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王雪梅的前世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246 2021.05.04 23:06

  石头见之大急,一下子冲到了沈见晚的前面,竟是想帮她挡下。

  沈见晚心里感动,哪里会让他白挨朱氏那一下。

  手上轻轻一提,她和石头便齐齐换了个位置。

  朱氏猝不及防扑了个空,因为用力过大,收势不住,竟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哎呦,痛死老婆子了。”她挣扎着起来,起来后扶着腰指着沈见晚咬牙切齿道:

  “好呀,你个孽障还敢躲,看老婆子今天不替我们王家清理门户!”

  然而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听到有人大喊:梅姐儿回来了。

  这不,朱氏哪里还管得上沈见晚,急忙冲村口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辆牛车正向他们这驶过来。

  而车上坐的正是抱着一幅字画,包着纱布,一脸狼狈,像是刚被人抛弃的小媳妇的王雪梅……

  沈见晚见之原谅她很不厚道的笑了。

  “呐,那可不是你的亲孙女回来了吗,看,是抱着字画回来的吧,我没骗你吧。”

  这话一落有人就笑了,接着一浪一浪众人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没办法,这王雪梅抱着字画在如此的情况出现,实在是太呼应沈见晚的话了。

  一时间,大家伙又对沈见晚前面的话又信了几分。

  朱氏蒙了,等牛车离她还有七八米远就冲了上去。

  “梅姐儿,你没事吧,怎么弄成这样?”

  王雪梅此刻根本顾不上朱氏,看到沈见晚,她从昨天到现在的憋屈终于得到了释放。

  有些狰狞的大声质问沈见晚道:“沈见晚,是你害的我对不对?”

  沈见晚见之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王雪梅,你真是好笑,我怎么害你来着。

  是我要你到县城的?还是我让你进的字画铺子勾引人家老板?或者是我让你拿着假画去骗人家珍宝阁?

  都不是对不对,所以说哪里是我害的你,明明是你自己心术不正,勾引人家老板,完了还贪墨我的画,甚至还骗人骗到人珍宝阁去才有的今天。

  我告诉你你这老喜欢倒打一耙的习惯可不太好,我沈见晚是不会再惯着你了!”

  “你……”王雪梅竟发现这些问题自己一个都答不上,被沈见晚的这番话气得差点没晕过去。

  再听到周围的人见此更是对她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她更是恨不得立马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一个都答不出来对不对?所以你少惹我,惹急了我现在就抓你去村长爷爷那算算你前天做的好事,完了我也不介意送你到镇上衙门去。”

  说着叫上石头,“石头我们走!”

  石头很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两人便吃力地提着猪下水和猪骨头往家里去。

  然而才刚走出几步,她们就看到了从村口回来的沈战。

  沈见晚见之不由大喜,直冲他挥手,“沈战哥哥,这里!”

  沈战听到叫声,本还以为听错,等抬头确定真的是沈见晚,不由有些惊喜,加快了脚步。

  沈见晚看到沈战手里提溜着两大麻袋东西,心里暗想事情应该成了,一时更是心急着回家问问情况。

  这不,顾不上再管王雪梅,她就招呼着沈战回家去。

  而沈战看到她和石头手里提满了猪下水和猪骨头,一把就将东西都拿了过来。

  本来沈见晚和石头提着有些吃力的几十斤东西,到了他手里竟轻轻松松的跟没提东西似的。

  牛车上的王雪梅也看到了这一幕。

  只见此时把胡子刮掉又青丝半绾的沈战哪里还有刚从边关回来的粗犷。

  此时的他跟她上辈子在路边远远看到的那会儿已经是忠勇大将军的他一样的俊朗出尘,犹如天神般既能给人安全感又英俊又本事。

  只可惜那会儿与他并肩的是沈见晚这个小贱人,而她却只是一个低贱,任人鱼肉的风尘女子。

  她恨!

  凭什么都出生在王家这个五毒俱全的家庭,她沈见晚还是被家里扔掉的那一个,凭什么她却能峰回路转那么好命的遇到沈战把她捡回去,然后还能与沈战青梅竹马,最后妻凭夫贵?

  而她却只能是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家长大,最后还因为还亲哥赌债被重男轻女的家里人卖去了那烟花之地。

  她恨,她无比的痛恨上天的不公!

  这恨在她后来遇到已经成为忠勇大将军的沈战,身边跟着的人却是沈见晚这个她从小看不上的蠢妹妹时达到了巅峰!

  凭什么她生来就小心翼翼,机关算尽最后还落不到好,而沈见晚这么个蠢东西却能把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轻而易举的就到手?

  想到上辈子自己被人玩弄至死,而沈见晚这个贱人却和沈战琴瑟和鸣,王雪梅的眼里又迸发出了惊天的恨意。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多少女子的梦想,她沈见晚何德何能能得到沈战这么个既有本事又痴情如一的人放在心尖上?!

  而她王雪梅,就是她肯为了富足些的生活可以不择手段,周转在无数男人间,还是遇不到一个良人?

  就是有一个富贵的男子愿意娶她,哪怕做妾她也愿意,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她竟也遇不到。

  不过,这辈子不会了!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低贱的风尘女子,在沈战面前只能卑贱如泥。

  现在的她还是干净的,她还能配得上他!

  天知道两年前,当她再睁眼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六岁那年,她有多么的兴奋。

  这两年来,她努力的让自己成为一个才女,逼迫自己看进去那些无聊的书籍,汲汲经营自己的名声和才名就为了日后能与沈战并肩。

  利用上辈子的先知,她已经成功的改变了家里的家境,还让自己在这秋水镇小有才名。

  最重要的是她还把沈见晚这个蠢货牢牢的握在了手中,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她只是甩出了亲情这么个诱饵,对方就像是个小丑般的被她玩弄在鼓掌之中,这种感觉何其的痛快。

  然而,这一切却在两天前变了!

  好不容易她才等回了沈战,沈见晚竟在这时候脱离了控制,这如何的不让她心焦又恼火。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总之现在的她已经是不能不承认沈见晚真的已经变了。

  最让她呕血的是,这两天她不仅是在一朝之间名声出现了危机,现在还损失了一百两银子,这可是她这两年来赚到的大半身家呢!

  再次看着眼前的沈见晚和沈战如同前世那般犹如一对璧人有说有笑的离开,身边还跟着凑趣打闹的石头,这再次唤醒了她上辈子的记忆!

  妒火冲到头顶,王雪梅反而冷静了下来。

  死死的抓住手里的字画,她前所未有的清醒。

  【感谢大家近来的评论,打赏,票票,加书架等等,暮晚感激不尽!感谢大家的陪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