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惟有暗香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告别雪城

惟有暗香来 沈阿嘉 3139 2021.07.16 16:01

  雨后天晴,英子死了,这是两个不争的事实。

  这些天我一直住在黎叔叔家,他去找了老班,请了个长假,如果精神恢复得好,下学期再念。

  黎落挨我身旁,翻了本小人书,带我分享。我靠在床上,一点都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英子躺在地上,周扒皮踢她的场景。

  黎落一直牵着我的手,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木子,你渴不渴,你饿不饿?”

  平时他们都不在家,张阿姨会趁着中午回来给我热顿饭,我也吃不下几口,很多次,趁她下午上班,我都跑到马桶全部吐了。

  吐完,坐在客厅的沙发,这一坐就是一下午。

  黎落放学早,从包里拿出一张甜饼塞给我,望着她水汪汪的眼神,我实在不想辜负她的好意,忍着胃里的酸水咬了几口。

  每一口都干涩无比,想起上一次吃甜饼的时候,胃酸又一次翻涌开来,冲进厕所对着马桶干呕。

  她像个小大人,跟过来温柔地拍我后背,给我按摩,给我倒水。

  对不起,黎落。

  对不起,黎叔叔。

  对不起,张阿姨。

  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我待在客厅里,闲时会翻着黎落的小人书,黎落说过,她的东西就是我的,只要我想要,什么都可以给我。

  可我什么也看不进去,什么也不想要,我想爹爹,也想英子。

  他们家的窗户落了许多灰,像是很久没有清理过了。

  窗外正对着街道,和我家不一样,我家远处只有一片荒芜,一个小池塘,再远些,就是杂草丛林了。

  街上人烟稀少,偶尔驶过一辆自行车,骑车的人穿着军绿色大衣,带着**帽,出现又消失。

  英子的坟就在半山后,挨在爹爹旁边,红色的大字刻着他们的名字。

  英子的葬礼办得很简单,甚至都没有像爹爹那样的聚餐就结束了,不少乡亲来塞给我一些钱,摸摸我的脑壳,叹了口气,离开了。

  黎落跟在我身后,帮我收钱,朝他们敬礼致谢,只有我木在原地,眼神空洞,双腿发软。

  张阿姨走来,递给我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了一件灰色的毛衣,看着又长又宽,及腰出有三个用白色阵线织出的小人,手牵着手。

  “木子,这是你娘为你织的。”说完,她自顾抹起眼泪。

  我认为我早已对这些人情世故麻木,但接过袋子的瞬间,我还是流下了眼泪。

  她牵着我,慢慢离开。

  某个晚上,黎叔叔忽然把我叫进卧室,张阿姨在一旁看着他,脸上说不清的纠结难过,黎叔叔关严了窗户,拉起了窗帘。

  房间里唯有吊灯亮着,床上的被子叠得如豆腐块般整洁利落。我坐在床边,把手插进豆腐块里,硬硬的却又很暖和。

  黎叔叔蹲在我面前,表情认真地说:“木子,你愿意去市里上学吗?”

  张阿姨忍不住叫他说话注意分寸,语气有些激动,黎叔叔摆摆手,让她平静下来。

  “我在市里认识个朋友,和你爹也认识,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退伍后开了个学校,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替你安排。”他顿了顿,“不过是在福利院里。”

  福利院,我心里苦笑。

  其实我早就无所谓自己在哪里了,先后死了爹娘,还有什么比这还要更让人绝望的呢?

  若换个地方,能换回他们的命,别说福利院,住进垃圾堆里我都愿意。

  “黎叔叔和你爹一样,都是军人,从不扯谎,你听叔叔说完再做决定。你要是想去,我尽快帮你安排。你要是想在这,我们就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养着,绝不嫌你麻烦。之前我们就发过誓,以后真有什么意外,木子和落落就是我们共同的女儿。”

  我点点头,不假思索:“我愿意去。”想起英子的话,不能给别人添麻烦。

  黎叔叔见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低声抽泣:“老李啊,你家女儿跟你一样出息啊,你放心,我这辈子定会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绝不让她受人欺负。”

  他对着天说,我看着他,这是我第一次看一个大男人在我面前流眼泪。

  黎落得知我要离开她了,哭了三天三夜,哭成了水娃子,好像要送走的是她一样,每天晚上都紧紧地抱着我睡,我热得满后背汗,也不舍得推开她。

  黎叔叔办事效率很快,一早上就骑车出门了,晚上才回来,告诉我都安排好了,等哪天准备好了,随时送我过去,一切听我答案。

  “下周一吧。”我说,“明天周末,我答应带黎落去小市场玩的。”

  黎叔叔答应了,给了我二十元钱,让我看到想要的就买,不用客气。

  天阴了,我知道下一场雪很快就要到来,我就像雪花一样,不知从哪来,又不知到哪去,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消失不见了。

