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糖拌油渣子和油炸小鱼干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枫林暮晚 2088 2021.04.10 22:16

  这不,她狠狠的一把掐在牛氏的腰上,却再次牵动了腰上的伤,顿时又是哎哟出声。

  牛氏则被她长长的指甲掐得发出尖利的惨叫,一边躲一边求饶。

  “哎哟,哎哟,娘,疼……,媳妇不敢,这分明是沈见晚这个贱蹄子在整我们,娘你可不要被骗了。”

  完了转头对上沈见晚口就破口大骂,“好你个小贱蹄子,挑那什么间是吧,老娘……”

  沈见晚打断她的话,“我说你们俩,这浑身臭水的不觉得不舒服吗。

  虽然这是大夏天的,但身上湿久了也是会感风寒的对不对,所以你们要不要回去换身衣裳呢。

  还有刘老奶奶,您这腰估计也要看大夫了吧,不然真的摊了就不好了。

  你们看阿晚多善良,多为你们考虑,所以你们要不要赶紧回去?”

  沈见晚的语气非常的欠揍,让陈翠花一听就上火,但听着听着她又忍不住真怕了。

  这不,怕真的会瘫痪,她顾不上收拾人了,一叠声的催促牛氏快背她走。

  “慢走不送啊!”

  沈见晚身后的沈敏和石头,此时的嘴巴惊得张的能塞下一个鸭蛋。

  见她三两下,不费吹灰之力便收拾了陈翠花婆媳,此时还一脸热情挥手送人家。

  她们表示这样的沈见晚月越发出乎她们的印象了!

  要知道往日里,那陈翠花仗着所谓“婆婆”的身份,而沈家也是病的病,小的小,没有人能阻止她,每次到来都会是一番人仰马翻。

  最可怕的是她还会把沈母拎出来咒骂,每次他们走后,沈母都要好久才缓过来。

  而且他们还会顺走家里本就不多的吃食,或者是东西,甚至是一根柴火,防不胜防。

  而现在他们却来不到半刻钟就“乖乖”的走了,沈敏和石头表示真的活久见了。

  沈见晚心情大好的看着膀大腰圆的牛氏气喘吁吁,左摇右摆的背走还在嗷嗷惨叫的陈翠花,回头便看到她们一脸吃惊的看着她,不由有些奇怪。

  “我脸上有东西?”

  沈见晚说着摸了摸脸,此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的彪悍和无赖。

  沈敏和石头闻言终于合上嘴巴,齐齐摇头。

  沈见晚并不知道,她们的身后,沈战刚刚在厢房后面给鸡鸭做笼子,听到声音赶来,看到她能自如应对,他才没有现身。

  这会儿他正露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笑意看着她们。

  虐完极品,她们当然也不能耽搁美味的晚饭了。

  刚刚油渣子已经出锅,而她们靠到了满满的一罐猪油,相信未来好些日子她们都不缺油炒菜了。

  沈见晚当然还记得她之前答应沈敏和石头的事,往香喷喷的油渣子里撒上了白糖。

  靠油的火候,她把握的非常精准,油渣子让炸的金黄酥脆,加之一分火候就老,减一分则少。

  只只见金黄酥脆,两个拇指宽,一寸多长,大小几乎相同的油渣子,撒上了雪白的白糖后。

  再让沈见晚均匀的搅拌在一起,一看就又香又脆又甜,让人情不自禁的就分泌口水。

  一份美味的糖拌油渣子成了!

  “石头,快来尝尝,看晚姐姐的手艺怎么样!”沈见晚对一旁看火的石招手。

  石头早就被这油渣子勾走了心神,看火那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算来她们家已经大半年了没吃过肉了,此时闻到这诱人的肉香味,石头觉得肚子里的馋虫已经在造反。

  闻言暗暗吞口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

  “晚姐姐,不用,等大家一起再吃。”

  “没事,油渣子有很多,我们不用等吃饭再吃,你先吃,然后你帮我拿去给沈战哥哥,二哥,还有敏姐儿和娘她们。当然你也可以先给她们送了,你再来吃。

  对了,包子也热好了,石头你把这包子也给大家送去吧。”

  果然,石头一听便没有了犹豫,笑着露出两个兔牙,“好,那石头先给娘她们送。”

  于是,他很快地便端着沈见晚给装的一大碗油渣子和一盘肉包子给大家送去了。

  他出去先给最近的,正在井边洗猪肉和切猪肉的沈敏。

  接着给房间里的沈母送,然后又给厢房的沈轩送,最后给厢房后面做笼子的沈战送。

  香甜的油渣子走了一圈后,还剩了大半,而肉包子大家也只是拿了一个,但沈家人却被这份简单的吃食给甜到了心里。

  厢房里,沈轩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特意为他做的放到床上的小桌子,上面放着的糖拌油渣子和包子。

  再通过窗户听着这院子外面的欢颜笑语,像是沈见晚要炸小鱼干,沈敏抠门的老毛病又犯了此时在劝着,他不由也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

  不过,当他看到身下自己日渐萎缩的双腿,眼里的笑意便被冲淡。

  如果他的腿没有受伤,此时他便也能和大哥一起承担这个家的重担。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个废人似的坐在屋里,就是屋外出了再大的变故,他甚至都不能到场看一眼!

  就像昨天,那些人在外面气势汹汹的要把沈见晚沉塘他也只能干坐着,甚至不能做到像沈母和沈敏两个弱女子那般出去阻止。

  沈轩恨,为什么上天要跟他开那样子的玩笑,也恨当年自己怎的那般不小心。

  一瞬间他甚至有种自暴自弃的冲动,但想到这个贫穷却充满亲情的家,他又如何舍得?

  而院子外面,沈见晚和沈敏一番“较量”后,到底还是沈见晚她赢了。

  于是在石头的欢呼下,沈见晚麻溜的热起油锅,开始炸小鱼干!

  看火的石头见她炸鱼的动作行云流水,几乎没看呆。

  沈见晚控油温的本事不用说了,小鱼干被她炸的金黄,金黄的,一看就酥脆异常,还没有一条是碎的,看起来就干净和赏心悦目。

  炸了三大盘后,沈见晚终于在沈敏最后一根弦都要断的时候及时刹车了。

  接着,她又让石头拿小鱼干去给沈战他们分,听听他们对小鱼干的评价。

  这个傍晚沈家的油香味就没有停过,油香味和那油炸食物喷香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垂涎三尺。

  当然了,沈见晚还让沈敏带了一碗糖拌油渣子和一盘小鱼干,还有剩下的几个肉包子给二房也送去。

  顺道的还让装了十斤她们买的白面作为回礼。

  正好家里向他们借的板车还没还,沈敏刚好可以把这些东西放车上给二房送回去。

  接下来,沈见晚便开始做今晚上的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