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惟有暗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人情世故

惟有暗香来 沈阿嘉 3323 2021.08.01 20:58

  我倒是会向潭安报备网上认识的朋友,她却毫不在意,只是叫我别被坏人骗了去便是。

  如果班下的早,庄姐姐会带我去街角的饮吧,花个两三元请我喝一杯果汁解渴,同样很大方地多买一杯唤我带给潭安。

  “我和潭安都觉得你人可好了。”我咬扁吸管,来回捣鼓空塑料杯朝她说,“人美心善。”

  微风吹拂迷离,夕阳尽染层云,街上行人在小巷里摩肩接踵。

  我望着夜之蓝酒吧,它在天黑前总能适当地隐藏自己,低调得像是倒闭了的饭馆,待十点以后,人越来越多,逐渐成为整条街最亮的店。

  而那会的我早就躺在床上了,等待着明天清算和筹备新的消遣物。

  庄姐姐会和我说些她家里的故事,听得我好生羡慕,我看着她不敢告诉她我爹娘早就死了,怕她嫌我是个没念过书的孤儿。

  她还有个哥哥,家里帮走门道后找了个政府的职位,当个小官,却跟个大爷似的。而她也有个愿望,就是考个大学,可家里没钱,硬是把她拖了下来。

  “那哥哥当官会有不少钱吧?”我用力吸杯底遗留的饮料说。

  “他钱全给自己买房子了,家里谁会管一个女孩子呢?”她转头反问我,害得我哑口无言,“我就等着被家里安排相亲咯。”

  路口嘈杂起来,她不再说话。

  吃晚饭的时候我问潭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她诧异地望我,又伸出掌心探我额头,我急得拍开她手。

  她眨巴着眼睛:“那要看妹妹什么时候愿意嫁我。”

  简直胡闹,我急得直跺脚:“家里怎么可能同意啊!”

  “家?”她说,“这个家不就咱俩?”

  她还是一到点就睡了,留我一个人盯着电脑,我走进翔哥的聊天室,果然他的房间依旧爆满,我也是挤了半天才在挤到个角落傻站着,如往常般看他们聊天。

  而他就像刻意在等我似的,连忙朝我走来,递上一杯热茶,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跟了过来,翔哥朝他们一一介绍:“这是瑶妹,特别的女生呢。”

  我害羞地差点要离开,好在他们热情挽留,主动朝我打招呼,送我玫瑰,这才和他们有一言没一语地聊着。

  潭安的外套被我从沙发里捡起披上,春天的深夜比不上冬日的寒风,一件轻薄的外套足以御寒,好奇心促使我来回翻阅他们的个人资料。

  同样,正是翔哥的介绍,陆续过来几个人想加我好友,和我闲聊几句便下线了。

  凌晨了,再火爆的聊天室都慢慢冷下来,大多数打工人再不睡觉明早就起不来了,而翔哥永远是最后一个。

  今天我也例外,陪他一起送走最后一个人。

  我主动找他搭话:“翔哥,大家都走了,你怎么还不睡呢?”

  “哈哈瑶妹找我,很是意外呢。”他赶忙送我朵玫瑰说,“我和你讲个故事吧。”

  他讲的故事真是又慢又长,开始我还回应着,听着听着就困得眼皮子都开始打架,趴在桌前竟睡了过去,直到被冻醒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聊天室空无一人,赶忙朝翔哥小窗道歉说睡着了,下线爬回温暖的被窝里。

  庄姐姐忽然请假了,事发突然,张总唤了我们都过来干活。

  除了潭安以外,剩下的都是男生,留个斜刘海,染着花花绿绿的怪颜色,真是非主流全中国都一个样。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张总,他的头发齐刷地向后脑勺倒去,摩丝将他的发型沥得亮晶晶,夹个大皮包在我们间来回踱步,手里的大哥大震个不停。

  我们年轻人衣着褶皱的工作服站在一排,等他临时过来安排活,他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地,半天也听不懂,好在我经常跟在庄姐姐身后,了解筹备的工作事项,主动上前请缨:“张总,我来负责吧,我常常帮庄姐姐做事的。”

  张总看我一眼,皱着眉咧嘴:“就你?一个女的能做什么?”

  他从我面前径直走过,驻足在一个高个男生面前,朝他说着什么。

  潭安上前替我打圆场:“张总,我们行的,让她负责吧,她搞得清的。”

  “你俩女的别瞎操事,跟小陈后面混一天。”张总接起电话,指了指高个男生就离开了。

  今日的工作真是糟糕透了,小陈根本什么都不懂,把物品清算单画得乱七八糟,我们在他的领导下像无头苍蝇般乱跑。

  他倒乐得清闲,蹲在墙边抽着烟。

  烟都是旁人给的,为了少干点活,宁愿分出一根烟给小陈,消磨着时间。

  只有俩最老实的姑娘担起更多的活,看他们蹲在墙角打打闹闹,我们敢怒不敢言,擦着汗成箱成箱地搬运。

  小陈上位快得很,一天领导当得有模有样,冲我喊道:“喂,是不是这样?”

