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能促进植物生长的泉水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192 2021.03.28 17:21

  如果有老农看到她这么“胡作非为”,肯定会痛心疾首她如此的粗劣作业的。

  整好地,沈见晚便继续点种。

  她按照模糊的记忆大概一尺左右便锄上一个小坑,然后放上两颗种子,最后盖上一点土。

  这次的工作繁琐了许多,等她把地都种上,整个人也累的不行。

  不过还没浇水,她不是半途而废的人,喝过泉水后她又继续用木桶和水瓢给玉米浇水!

  泉眼附近的地她用水瓢盛了水就淋,远处的用木桶装了泉水拿过去再用水瓢浇。

  浇水这活沈见晚最喜欢。

  她很喜欢看到需要水的植物得到水份,然后快乐生长。

  身为大夫,她对植物有着天然的喜爱。

  浇着浇着,突然沈见晚发现黑色的土地中有一丝绿意。

  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没有留意,但一会儿后她发现刚开始浇的那一块地玉米苗竟然有二寸了,而其它浇过的玉米也都纷纷冒芽。

  因为浇水的时间不一样,长的高度也稍稍有点不一样。

  沈见晚惊呆了,这泉水竟然还有促进植物生长的作用。

  不由得她试着给面前的玉米种子浇水,然后盯着看,果然便见证了种子慢慢地破土而出,接着渐渐越长越大。

  看着欣欣向荣的这一片玉米,一时间沈见晚不由惊喜万分。

  有了这样子的生长速度,就是这里只有一亩地,她也不愁没有粮食了!

  明白过来这个,沈见晚干活更加卖力!

  很快的一亩玉米便让她浇完。

  浇完水,沈见晚觉得时辰不早了,便喝了些泉水,然后再用水洼的泉水洗漱了一番就出空间准备睡觉。

  然而,等出了空间她发现外面竟还是上半夜。

  难道空间的时间和外界不一样?

  这个问题下午的时候因为进空间的时间短没有发现,今晚呆久了沈见晚便发现了。

  她在空间呆三个多时辰,出来怎么也不能还那么早的。

  根据时辰,初步估计空间的时间与外界的时间大概是二比一。

  也就是说空间里过了两个时辰,外面才过一个时辰,如此才对得上她在空间里呆的时间。

  至于具体的时间比,沈见晚表示还要多试几次才能确定。

  而见时辰还早,她又不累,看到一旁的小衣柜上放着没做完的绣活,心思一动便又拿了绣品进空间绣。

  多好,这样子她在里面绣一个时辰,外面也才半个时辰,而且空间里一直是白天连灯油也省了呢。

  沈见晚看着手头上,她没重生回来前做的九个帕子和十荷包,果然她那时候绣艺没有后来好。

  于是,她不由更有把握自己新做的绣品能卖出价格了。

  如此明天她去镇上买菜谱,还可以顺道把绣品给卖了,虽然短时间绣出的卖不出太大的价格,但怎么也是银子不是。

  现在有二十两起步银子缺口的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的!

  见只剩一个手帕的材料,沈见晚微微有些可惜。

  不过,虽然少了些,但绣好想来时间也晚了。

  虽然泉水可以恢复体力,但还是会耗费精神的,所以还是得睡觉。

  重生一场,她一定会好好保重身体,她还盼望着未来和沈战白头偕老呢。

  微微一沉吟,沈见晚便决定绣一个小猫戏球的图案。

  终于手帕绣好了。

  只见一只萌态可掬的小猫咪正奋力,追赶着前面有它小半个大的球儿,在栩栩如生的绣工下,仿佛给人里面的小猫要跳出来的错觉。

  见之沈见晚满意地放下了帕子,又喝了点泉水便出了空间。

  然而,回到房间里才躺下一刻钟,她便听到了打雷的声音,接着是狂风四作,然后哇哇的雨声便下来了。

  经过上一世,一个人待的时间多了,沈见晚表示就是雷雨夜她自己也能待着。

  但谁告诉她,为什么她脸上会有雨滴?

  接着,沈见晚悲催的发展她头上的屋顶那的茅草刚刚被风掀开了脸盆大的一块。

  此时正漏着雨……

  而除了这里,房间里还有一处也往下漏着水,只是那处的雨比她头顶的这一块小一些。

  见此沈见晚赶紧把被子和席子都团起来不让雨水打湿,然后看着空了一块的屋顶一时欲哭无泪。

  祸不单行,就在这时候天边又打起了雷。

  闪电透过头顶破了洞的屋顶把屋里照了个透亮,沈见晚她终于忍不住惊叫出声。

  还好她上辈子提心吊胆习惯了,声音也没有特别大,夹在雷声,雨声里并不明显。

  “阿晚!”

  正在沈见晚手足无措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沈战压低了的着急的声音。

  原来是五感比常人敏锐的他首先听到了沈见晚这边的动静,心里一急外衣没穿就过来了。

  沈见晚听到沈战的声音,不由惊喜万分,鞋子都顾不上穿便下地去开门。

  看到沈战提着油灯,一如前世那般在她无助的时候出现,沈见晚有一瞬间的不知现在是何夕,恍若又回到了前世。

  回过神来,沈见晚道“:沈……沈战哥哥,屋顶漏了好大一个洞,屋里还漏水,刚刚还打雷!”

  刚开始她还有些尴尬的,但到了后面是真的委屈了。

  听到沈见晚撒娇的声音,沈战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还没有离开家从军的时候。

  那会儿的她对他极为的依赖,总是跟在他身边,一句接一句的沈战哥哥。

  而他去到哪里也爱带着她,可以说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沈见晚是他的全部。

  从那天傍晚,他在草丛中发现才刚出生几天的她那一天起,她对于他仿佛就是一种使命。

  后来这种责任在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越来越依赖他,他便觉得她就是他的命。

  不管将来遇到什么他都愿意用他的命换她一生平安,换她一辈子都能这般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而这次回来,感觉到小姑娘对自己的陌生,他心头是失落的。

  在沈母提出让他娶她的时候,想到这一生能与她相伴,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等听到她的犹豫,迟疑拒绝的话,知道她可能不愿意,那会儿他第一次感觉到世界末日般的绝望和窒息。

  他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干预小姑娘的决定,才没有做出失态的事情来。

  而她对他的态度从落水被他救起来后就变了,现在说实话他还是有些恍若梦中。

  “我看看。”

  收起纷乱的心思,沈战进屋,接着看到沈见晚竟没有穿鞋就跑出来不由紧张。

  “怎么不穿鞋便出来,着凉了怎么办。”说着快步进去拿起她的鞋放她脚边,催促她穿上。

  屋顶的洞还挺大的,最点是还在床的正上方,现在屋里已经流了不少水,今晚就是补上这里也睡不了人。

  沈战稍微一考虑便让沈见晚上他的屋休息一晚,他则去沈轩和石头的房间睡,正好沈栋不在家,那边的床也睡得下。

  沈见晚跟着沈战回到他的房间,沈战给她留了灯便去补屋顶。

  “沈战哥哥,你小心点,要不要我帮你?”沈见晚见他要自己一个人补屋顶,不由担心。

  “不用,雨大得很,你上不去屋顶,我随便补一下就下来,没事的。”

  见沈战神色坚定,沈见晚知道无法改变他的主意,只好再次叮嘱,“那你小心一点。”

  “嗯!”

  躺在沈战的床上,上面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沈见晚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谁知道没一会儿她便睡得香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