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惟有暗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班级纷争

惟有暗香来 沈阿嘉 3072 2021.07.20 15:00

  教室的窗起了薄雾,像是抹了层淡淡的奶油,轻轻地依附玻璃表面,宛如与世隔绝的一袭幽帘。

  今天是评讲试卷的课,乃棠似乎感冒了,红着鼻头,双手捧着保温杯,蜷缩在座椅上,时不时擤鼻涕,耷拉着脑袋,直勾勾盯着试卷。

  她的分数不高,将将及格。

  “牛乃棠,说一下第三题的解题思路吧。”数学老师点名问道,她不情愿地站起来,脸更红了,支支吾吾地不知所言,“讲了很多遍了,全班就你一个还错。”

  班级里熙熙攘攘传出了笑声,唯有茉莉笑得更是花枝乱颤,仿佛喝了笑婆婆尿般,捂嘴埋头。

  我起身看着老师,把我的答案和思路统统说了出来,笑声戛然而止,茉莉眼珠子瞪得椭圆,随时都能吃了人的样子。

  老师虽表扬了我,可我看着乃棠,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怪味。

  直到课后乃棠愤愤地看着我说:“你不用跟我装,学习好也不用看不起我们吧。”

  我被她的话弄得云里雾里。

  我从未高傲过,更没有看不起他们,不知哪来的莫须有消息,让班里的人对我似乎都躲避三分。

  夜幕姗姗来迟,院子外风声悉悉索索,像条蠕动的蛇,快速穿梭于杂草丛林。

  茉莉冷哼一声,走出我宿舍,白眼珠子对我都要翻到西伯利亚去了。

  乃棠正和其他室友分享好吃的零食,进门就传来了香味,像极了香辣豆干。

  “吃什么呢?”

  我试图朝他们说话,乃棠看也没看我就收起了包装,摇头否认,端着脚盆出去打水了。

  其他室友也没再多看我,脱了鞋袜钻进被窝。我悄悄问其中一位哪里来的,竟是茉莉给的。

  夜一深,孤单感打湿我的全身。

  我不断告诉自己,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冬天过去,春天一定会来。至于什么时候来,无人话我知。

  班级晚会无非是最孤独的时候了,教室桌椅被排到了边边角角,沿着墙壁刚好贴成一个圈,中间空出一大片舞台,让同学站在中央表演才艺。

  位置是自己选的,大多数都挨着自己的好友抱团坐。窗户玻璃上被贴满花花绿绿的彩旗。

  我来得较晚,想挨着乃棠坐,她跟刻意躲着我似的,选在角落里,周围的路被堵得根本进不去。

  无奈只好选了个靠边位置,左边就是讲台,右边是一群男生。

  他们也没多管我,分享着零食,聊得话题净是我听不懂的。

  茉莉上前唱了首歌,扭动着身姿,如同妖娆的水蛇,不时探出信子,惹得台下掌声不断。

  尤其是雷雨婷,拍着桌子大声叫好,博取更多关注。

  我缩在角落,忍受着周围的热闹嘈杂,好似身边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他们多热闹,我就多孤独。甚至不敢正眼看乃棠一眼,她和朋友们坐在角落一定很开心吧,明明想和她解释一切,又怕和她四目相对。

  终于,晚会活动在他们的欢声笑语下结束了。

  我跟在女生队伍后面,来到寝室楼。

  一路上,他们都意犹未尽,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

  我埋着头,看看远处的树,看看墙角的花,脑子涨得难受,英子为我织的毛衣穿在身上,软绵绵的。

  乃棠像是站在楼下等我,我停在她面前。

  “李遥知,你小心点。”她说,“今晚茉莉要来找你麻烦。”

  满脑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起初远远望见她在那的时候想冲过去抱着她,扑在她怀里哭。她却把这样的幻想掐死在摇篮里。

  “为什么?”我愣在原地。

  “他们说你看不起我们班。”

  我赶紧摇头:“我没有!”

  “班里好多人都讨厌你。”她飞速跑上了楼,“别说我说的,否则他们也不带我玩了。”

  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对自己说着。拖着沉重的步伐,踏着阶梯向宿舍走去。

  果然寝室里没有一个人,乃棠他们像是说好了似地早早躲在了别的寝室。

  我刚坐到床边,一阵阵嘈杂从门外传来。

  是茉莉,还有雷雨婷,以及一些平时见过几面的女生涌进来,迅速堵住了门。

  我安然地坐在床边,等着他们的麻烦,大麻烦。

  茉莉拽着我的衣袖,把我拉到墙边,眼睛瞪得像铜铃,一开口露出两颗尖锐的獠牙:“李弱智,你是不是欠扁?不仅欺负我和雨婷还看不起我们班?”

