杆,泪流满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水渐渐止歇了,乌云散去,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蓝色一个红色两个月亮,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严松缓缓的站了起来,朝着不远处一匹死去的驮马的尸体缓缓走去。

  用尖利的指尖,划开了死马坚韧而冰凉的表皮,他埋下头,大口大口的吞噬者有些变质的马肉,用牙咬,用手撕,将肉块不断的朝口中塞去,赤红的双目之中,充斥着疯狂与坚韧。

  我要活下去!活下去!就算作为哥布林,我也想要活下去...

  我自己许的愿望...就算跪着...我也要活得精彩.....

  既然让我变成哥布林,那么....那么我就要用哥布林的方式活下去....

  从现在起,我不是人类严松,而是哥布林欧迦!

  似乎永远不会停止一般,他不断的将马肉塞进口中,几乎不咀嚼的就大口吞咽着,仿佛要将世间万物全部纳入口中。

  不知过了多久,欧迦缓缓的躺倒在地上,看着天空中明亮的双月,沉默不语....

  凌晨时分,哥布林们的营地传出了一阵阵喧闹之声,伴随着马匹的嘶鸣,一个个面容麻木身材还算健壮的男人,在几个面容憔悴,但却与村民们有着不同衣着的男人的指挥下,将一袋袋粮食,一箱箱物资搬上马车。

  这些有着不同衣着的男人,高举着火把,一面指挥着村民们干活,一面不时和哥布林们交流几句,将哥布林的命令翻译给一旁的村民们听,从他们麻木的神情上看,这种事情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女人们被用绳子栓在一起,木然的坐在牛车之上,目光涣散,脸上没有一点神采,似乎灵魂已经死去,留下的不过是一具具躯壳而已。

  这时一个身形佝偻,带着鲜艳的羽毛头饰,身披破旧长袍,拿着一根比他自身还要高的法杖的哥布林小跑着来到一座农舍之前,他是附近几只哥布林队伍的统领者,哥布林萨满奥鲁·库塔。

  在严松这具身体所具有的少量知识中,绝大多数的像欧迦这样低贱的普通哥布林都是没有姓氏的,只有少数的,掌握了强大力量的哥布林,才能拥有库塔这个姓氏。

  因为库塔是哥布林们所崇拜的神灵,异种王库塔(Kuta)的真名,只有在获得职业进阶,成为强大的狂战士或者萨满之后,才有资格在姓名中加上神灵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姓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神眷者。

  而欧迦这种普通的哥布林,就只有个名字而已,而且哪怕是名字,在哥布林族群中,叫做欧迦的怕是也有成千上百。

  毕竟哥布林这个种族,本身就不具备多少智慧,通常以族群的形式生活的他们,几乎不与别的族群打交道,所以只要保证本族群内没有重复的姓名,方便称呼即可,具体叫什么就不是那么讲究了。

  只见奥鲁·库塔来到农舍前,丑陋的脸庞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仰头对着站在屋顶上的一个黑色身影,语气恭敬的道:“尊敬的凯瑟尔大人,我们已经整顿完毕了,这次我们占据了这个村子和附近的两个村子,一共俘虏了181个男人,152个女人,都是青壮,那些没用的老弱都已经处理掉了,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

  站在屋顶上的黑色身影,神情淡漠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哥布林们混乱的营地,听到奥鲁·库塔的话,他转头看向下方这个矮小丑陋的哥布林,神色中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厌恶与鄙夷。

  奥鲁·库塔却并不介意对方的目光,或者说他早就已经习惯了,眼前的男子一头被梳理的一丝不苟的漂亮粟色头发,英俊的面庞与丑陋的哥布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不是那一双鲜红的眼睛,和略显苍白的皮肤,他看起来与人类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强忍住自己的厌恶之情,被叫做凯瑟尔的男人语气淡漠的道:“你们立刻出发,前往钢锯岭与大部队汇合,教国的部队已经集结完毕,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你们了,记住你的任务,途中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好的,凯瑟尔大人。”奥鲁·库塔低头恭敬的道。

  凯瑟尔哼了一声,就打算离开,作为高贵的血族,他是一刻也不想和卑贱肮脏的哥布林们呆在一起,而且离天亮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可不想体会被阳光直射的滋味,正打算离开,奥鲁·库塔却突然叫住了他。

  “凯瑟尔大人,请稍等。”奥鲁·库塔恭敬的道。

  “还有什么事?”凯瑟尔语气中明显带上了些许的不耐烦。

  奥鲁·库塔挥了挥手,几个哥布林立刻押着一个衣着明显与普通平民不同,脸上带着惊恐的少女走了过来。

  奥鲁·库塔低头道:“凯瑟尔大人,这是我们俘获的奴隶,据她的仆人交代,这个女人的父亲似乎是乌斯怀亚的一个贵族,这次刚好被我们抓到,经过检验,她应该还是处子之身,想必能为大人您献上美味可口的血液。”

  凯瑟尔的眉头挑了挑,仔细打量了少女片刻,转头看向奥鲁,原本厌恶的神色稍微减少了几分,语调淡然的道:“你叫奥鲁·库塔对吧?”

  “是的大人。”奥鲁的语气愈发恭敬了几分。

  “我记住你了。”卡瑟尔语气淡然的道,说罢他的身形瞬间化作一团黑色雾气,朝着少女席卷而去,少女惊恐之下发出一声惊叫,但是她的声音还没来得及传出多远,就和身形一起被黑色雾气瞬间包裹起来,接着黑色的雾气有若实质一般流淌到了地面,化作一滩黑色的阴影,朝着远方飞速离开。

  见凯瑟尔已经离开,奥鲁·库塔转向眼前的几个哥布林,用尖利的嗓音低吼道:“还不快去通知所有人出发!人类的军队就快来了,想死的话就走慢一点!”面对哥布林上位者的咆哮,几个普通哥布林立刻转身朝着人群跑去,通知队伍准备出发。

  奥鲁·库塔转头看向乌斯怀亚城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随即也不在停留,杵着法杖,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哥布林们乱糟糟的驱赶着掳掠而来的人口,牛车和马车上驼着满满当当的物资,拔营离开了已经被祸害成一片废墟的村庄。

  眼看身边的哥布林都已经启程离开,欧迦沉默的摸了摸腰间的匕首,和背上粗劣的弓箭,缓缓的跟了上去,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没有哥布林杀手,要是有的话,我是不是过去道个歉比较好.....欧迦一面走一面胡思乱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