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绿豆糕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015 2021.04.06 23:55

  沈见晚觉得自己在吃食上已经够大方了。

  没想到沈战买起鸭来比她更狠,上来一下子就是六只,整整装了两个大笼子,像是这些鸭子是自己家,不花钱似的,她不由惊呆了。

  感情她的沈战哥哥也是个潜在的花钱狂来着。

  不过,她是不会拒绝她的沈战哥哥的。

  这辈子他要做什么她都会陪着他,更何况只是买了几只鸭子而已。

  沈见晚表示,她的沈战哥哥她宠着!

  而且,这买吃的补身体也正符合沈见晚的意思,她更不会有任何意见了。

  她并不知道的是,沈战从昨天大夫说她要补身体便一直记着。

  从中午杀的野鸡,到现在的鸭子都是他给她补身体的。

  至于买其它东西就不见得他一定会这么大方了。

  而一斤鸭子是九文钱,这六只鸭子足足有三十七斤多,所以如此一下子便去了337文。

  沈见晚让摊主抹了零头还是要330文钱。

  把两大笼鸭子放在板车上后,沈见晚看到旁边有买小鸡,小鸭的。

  想着现在买回去养到过年便也能宰,这样子往后要吃鸡吃鸭补身体就不用再花钱了。

  而且它们还能下蛋吃,家里有家禽也更有生气,于是她又各买了十五只小鸡和小鸭。

  小鸡四文钱一只,小鸭五文,一共一百三十五文钱,沈见晚再讲了一下价便用一百三十文买到了。

  最后,她还让摊主送了她两个笼子装小鸡,小鸭。

  到此,除了还要去书局给沈轩看看有没有书抄,她们此行来镇上的目的便都顺利达成了。

  而一番下来,她们来镇上卖猎物,卖菜谱,卖绣品赚的银子在这大采购便花了将近二两银子。

  当然了,沈家缺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像是买新衣裳,还有棉衣棉被这些大件的,沈见晚表示要等以后赚到更多的银子再说。

  她们手上的银子要先送沈母去县城看病。

  接下来沈见晚和沈战去了书局。

  这次她们很是幸运,平时来十次便有七次没有书抄的,这次难的店里刚来了一批新书要抄。

  而沈见晚和沈轩的字是在掌柜这里都挂了号的,所以沈见晚说明来意后,掌柜的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这不,沈见晚估算了一下掌柜的给的时间,她给沈轩接了五本书抄,抄完也能有个好几百文钱了,相信沈轩他一定会高兴的。

  从书局出来,沈战看到旁边那个他小时候便存在的糕点铺子还开着。

  想到沈见晚喜欢绿豆糕,犹豫了一下,他便让她守着板车,而他则进去给她买些。

  沈见晚看着沈战进去糕点铺买绿豆糕,儿时的回忆竟刹那间突然猛的涌了上来。

  她记起了那些已经让她遗忘了许久的事情。

  那年,她才六岁,定安府遭受了连年大旱,地里颗粒无收,她病了吃不下大人吃的,想吃绿豆糕。

  然而人都断顿了,哪来的绿豆糕。

  那回有军队经过休整,沈战哥哥听人说他们大和朝的军队不缺吃的便上前跟领队的说他想加入他们。

  领队的将领看到他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开始还以为他开玩笑。

  完了见他是认真的才拒绝了他,说他虽然骨骼精奇,看起来是当兵的人才,却年纪太小了,不符合他们的要求。

  然后队伍开拨,他不死心光着脚一路追着那骑兵队伍跑了十几里的路,领队的将领被他的毅力和决心震撼到了,最后收了他。

  等从县城回来,他拿回来了半斤那会儿比金子还贵的绿豆糕和一口袋的精米,还有5两银子。

  记得他离开的那天,天终于下起了久违的春雨,六岁的她跑了一路都没有追上前面背着行囊的他。

  最后她让沈父抱了回来,回来后就发起了高热,醒来后不知为何便模糊了记忆,忘了他了。

  上辈子的她如果没有失去这些记忆,她肯定不会随王雪梅去府城的,也不会有后来二人的悲剧。

  现在这段记忆突然回来了,六岁前的点点滴滴也顺着清晰了起来,沈见晚一时心如针扎,视线瞬间就模糊了。

  一股与上辈子临死前一般可怕悲戚涌了上来。

  她顿时被打败,再克制不住痛哭出声。

  周围的人看到沈见晚这状态纷纷驻足,虽然她哭声不大,但却让人感受到了里头的悲凉。

  一时间,围着她的人不由议论纷纷。

  点心铺的店小二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知道她是和沈战一起来的,怕她在店前出了啥事不好交代急忙大喊:“客官,你看你家闺女怎么了。”

  沈战刚付了银子,闻言回头看到外面的沈见晚竟在哭,不由大惊,扔下银子就跑。

  “阿晚,阿晚,你怎么了?”

  沈见晚听到沈战的叫声,知道他心焦,但一时却无法摆脱这股悲戚,又怕他急了做出什么来,只能哭道:“阿……晚没事!”

  沈战听到她出声终于放下一半的心,才有心思打量,发现她真的已经从刚才的魇住中醒来,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不知为何,此时的沈见晚脆弱得让他心痛得差点没法呼吸。

  沈战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把她轻轻抱在怀里,像是从前那般安抚她,“阿晚,没事了,我们没事了。”

  感受到他炙热的怀抱,沈见晚再次崩溃了,一时竟分不清楚这是前世还是今生。

  她忍不住语无伦次地哭道:“沈战哥哥你别走,阿晚不要绿豆糕了,阿晚不吃了,阿晚不吃了。”

  沈战听到这里心头巨震,如果刚才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可是他分明记得娘说过,她发了那场凶险的高烧后,好容易好起来就把六岁前的事情都给忘了。

  为何这会儿她突然又想起来了?

  来不及多想,他用衣裳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见周围的人越围越多,便哄道:“阿晚乖,沈战哥哥不走,我们先回家。”

  完了把她抱上板车,这时店小二追出来,“客官,找您银子!”

  “沈战哥哥,银子!”

  沈战正要放开沈见晚去推车,见她还记得银子便知道她真的没事了,不由忍俊不禁,“好,好,阿晚别急,沈战哥哥这就去拿。”

  事后,沈战还是坚持要带沈见晚去看大夫。

  果然,大夫一把脉便发现她除了身体有些虚,啥事没有。

  然而,这年头体虚的平民多了去了,不由问到底啥问题来看的大夫。

  一听沈战说原因竟是她刚刚哭得很伤心,大夫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哭也要看大夫?老夫看起来很有空吗,滚!”

  然后她们便让老大夫咆哮着赶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