  好一个血口喷人,可惜现在连一个帮我澄清的人都没。

  我望了眼进来的人,足足十来人,把整个宿舍堵得水泄不通,唯独没有乃棠的踪影。

  茉莉四处望望,冲我奸笑:“李弱智你瞅啥呢?是不是骂我们班都是垃圾啊,不就是考了第一就这么臭屁。”

  窗外天黑得吓人,刮起妖风。

  她伸出手指我脑门,我背过手默默低下头,不敢和她直视。

  “你们看看她。”雷雨婷跟着架势,“心虚了吧,她就是看不起我们。”

  “我没有!”

  我朝她大喊,给雷雨婷将将冒出的气势怼了回去。

  茉莉推我一把,把我顶在墙边:“你欺负老实人算什么?有本事跟我叫啊?”

  我无语她咄咄逼人的气势,不知是怕还是不想计较。

  正因为我的沉默,看热闹的女生也在暗处偷偷数落我的不是,听得脊梁骨又热又冷。

  茉莉一只脚踩在我的床上,指着我鼻子劈头盖脸地骂:“不要脸的婊子,既然讨厌我们班就别来,一个人滚去外面混,大家都是可怜的孩子,轮不到你瞧不起。”

  “是啊,我们应该团结!”雷雨婷在人群后排大喊,“团结就是力量,打倒恶势力!”

  我分明看见茉莉鄙视地望了雷雨婷一眼,却又很快盯着我,一只脚重重地在我床上乱踩,踩地床单下的木板咯吱作响。

  我盯着她的脚,眼眶开始模糊起来,鼻子也堵住了。

  茉莉用手指狠狠戳我肩膀:“哟,不会要哭了吧,小屁孩。”

  伴随着她小人得志地奸笑声在我耳畔回响。

  我当然不会,我不想再做之前软弱的木子,如果腊梅还在,我一定会深深插进她的胸口,看着她跪地求饶的模样。

  但我没有腊梅,现在所有人都在针对我,李遥知现在必须擒贼先擒王。

  乌云遮住月亮,一阵寒风撞响了窗户。

  我收起了所有的表情,两只手死死抓住她的衣领,使出力气把她往外一甩,她一只脚还踩在我床上,一下失去了平衡,被我摔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茉莉捂着屁股喊痛,摔得周围人唏嘘起来。

  茉莉按着屁股跌跌撞撞坐起来,我走向她,揪着她的头发一路把她拖到窗户边的墙。

  她双手抓着我的手背,指甲尖得吓人,硬是抠出好长几道血印子,我忍着痛把她拖到墙边才松手。

  桌角边还摆着昨天乃棠打好的热水瓶,我弯腰捡起,茉莉死命抓着我的头发,踢打我的腿。

  我忽地甩开她起身,她的指甲顺着我手臂划出一道由深至浅的血印子。

  再看着她凌乱的头发,缩在墙边,惊恐的眼神自下而上望着我,我的心里却冒出一丝快感。

  一水瓶的开水从头到脚浇在她身上,浇得她双眼紧闭,捂脸大喊,身体在墙角蹭来蹭去。

  看着她整个人都冒着白烟,我蹲在她面前,扯着她头发问:“不会要哭了吧?”

  她摇头大叫,歇斯底里地叫唤,慢慢地变成了哭喊,看着她两行眼泪流了出来,我轻抚她的脸颊,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或是兴奋。

  有人好像从身后慢慢靠近,我猛地将水瓶砸在地面,震得整个手臂都发麻,几道血印也清晰可见,越看越痛。

  雷雨婷和几个女生傻楞在我眼前,一动不动,红着脸看我。

  其余的女生三两抱在一团,连溜出门的勇气都没。

  风依旧刮个不停,穿过窗户缝发出诡异地声响。

  我看着雷雨婷:“下次再惹我,我就把刀插进你心脏。”

  果然她看着高大,甚至比我还胆小,挪着步子退到人群后。

  茉莉捡起热水瓶朝我砸来,我来不及躲闪,脚踝被狠狠砸了一下,砸的一只脚跛了几步,疼痛感如藤曼般爬满全身。

  我捡起水瓶,朝她道谢:“谢谢你还我,你等我再接一瓶来浇你,等好了!”

  我大喊着捡起水瓶冲了出去。

  眼泪趁我冲出门的刹那流了下来,我扔开水瓶,发疯似地朝前,漫无目的地跑。

  就像爹死的那天,天是黑的,人是受伤的,从医院里向外逃窜,跑得无法停下。

  外面很冷,手背在寒风下吹得生疼,还有砸中的脚踝,一定是出血了,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痛。

  终于,前方没了路。我在假山石下喘着粗气。

  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眼睛也痒得发疼。

  奇怪的兴奋感转瞬即逝,只留给我无尽的恐惧与慌乱。

  我看了眼身后的假山石,它张开了深渊巨口,吞噬着我的心脏,索性倚在山底,抱膝而坐,埋着头尽力躲避这残酷的世界。

  我蜷缩成一团,飞快地抹去不断涌出的眼泪,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软弱,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坚强。可有一瞬间又想跳进池塘,干涸的池塘淹不死人也能摔个半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