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盛唐九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叹息

盛唐九歌 阿步布 2035 2019.03.12 01:21

  与楚德闲话了几句,执意留下四百文钱后,唐正挑着四十颗老葡萄藤,还有一小包白叠子种子,与柳香儿一起开始往家里赶。

  再不回去,真的要错过做哺食的时间了。

  离开楚德的小院没多久,唐正却遇到了一个熟人。

  看着迎面而来的张顺,柳香儿靠近唐正问道:“九哥儿,那人不会是来找咱们还钱的吧?”

  “还啥钱?”唐正觉得柳香儿问的有点莫名其妙。

  “酸笋钱啊,二十文一斤呐,你说他是不是反悔了,所以追着我们要退钱来了?”

  唐正脸色怪异的笑了,人家怎么说家里老头也是本乡耆老,为了一贯钱追出来,不嫌丢人的。

  张顺也看见了唐正二人,双方接近后,打量了一下唐正挑着的葡萄藤,张顺主动问道:“你挑着这东西干哈?”

  “回去种果子吃啊。”

  唐正放下葡萄藤后,回答道,正好休息一会儿,四十株葡萄藤,说重不算重,也就三二十斤的样子,可对于唐正来说,也不算轻,毕竟还挑着赶路呐。

  张顺抽了抽嘴角,有些嫌弃的说道:“这玩意儿不好吃,酸涩的厉害,你这是楚老头那儿拿的吧。

  当初就是听了他的话,我家才种了半个山头的这东西,现在不要了,问他要不要,他也才搬走了百来颗。”

  唐正听的眼前一亮,问道:“半个山头啊,有多大地方?”

  “三二十亩总是有的,当初费老大功夫了,还专门让人伺候了几年,全白费了,一点也不管钱,还不如种点柴火来的实在。”

  张顺说着,脸色带着愤懑。

  唐正想了想,对张顺问道:“你那片地值多少钱?”

  “呃,你想要?”

  见唐正点头,张顺沉吟了一下,“虽然是山地,可也有那么大一片呐,五六十贯总还是要的。”

  价格倒还算公道,唐朝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人口渐多,基本上能分的地都分的差不多了,现在的地价也渐渐的涨了起来。

  虽然价钱合适,可唐正却没有那么多钱。

  “现在已经错过了农时,你挖掉那些葡萄藤,想要种点啥?”

  “种点黄豆,或者其它的也好啊,就算错过了农时,也总能有些收成吧。”

  “嘁,除开人工种子什么的,那还能值当几个钱,你干脆还是把葡萄留着吧,到时果子长成了,我看着多少给你三两贯,把你的果子给全部买下来。”

  黄豆什么的,都不算是正经粮食,更多的是作为精饲料用来喂马的多,如果说麦子还可以卖了一两文一斤的话,豆子就是一两文一斗了。

  二三十亩地种豆子,刨除人工费,可能还卖不了两贯钱。

  张顺有些心动了,不过倒没有立马答应下来,而是说道:“到底是两贯,还是三贯,咱可得先说清楚。”

  “那得看你用不用心种了,如果到时候果子多,自然就是三贯,要是果子少少的,连两贯钱都没有。”

  “那不行,我那知道多少果子算多啊,到时候就算硕果累累,你说少了咋整,要不你直接给我一贯钱,那地方今年就算你的了,你想咋样都行。”

  张顺还是想把那一贯钱给要回去,那酸笋一个集市日,也就卖出去了一份,想卖完得何年何月去了。

  唐正想了想,同意道:“这样也行,那你再帮我找个人打理一下,给一贯钱作为工钱就行。”

  “那一起就是两贯钱了。”张顺说着,对唐正伸出了手。

  “对,没错,是两贯钱。”

  张顺把手抖了抖,“给钱啊?”

  “给什么钱?”

  “两贯钱?”

  “什么两贯钱?”

  “果子钱,人手钱。”

  “果子都没见着,给什么果子钱?活都没干,给什么人手钱?”

  几句话下来,张顺是越问越郁闷,感情还是得自己垫钱进去啊。

  “不卖了,回头就把葡萄藤全部挖掉去。”

  呆愣了一下,张顺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唐正不屑的笑道:“随你,反正也不是我的东西。”

  张顺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对唐正问道:“确定要果子,不诓骗人?”

  “我什么身份?有时间诓骗你,还不如多看会儿书来的实在,你以为我时间不值钱啊?”

  唐正一副鼻孔朝天状。

  张顺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好,那我就给你找人打理一下,要是到时候果子多,你可得给三贯钱。”

  “三两贯钱什么的,小事了,只要你尽心了,钱是小事儿,对了,你来这边做什么?”

  虽然身上没钱,不过唐正气势却十足,一副满足在乎的样子。

  虽然张顺依然对唐正有些不放心,却不得不选择相信他,毕竟那二十多亩山地,一年有个一贯钱的纯收入,还是算不错的了。

  听唐正问起自己来这边的事情,张顺指了指远处的棚子,说道:“我在哪儿新建了个造纸作坊,过来看看情况。”

  “造纸作坊?”

  唐正感兴趣的说道:“那一起去看看,经常用纸,还没见过纸是怎么造出来的呐。”

  此时柳香儿在一旁扯了扯唐正的衣袖,小声的提醒道:“九哥儿,再不回去,做不成哺食了。”

  “没事,耽搁一刻半刻的不妨事儿。”

  张顺在一边也帮腔道:“对对对,看看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这时代的纸,属于高档商品,销路并不大,张顺这是希望能提前拉拢一下唐正这个客户呐。

  把破布、树皮泡软后,磨成纸浆,用竹帘捞起来,就形成了一张张的纸。

  造纸作坊里面就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张顺介绍说,这是他花高价请回来的大师傅。

  唐正笑了笑,也没有多说,看了一遍造纸的过程后,提醒了张顺一句,让他用竹子来造纸试试。

  楚德小院中,在唐正与柳香儿离开不久,楚德端了一叠酸笋出来,尝了尝后,呢喃了起来。

  “小小年纪口才了得,制的酸笋别样的好味道,认得白叠子与葡萄藤,这样算不算是奇人?

  奇人异士,仙神之流,又那里是那么好寻的啊?”

  楚德仰望着远山,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