  我只能点头,把气往肚子里咽。好容易熬到晚上回家,我们就骂小陈狐假虎威,潭安骂得更狠,连他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惹我笑得花枝乱颤,听着心里舒坦极了。

  聊天室里我和翔哥哭诉最近的遭遇,他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听完就让我放心,打包票那人一定干不长。

  我不信,现在小陈得势得很,还有不少人递他烟抽。

  “可他毕竟不是大老板。”翔哥让我做好自己的事就行,“瑶妹,你听过这句话吗?增广贤文云,上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我倒也不认识增广贤是哪位,听说话语气或许是个古人了,既然翔哥这么说了,我信了便是。

  沾了翔哥的光,不少大虾们也会在私下里找我聊天,可对线没几句便发现没了话题。不像翔哥那么能说会道,冷场了就离去了,转眼又回聊天室里夸夸而谈。

  近来有个人加我,网名叫寂寞女人杀手,总爱给我送玫瑰,还不时打探我的个人信息。

  我懂聊天室的规矩,一个都不跟他讲,他也耐心地变着法套我话,甚至还说些性的话题,问我愿不愿意出去陪他睡觉。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这些露骨的文字看得我满脸通红,立马退出了聊天室。

  听闻此事的翔哥站我身旁环顾他人,偷偷拉着我在聊天室里溜达。看着大多数兴致勃勃地聊天劲,愣没找到昨天那个叫寂寞女人杀手的猥琐男。

  他替我倒了杯茶,安慰我说以后遇到这类人直接举报便是,自然有网管治他。

  多半是找不着了,我也只能原地叹气,翔哥挠挠头:“算了瑶妹,那人一定是穿马甲了,谁也不可能知道。”

  聊天的时候我一直跟在翔哥身后,不少人上前找我们搭话,翔哥总是笑语相迎,我躲在他身后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语气。

  因为我知道,猥琐杀手极有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位,但一定不会是翔哥。

  猥琐杀手藏得很深,一晚上我都揪不出和他语气类似的人来。

  大多数情况,每到深夜我会选择在房间里看他们聊天,白天就听着小陈胡乱扯活。

  整个礼拜在小陈瞎安排下算是熬到了周末,潭安下班后朝我嚷嚷:“妹妹怎么办呀,听说张总都发新的招聘了,你跟庄姐姐熟络,打她电话问问吧。”

  确实有段时间没有动静了,起初以为仅一两天,可都过了一周没有消息,不由得担心她来。

  饭后从被窝里翻出小灵通来,犹豫半天拨打过去,听筒里每嘟一声,我的心就紧张一度,好在很快就通了,却传来男人的声音。

  “找谁?”天哪,他的声音温柔到了极点,听得我下一秒就要向晕倒在被窝里。

  “我。”我支吾起来,“我找姐姐,庄…庄姐姐。”猛地发现我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嗯?”听筒那段的温柔肆意地侵略我的耳蜗,“庄妍?她睡了,你有什么事吗?”

  说完没事我迅速按断了电话。

  潭安铺好被子后歪我身上来:“怎么,见鬼了?”

  我现世怪叫道:“见鬼啦!见鬼啦!是个男的接的,你看看都几点了,她身旁竟然有男人!”

  她倒没那么惊讶:“以为多大事呢?睡觉!”

  领班多一天不在,小陈就多一天神气,张总忙得很少在店里,真是就猴子称大王。

  夕阳西下,把我们影子扯得老长。隔壁街道的狗吠着。他安排我们干这干那,自己也装模做样卖点力气,和他关系要好的几个都占了便宜,在货车旁磨洋工。

  瞧着他们偷懒的态度,脑海里时刻牢记翔哥的话,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清晨悦耳的鸟语预示着春天的来临,公寓门外就是一颗巨大的树,每每上班路过,只听得树枝高头传来阵阵鸟叫,大自然轻摇铃铛,发出清脆而动听的声音。

  头仰得嘴都快张到下巴了也不见声音的来源,潭安便会使坏,朝我嘴里猛吹一口气,害我一路追她老远。

  路牙子后的草弓着绿色的腰,随风摇曳。

  甚至有几多说不上名的小花流淌在通往夜之蓝酒吧的路上,无疑不洋溢着生机勃勃,澄澈了眼前的画。

  庄姐姐终于在请了足足半个月假后回来上班了,我们放下手中的酒箱撒丫子朝她奔去,紧紧拥抱她,她也不会嫌弃我们沾满灰尘的双手,即便穿了件从未有过的花衣裳。

  有些日子没见,她脸稍微圆了些,面色红润,手也充满了温度。

  我俩握着她手不肯松开,硬要她说出去哪了才放人,和她这样的领班相处,完全脱离了上下级的关系,更像是久别重逢的好友。

  张总不知从哪冒出,气汹汹地叫我们回去干活,又把庄姐姐唤进办公室。

  她朝我们挤挤眼睛,踩着卡其色短靴走了进去。

  我略有担心问潭安:“你说张总会不会生气辞退她呀,保不准再换个像之前那样的泼妇来。”

  可事实和我们想的恰恰相反,张总不但没开她,反倒缺勤的几天工资照发,领班位置即刻归还。

  天,这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