  天空如海洋般浩瀚无际,而我就是落下的一片雪花,显得如此卑微且不起眼。

  我拉着黎落,去买了往日的甜饼,又和她在市场里随处乱逛,一样东西都没买。

  她把粉色发夹别在头上,我想给她买,她就是不愿意,最后趁她买桂花糖的时候偷偷买了下来,送给她,不要让黎叔叔知道。

  她抱着我,手里攥着粉色发夹。

  时间晚了,摆摊的人收起了摊头,推着一车货物翻过桥头,我和黎落坐在桥边,吃着桂花糖,看着忙碌的他们。

  粗壮的树木早已落光了树叶,光凸凸地立在我们身后,却依旧站得笔直,不卑不亢。

  我心中却万千惆怅,优柔寡断,先前多希望能够早日离开这里,当明天就要离开这座生活十年的小城,却多余了一丝不舍。

  趁着大人们睡了,黎落把我拉起,偷偷摸摸进了客厅,打着她的小手电筒,在橱柜底层翻动。

  发出半点响声她就定在那,看着黎叔叔房门,确定没有动静再继续行动。

  我凑过去,不知道她在翻什么,问她也不说,就说一定在这,一定要送给我。

  可千万别是什么金银财宝,钻石玛瑙,我了解黎落,谁对她好,她会恨不得把一切掏出来与人分享。

  几分钟过去,我跟她都冷得直打哆嗦,她依然不放弃,开了几个抽屉终于找到。

  我还未看清是什么,她就抓着我的手奔回房间,她的手冰凉。

  一把匕首塞到我手里,给我吓得不轻,刀刃折叠藏在内侧,刀柄侧面凸起个银色圆球。

  黎落拿过去,熟练地一捏,刀锋出鞘,装了弹簧一样飞快弹出的刀刃反着天花板的白炽灯光,凶狠地盯着我。

  我不敢拿,吓得往后退几步。刀刃被收回,黎落递给我:“木子,你拿着,我听爹爹说外面坏人多,你一定要保护自己。”

  我战战兢兢接过匕首,它却在我手里安逸地躺着,凉得彻骨,乖得要命一点也不动,我摸在手里竟没有半分抵触,别样的情感在触碰的瞬间融化开来。

  刀柄底部已被磨出几条划痕,左下角刻着一朵腊梅,从花瓣到花心越来越黄,刀刃却锋利依旧。

  “这把刀就是你爹过去用的。”黎落说,“我爹也有把一样的,后来退伍了,就一直放我爹这,现在物归原主。”

  她说完,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早上,天还未亮透,我就醒了,把衣服整理好,匕首藏在蛇皮袋最里面。

  其实黎叔叔昨晚就为我整理好了所有,我不过是画蛇添足而已,黎落还睡着,睡得很香很甜,我不忍叫醒她,独自来到客厅。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醒了。

  张阿姨进厨房为我煎鸡蛋,黎叔叔赶忙打了个电话,好像是找人要车。

  整个思绪游离在外,也不知他们对我说了什么,我就机械化点头应答着,不知明天会是怎样。

  车半小时后到了,下来一个人,朝黎叔叔敬个军礼,把车钥匙丢给他就走了。

  黎叔叔把蛇皮袋一个个往车后座放,黎落不知什么时候冲了出来,把一封信塞到我手里,眼珠子看着天空,拗着下嘴唇,缩在黎叔叔身边。

  我抱抱她,她干脆别过脸去和我拥抱。

  黎叔叔哄她回家,让我上车。

  我坐在副驾驶,透过玻璃看着他们,张阿姨从房里走出,把黎落拉到一旁,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可怜的黎落,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走了。”黎叔叔坐到驾驶室朝门口站着的两人说,在一串钥匙里选出一把插在钥匙孔里,汽车突突突抖动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坐车,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晃动,脸色苍白,扶紧门把手。

  他轻拍我的肩膀:“木子没事,我当兵时候老开车,你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到了。”

  汽车抖动一会就安稳了,缓缓向前移动,越来越快,黎落和张阿姨在身后越来越远。

  “木子!”黎落哭着呼唤我的名字,“一定要好好的,木子。”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转个弯,就听不见了。

  天上飘下了小雨,确切地说,是小雪,雪在半空中化成了雨,落在车窗上,顺着玻璃流下,消失不见,仅剩一道道歪七扭八的水线,真应景啊!

  在我离开这座城的那天,这里下起了第二场雪,我知道这场雪会越下越大,告诉这里的人,凛冬将至。

  而此刻,我却要离开这里,这里曾充斥着悲苦与绝望,这里也有着让我不舍的黎叔叔一家,还有我死去的爹娘,他们将在此长眠。

  这里是雪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